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中共肺炎為何在新澤西大爆發?(1)

大公司和大藥廠集體「親中」海量投資送先進技術和人才 幫中共「坐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6日訊】自中共肺炎在美國爆發以來,新澤西很快就成為重災區,確診人數、死亡人數,一直高居全美第二位,僅次於紐約州。截至4月24日,新澤西總共確診102,196例,死亡5,617人。考慮到無症狀感染者,新澤西的實際感染人數可能要遠遠高於已經報導出來的數字。

自3月4日,新澤西發現第一例中共肺炎患者後,確診病例就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多。3月9日,州長墨菲宣布全州進入緊急狀態。為控制疫情,截至4月18日,墨菲先後頒布了近30道行政命令,先後關閉了學校、各地圖書館、關停了非重要行業,實行宵禁(晚8點到早晨5點),要求人們保持社交距離,購物場所強制要求戴口罩等等。但是一切似乎收效甚微,每天確診病例仍然增長3,000~4,000例。

社會停擺、居家隔離到底有沒有起作用?以致一些新澤西人懷疑這些防疫措施的有效性,而在州議會大樓外抗議。

新澤西為什麼疫情如此嚴重?抗疫良方到底在哪裡?

大紀元在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中指出,中共病毒有跡可循,其擴散趨勢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瘟疫看似無常,其傳播趨勢卻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目標和目的:它衝著共產黨而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

新澤西的疫情發展也符合這個規律。分析指,正是新澤西多年來在經濟、技術、商業方面與中共過從甚密,才是造成新澤西疫情嚴重的深層原因。

新澤西高科技公司雲集,《財富》500強公司裡面,就有20家公司總部設在新澤西。在新澤西的大型公司和中小型公司中,有相當部分與中共在商業上聯繫密切,在過去的20年中,為中共提供了大量的資金和技術,起到幫助中共「坐大」的重要作用。

靠美國公司「輸血」壯大的中共,基因裡面的邪惡流氓本性更加張狂,以謊言和暴力統治中國,以腐敗和虛假宣傳腐蝕世界。而今天,在謊言的欺騙下,中共又把病毒故意擴散到全世界,正是西方公司給中共源源不斷地提供資金和技術,才使中共開始遺禍世界。

分析指,在「天滅中共」的特殊歷史時刻,一直為中共「輸血」的美國公司,也給本地民眾帶來了厄運。

霍尼韋爾為中共「大輸血」

「『東方服務世界』戰略與中國(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高度契合。」「在我看來,『一帶一路』倡議是中國(中共)對外開放和更緊密融入世界的重要舉措。」這是霍尼韋爾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杜瑞哲(Darius Adamczyk)在2017年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的話,「對霍尼韋爾來說,我們把在中國的研發、設計、製造成果運用到世界其它地區。」

霍尼韋爾,2018年名列《財富》一百強公司的第77名。2018年營業額為418億美元。自1958年起總部一直在新澤西,直到2019年才遷到北卡,但在新澤西仍保留數處研發中心。

霍尼韋爾的產品涵蓋口罩、空調恆溫控制器、空氣淨化器,水淨化器,到石油化工,汽車材料等等。

霍尼韋爾又是世界上領先的航空電子系統集成商,每一架波音飛機裡,有30%產品出自於霍尼韋爾公司。

目前中共極力吹噓的、所謂「自主研發」的中國商飛C919民航大飛機,如果沒有霍尼韋爾的技術支撐,很難飛上天空。霍尼韋爾為C919提供電傳飛行控制系統、機輪和剎車系統、輔助動力裝置等設備。在中共的要求下,霍尼韋爾不是直接供貨,而是通過四家合資企業,成為C919的供應商,包括與湖南的博雲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在長沙成立合資公司,為C919提供機輪剎車系統;與中航工業的自控所在西安成立合資公司,為C919提供飛行控制系統等。

而「合資」是中共強迫技術轉讓的慣用伎倆。在如此的「合作」下,霍尼韋爾在自動控制領域和航空航天技術方面的優勢還能保持多久?是否會流入中共軍方,最後發展成為對付美國和自由世界的武器?這是個不用猜測就能知道的答案。

霍尼韋爾是最早進入中國的美國公司之一。1973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後,旗下的子公司UOP(Universal Oil Product,美國環球油品公司)就進入中國,在甘肅玉門油田安裝了中國第一台變換裝置(Conversion Unit),開啟了中國煉油產業的新時代。

但在中國爆發式的投資和擴張卻是在過去的20年間,霍尼韋爾旗下所轄的所有業務部門的亞太總部也都已遷至中國,2016年在上海張江投資1億美元擴展其位於上海的亞太區總部和中國研發中心,在中國的投資總額超過10億美元,同時在中國30多個城市擁有50多家合資公司和獨資企業,其中包括20多家工廠。霍尼韋爾在北京、上海、南京、蘇州和西安均已設立研發中心。

2019年億歐智庫發布的《2019全球市值250強外商投資企業在華發展報告》中,霍尼韋爾在華業務深度排名第四。

但即便如此,霍尼韋爾在中共眼裡也不過是案板上一塊大點的肉而已。2019年,美國批准向台灣出售價值約22億美元的武器裝備,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7月12日表示,「中方將對參與此次售台武器的美國企業實施制裁」。《人民日報》官方微信7月14日的一篇文章中,直接點名霍尼韋爾,因為霍尼韋爾為「對台軍售清單上的108輛M1A2『艾布蘭』主戰坦克」,提供了關鍵零部件——燃氣渦輪機。

新澤西製藥業的集體「親中共」

新澤西州被譽為美國乃至世界製藥業的心臟,製藥業在全美名列第一。排名前20位的製藥公司中有12家總部或地區總部設在新澤西,包括默克(Merck,美國和加拿大以外稱默沙東),強生(Johnson & Johnson),新基製藥(Celgene,2019年被百時美施貴寶(BMS)收購)等。

2008年的金融危機,提前打亂了美國製藥業的步伐。全球多個重磅專利藥的陸續到期,製藥企業面臨專利懸崖,為保持市場份額和股票價格,國際製藥巨頭為了提高效率和降低研發成本,紛紛採取了轉移研發中心到低成本地區,或採用CRO(醫藥研發外包)模式,直接外包到其它國家。

在當時美國左派報紙鼓吹的「金磚四國」中,由於中國對環保的低要求,中國成為大藥廠外包的主要目的地。

一時間無數的跨國製藥大廠紛紛湧入中國,給中共帶去了海量的投資和先進的藥物研發技術和人才,2009~2019年,號稱是中國醫藥市場高速增長的「黃金十年」。

· 默克公司

默克公司(美國和加拿大以外稱默沙東),2018年收入423億美元,以收入計算,默克是全球第四大藥廠。

默克公司在六四事件後進入中國,當時還獻上了一份厚禮。1989年9月,在時任總裁羅伊·瓦傑洛斯(Roy Vagelos)的決策下,美國默克公司決定將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術僅以700萬美元的價格轉讓中國。公司不僅沒有盈利,還由於派遣員工協助中國安裝設備培訓員工,支出遠遠大於這個數字。

1993年,中國成功生產出第一批基因工程乙肝疫苗。自1994年至2015年,默克公司的乙肝疫苗幫助近2億的中國兒童克服了乙肝的威脅。但默克公司的無私奉獻和日本政府的無償援助一樣,被中共刻意隱瞞,普通中國民眾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

2008年金融危機後,默克公司更是加大了對中國的投資。2011年,默克投資15億美元在北京建立了中國研發中心;2013年4月,投資1.2億美元、占地7.5萬平方米的默沙東杭州新廠正式投入使用,這是中國及亞太地區最先進、規模最大的製藥生產包裝工廠之一。

· 強生公司

另一個藥業巨頭強生 (Johnson & Johnson)是醫療保健產品、醫療器材及醫藥的製造商,它也是新澤西第一大公司。

強生旗下的比利時楊森公司(Janssen)1979年就進入中國,在陝西漢中漢江製藥廠建立了中國一個符合國際GMP標準的化學製藥車間,生產甲苯咪唑。1985年,在西安成立合資製藥企業——西安楊森,成為中國現代製藥廠的模板。

強生(中國)有限公司1992年1月在上海閔行經濟技術開發區註冊成立,註冊資本超過一億美元。

在過去的十幾年間,強生在中國更是以大筆收購和投資出名。如2008年,以23億人民幣收購連年虧損的北京大寶化妝品有限公司。

2012年5月,強生收購廣州倍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金額為3.6億人民幣。

2013年1月,上海–強生以6.5億人民幣收購上海噯呵母嬰用品國際貿易有限公司100%股權。

2019年,強生宣布旗下製藥子公司楊森製藥投資3.97億美元在西安建設全新大型創新供應鏈生產基地;強生醫療投資1.8億美元在蘇州工業園區新建新工廠。

· 新基製藥

在這股轉戰中國、撒錢如流水的大潮中,2017年,新澤西成立於1986年的新基製藥(Celgene)投入13.93億美元獲得百濟神州尚處臨床試驗的PD-1抑制劑BGB-A317的授權。在當時的交易中,為獲得百濟神州BGB-A317在亞洲(除日本)之外的全球授權,新基支付2.63億美元的現金首付款,溢價35%的1.5億美元股權投資,和9.8億美元的研發費用,以及BGB-A317未來銷售額的銷售版稅。

但到了2019年,新基製藥被百時美施貴寶(BMS)收購。因為百時美施貴寶產品線裡已經有了一款PD-1抑制劑歐狄沃(Opdivo),新基製藥再次支付1.5億美元,才解除與百濟神州的全球合作。至此,新基製藥白扔了數億美元,全貢獻給了中共外匯儲備。

新基製藥破了財並沒有消災。2020年3月25日,中共國家藥監局發布2020年第44號通告,宣稱由於存在生產過程無菌控制措施不到位等問題,暫停進口、銷售和使用美國新基公司的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結合型)。而同樣的藥,美國FDA和歐洲監管機構並沒有提出任何疑問。新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中國市場被國內藥廠恆瑞、綠葉、齊魯和石藥集團瓜分。

在跨國公司將技術和資金帶到中國的同時,在中國催發了CRO(醫藥研發外包)和CDMO(醫藥合同生產)的蓬勃發展。藥明康德、康龍化成、泰格醫藥是中國這個行業的三巨頭,藥明康德被稱為醫藥界的「富士康」。

有了技術、人才和資金的中國企業在中共激勵出口的政策扶持下,從小實驗室公克級的定製合成,到百萬噸級的聚乙烯、聚酯、聚丙烯、PX等大化工項目,到原料藥(Active Pharmaceutical Ingredients,簡稱API),中國成了世界化工廠。

熟悉內情的人士透露,其實很多藥物生產企業主營業務根本不能盈利,手段就是靠低價傾銷,搶占市場,把銷售額搞上去,盈利靠出口退稅、政府補貼、政策拿地以及股市圈錢。

美國80%的原料藥都是從外國進口,尤其集中來自中國與印度。而印度的很多化學原料也購自中國。中國是生產許多處方藥、非處方藥和維生素所需的原料藥和基礎化學原料的全球最大供應商。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9年7月31日在參議院舉行的聽證會上,黑斯廷斯(Hastings)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吉布森(Rosemary Gibson)說,「美國對中共數千種藥物成分和原料藥的依賴,對美國衛生安全和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