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中共「海外宣傳員」紐約染疫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5日訊】疫情持續至今,紐約福建社區多人染疫。其中福建像嶼聯誼會辦公室主任陳坤銘已去世,福建公所名譽主席鄭時甘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3月27日被送法拉盛醫院救治近三週時間,現出院一週左右。

網上說,尚不清楚鄭時甘從哪裡感染新冠。其實,大瘟疫禍起中共,「中共病毒」的冠名最為貼切。很多人已經發現,大瘟疫由中共的罪惡引發,從而也是針對中共而來。正如大紀元特稿指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與個人一路蔓延。」

鄭時甘感染中共病毒,與其過去為中共站台,幫助中共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和人權迫害有很大關系。

充當「海外宣傳員」卻未註冊「中國代理人」

時間回到2017年12月24日平安夜,一場特殊的學習會在紐約華埠孔子大廈展覽廳舉行。時任美國福建公所主席的鄭時甘和美中經貿科技促進總會在這裡舉辦「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海外宣傳員」座談會。

換一個角度講,中共在這裡建立了一個類似海外黨支部的平台,藉助僑社,緊跟中共高層宣傳、同步推廣活動,輸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在2017年12月19日,鄭時甘於福建受聘「海外宣傳員」的消息見報後,紐約律師葉寧已在推特上一語點中要害:「……把共黨支部建到美國來了」。

中共十九大召開時,記者查詢到,多家中企都要求境外員工、黨員同步收看直播,並要人人談感受。例如總部設在上海的「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在2017年10月的通訊稿中提到,該公司要求其歐美黨員通過各種方式及時收聽、收看、學習中共十九大。

這證明中共的海外控制渠道真實存在,那套控制系統已經伸到國外。

這套系統還通過鄭時甘等「海外宣傳員」迅速招人入夥而擴大 。據《福建日報》報導,2017年11月23日,18個國家的36位閩籍僑領在中國受聘成為福州市僑聯「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海外宣傳員」,鄭時甘是首批成員之一。一個月後的12月23日,即有紐約、費城、新澤西等地區,以及阿根廷、新加坡等國家的60多名閩籍僑領參加鄭時甘等主辦的「十九大座談會」。

從《人民日報》2018年1月29日的報導來看,福建僑聯向這些海外宣傳員「不定期郵寄學習材料。同時,利用互聯網對他們進行培訓,與他們交流,及時了解海外鄉親學習十九大的情況。」並運用「走出去」「請進來」境內外聯動,外加與海外華文媒體的合作傳播等等手法,「引導更多海外華僑參與到(十九大)學習宣傳中來」。其實也是有預謀地向全球輸出紅禍以及意識形態。

然而根據美國1938年實施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規定,任何受外國政府或政府控制,或接受其指示的個人和組織必須在美國司法部註冊,披露其所代理的外國主體,並定期公布他們的活動及支持這些活動的收支。

據記者在《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簡稱FARA)網頁查詢,鄭時甘並沒有向美國政府註冊「中國代理人」。

打壓法輪功 向中共表忠

搜狐網「美國福建公所主席鄭時甘」詞條下,羅列了鄭時甘在2016年以前的主要履歷,雖然沒有記錄顯示他是不是共產黨員,卻顯示出他和共產黨的關係相當密切,為中共輸出意識形態和人權迫害做了很多事情。

記錄顯示,今年61歲的鄭時甘1978年赴美,先後從事製衣業、餐飲業等,從2003年開始擔任美國福建公所主席,屢獲紐約中領館的「高度肯定」,被多次推薦參加僑領研修班,先後5次在紐約及北京被習近平接見,2016年被李克強接見兩次。

在「愛(黨)國活動」欄目寫道:鄭時甘在美國多次組織各項活動,打壓法輪功。2015年11月,法輪功申請在紐約中國街(福州街)舉辦新年元宵節活動,鄭時甘採取「把苗頭扼殺在搖籃裡」方式將其取消,獲得時任中共公安部部長傅振華、福建公安廳領導的「高度讚揚」。

在幫助中共政權打壓迫害法輪功後,鄭時甘立即獲邀赴北京受獎並「共度元宵佳節」,他當時也受到國僑辦譚天星、王曉平副主任的「熱情接待」。

親共僑領利用美國支持多元文化的政策,在美國升旗慶祝10月1日「中共建政日」,是向中共表忠的一項重要標誌。

根據鄭時甘的履歷:從2003年起持續十多年,鄭時甘每年10月1日「領導美國福建公所,在中國街掛滿五星紅旗」;2006年在勿街的街頭(鄭時甘並特別註明:台灣街)首次懸掛五星紅旗,受到中領館「肯定」;2014年10月1日,攜20平米巨幅五星紅旗來到紐約時代廣場展示;2015年8月15日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紀念,又集合數百名親共人士攜20平米巨幅五星紅旗登上美國「無畏號」航空母艦。

幫助中共打壓一切反共力量

與中華公所服務僑民的工作重點相比,紅色親共僑領則總是圍著領館轉,原本對美國的事並沒多少興趣,但引入矚目的是,近年親共僑團開始活躍於市議會和州議會活動,對一切中共要打壓的力量進行打擊。

2018年福建公所反對川普總統簽署允許美台官員互訪的《台灣旅行法》,鄭時甘呼籲華僑到白宮網站簽名請願書,阻止該法案正式成為法律。

鄭時甘的政治職務包括福建省第十二屆政協委員、福州市政協委員會委員、福建省海外交流協會副會長。期間他幫助中共「提高海外華人政治影響力」系列提議被福建省委賞識。

胡佛研究所2018年底發表《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報告指出:北京多年來一直任命美籍華人加入中共的政協組織。雖然美籍華人受美國憲法保障可自由結社,但中共的政協不是單純的民間社會非政府組織,而是由中共主導、控制的官方機構。

政協委員被要求堅持黨的綱領和目標,還要報告其活動如何符合中共的利益。該報告指出,參與這樣的機構無疑引發「國家忠誠」問題,並可能傷及美國利益,傷及美籍華人的安全、聲譽、獨立性,使華裔群體受到懷疑。

根據「追查國際」發表的《中共對海外華人操控與統戰全球戰略實施的調查報告》,中共授意一些海外華人以「開展華僑、華人及其社團工作」的方式在海外集結成政治聯盟,就像當年蘇俄共產黨利用「第三國際」在各國成立支部,尋找其代理人那樣,直接在別國社會體制的內部培植和建立中共的組織和勢力,以中共意志來潛移默化影響著所在國的價值取向和國家決策, 在國際社會的眼皮下,不著痕跡地攫取超國家領域的控制權,輸出中共政治目標和完成中共的特別任務。

美國聯邦調查局第一任局長胡佛(J. Edgar Hoover)曾說,共產黨(主義)「是欺騙的高手」。在紀錄片《蠶食美國》中,作家斯多莫(John Stormer)也把共產黨比作魔術師,「會一隻手在空中搖擺,而另一隻手正在偷偷做著見不得人的勾當」。

抵抗中共病毒 須拋棄中共

也許鄭時甘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為中共站台而陷入險境。 為何病毒在美國東西兩岸沿海最為猖獗?為何歐洲諸國越親共疫情越重?為何香港、台灣雖然是中國的近鄰、大陸遊客遠多於美國,疫情卻輕微?病毒的蔓延,清晰地呈現哪裡有中共的滲透,哪裡就會與中共一起遭「疫」,哪裡的人民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哪裡拒絕中共或不相信中共,基本上都成功抵禦了中共病毒。

在人類的瘟疫史上,沒有什麼瘟疫是人可以治癒的,在傳統的文化中,中國稱之為瘟神,都是按時來、到時就走。

大紀元4月23日的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指出,對中共的認識和態度,直接影響到對中共病毒的「免疫力」——拒絕中共、譴責中共,是抵抗中共病毒的良方;相反,為中共站台,親近中共,則可能招引病毒上身,甚至在治癒後復發。瘟疫因為中共而來,也將因為人們對中共的態度而改變。

要尋求防疫良方,唯有拋棄中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