周曉輝:「美國應以待蘇聯方式對待中共」有說道

5月1日,美國前駐聯合國代表黑利接受了福克斯新聞節目主持人英格拉漢姆(Laura Ingraham)的採訪。其中,英格拉漢姆問了這樣一個問題:「事情發展到現在,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像對待前蘇聯那樣對待中共國?當年我們的貿易額和教育交流很少,我們曾在所有關鍵領域與其脫鉤。我們為什麼不能對中共國採取同樣的方式?」

黑利的回答是:「我們絕對應該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中共國,這是基於中共國是我們目前國家安全最大威脅的事實,他們不斷擴張他們的軍事實力,這必然引起我們軍方的關注。他們從一開始就在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總統必須態度堅決,即如果他們違規,我們必須對其加以制裁和加征關稅。他們還打造了一個全民監控體系,除非中共允許,否則中國人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亦將上百萬少數民族關押在集中營中,迫使他們改姓,改變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

針對英格拉漢姆如何看待中共的透明度問題時,黑利明確指出:「中共的字典里根本沒有『公開透明』,他們只允許世界看到他們想讓世界看到的東西,他們決定著一切。只要你指出他們的錯誤,你就冒犯了他們,因為他們受不了任何指責。他們意圖控制話語權,而他們採取的方法就是:如果他們說這是真的,那麼全世界就必須相信這是真的。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絕對不會有公開和透明的。」

無疑,黑利所言與此前美國總統川普、國務卿蓬佩奧、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國防部長埃斯柏、聯邦參議員科頓等美國重量級政要對中共提出的批評,是一脈相承的。尤為值得關注的是,黑利所言的「美國應以對待蘇聯的方式對待中共」以及對中共惡行的闡述,應該是替美國政府對外釋放信號,那就是美國業已認清了中共的嘴臉,美國與中共在關鍵領域脫鉤箭在弦上,美國已將中共視如蘇聯一樣的邪惡,而為了美國的國家安全,美國尋求的一定是像解體蘇聯那樣解體中共的目標。

如果說去年3月美國由二十多位美國國防、政治、宗教、媒體等領域知名人士在華盛頓成立的「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還算是非政府行為,其主要目標是幫助美國民眾與決策者意識到在中共暴政下所面臨的各種常規和非常規威脅,並思考如何抵禦這些威脅,那美國政府如今釋放的信號就更加明確,即美國上下已經統一認識。

在哪些關鍵領域脫鉤呢?從黑利的言辭中推斷,貿易和高科技領域絕對在其中。 事實上,從川普2017年就任美國總統後,就一直在推動製造業和美國公司回流美國。雖然過去幾十年形成的全球產業鏈很難在三年內發生徹底改變,但川普推動美國製造業回歸已經初見成效。而疫情的大爆發,也使更多的美國人和美國公司認識到了中共的危害。不久前,美國政府釋放出的擬由美國官方為美國企業離開中國的成本費用買單的想法,也將進一步吸引美國企業回流

此外,美國加強對華高科技出口的限制,擬加強對華為的制裁,如限制台積電芯片售賣給華為,將進一步打擊華為和中共在科技和軍事領域的發展。不僅如此,美國國務院還在一個多月前催促並暗示「所有在華美國人儘快回美,否則有永遠都無法回來的可能」。

很明顯,讓美國人離開中國,讓美國企業離開中國,就是在為美中脫鉤做準備。而這應只是美國回擊中共的一部分。因為美國既然決定了以對待蘇聯的方式對待中共,那麼就必然會集結美國強大的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等實力,為了最終的目標而努力。

美國思想戰略家布熱津斯基曾在《第二次機遇:三位總統與超級大國美國危機》一書中明確提出:「美國確實在蘇聯解體的政治進程中發揮了核心作用。」他毫不諱言瓦解蘇聯是美國一以貫之的長期戰略,「幾位美國總統對蘇聯構成的長期威脅具有共識。他們遏制蘇聯使用軍事力量來擴大其支配範圍,並在同時迫使蘇聯這個對手在其處於劣勢的政治和社會經濟領域(展開競爭)。……這吸乾了蘇聯的資源,使蘇聯在意識形態上不再強大,其政治成功不再具有吸引力。」

在書中,布熱津斯基還透露,利用外交等手段,迫使東歐國家擺脫蘇聯投向西方、戈爾巴喬夫放棄蘇聯,從而進一步使蘇聯陷於孤立的戰略收效巨大。不過,他在另一本書《大棋局:美國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緣戰略》中寫道:「像以前的很多帝國一樣,蘇聯最後從內部爆炸和瓦解了。其原因並不是直接的軍事失敗,而主要是由經濟和社會問題加速引起的分崩離析。」

筆者認為,如果美國要像針對蘇聯那樣針對中共,那麼就要一方面直接回擊中共,比如在關稅、疫情來源和賠償等方面,另一方面要求盟國緊跟美國的腳步,防範中共,特別是將華為排斥在西方市場等。正如去年彭斯副總統在演講中所言:「如果我們的盟友們對東方產生了依賴,我們就無法確保西方的防衛。」

2019年,海外還有消息指去年美國祕密成立了金融國家安全委員會,而當年在蘇聯解體前,該委員會對遏制蘇聯經濟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據說,當年石油、天然氣、武器和黃金收入占了蘇聯硬通貨總收入的80%,而石油和天然氣又占了總收入的三分之二。正是里根政府操縱石油價格的經濟戰,給蘇聯經濟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使蘇聯本來還可以勉強維持的財政收入來源進一步萎縮,蘇聯經濟開始不斷滑向崩潰的深淵,並最終在內外交困中走向了解體。

如今,因貿易戰和中共病毒陷入內外交困中的中共還在強撐,不過,如果美國繼續加征關稅,要求中共就因隱瞞疫情而造成的損失而給予賠償,進一步限制高科技產品出口,美國大公司撤離……,中共步蘇聯的後塵,只爭個早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