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王全璋被隔離 中共利用疫情侵犯人權

4月5日,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出獄。歷經近五年的非法關押,這位「709」案最後一名被判刑者仍未獲得真正的自由,也不被允許與妻兒團聚。當局以防疫為理由,將王全璋強制送往山東濟南章丘聖井花苑小區的一處房屋內「隔離」。政府人員在其樓道及小區內設監控點,還沒收了王全璋與家人聯繫的手機。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氣憤地說:「如果病毒需要隔離,連通信權也要被剝奪嗎?」

中共給出的防疫藉口冠冕堂皇,但實質上,當局繼續著對王全璋及家人的迫害既違反法治,更背離人性。

王全璋是一位受人尊敬和稱讚的維權律師,代理過大量敏感案件。2015年8月3日,在「709」大抓捕期間,他與外界失去聯繫。8月5日,王全璋被北京警方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罪「指定監視居住」,被祕密羈押超過1200天,期間家屬及律師均不得與其會面。2019年1月,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王全璋律師4年6個月徒刑、剝奪政治權利5年。

王全璋律師曾為許多法輪功學員辯護,這是中共迫害他的最主要原因。1999年7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對數千萬信仰「真、善、忍」的民眾實施滅絕式鎮壓,製造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人權災難,涉及酷刑、活摘器官等驚天罪惡。因此,中共竭力掩蓋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法輪功」成了中共政局的最敏感話題。

李文足在受訪時曾談到,「全璋有一次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他說一句話,那個法警就打他一巴掌,問他還說不說,他還說,就又一巴掌,最後,我聽那個律師跟我講,他被搧了一百多個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幾年前,一位當事人提醒王全璋注意保護自己,王全璋回應說,「我不怕被他們關(押),如果我的被關(押)有助於案件的往前推動,是值得的,就得更多的人站出來和他們碰撞!」

2018年6月29日,中共司法部長傅政華在出席記者會後,被多家媒體問及王全璋律師與外界長期失去聯繫一事。傅政華聲稱:「中國是法治社會,任何人的自由、任何人的權利都是要依法來處置。」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曾在報導中對王全璋案評論說:「這種非法手段唯中國才有,在全世界的法治國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今年4月4日,在王全璋出獄前一天,709律師之妻王峭嶺、原珊珊等人發出了《就王全璋回家致司法部、公安部的公開信》。

信中寫道:「我們是中國警察口中『舉世矚目大案』709 案的家屬。自2015年7月9日,我們的家人被失蹤、被酷刑,等到他們歸來時,已經是被折磨得面目全非。」

「這些律師吹了哨,也被『訓誡』——在『破壞法治』病毒的肆虐中,被失蹤了、被判刑了。他們曾用職業生涯的代價辯護過的嫌疑人或許洗脫了罪名,但是他們自己被扣上了重罪,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人身自由。這其中,就有王全璋。」「我們的心在滴血。想起被殘酷折磨的家人,悲從中來。」

公開信認為,讓王全璋去濟南隔離的理由太牽強,「王全璋的妻兒都在北京生活,要隔離,回北京隔離是最合情合理的。王全璋不是湖北籍,完全符合回京條件。而且,在官方鼓勵各地紛紛復工的同時,按照北京、山東的相關規定,王全璋符合回京自行隔離的條件,是合法的,但官方卻設置障礙不讓他一家人團聚。」

寫信人質問:這是司法部「要懲罰他嗎?要報復他嗎」。

問得沒錯。中共已經摧殘了他的身心、摧毀了他的事業,還在剝奪他和家人的權利。

王全璋律師出獄前夕,4月1日,中共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的公使蔣瑞被任命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協商小組成員,他將在任命至少17名人權調查員以及審查言論自由、酷刑、法外處決和強迫失蹤等議題上發揮影響。

4月6日,美國國會參議院7名議員聯署致信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反對任命蔣端出任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的職務。

聯署信呼籲所有成員國嚴厲譴責中共的人權侵害行徑,信中結合當前的疫情指出:「通過恐嚇最初的醫療救護人員、屏蔽網絡信息以及威脅任何敢於講出真相的民眾,中國共產黨當局實施了最嚴重的人權侵犯行為:讓這種全新且危險的病毒在不加制止的情況下,向全球不知情人群中進行擴散。直至目前,中國仍在隱藏感染和死亡的人數,並持續迫使其批評者噤聲或對其進行恐嚇。」

在疫情肆虐的背景下來看王全璋案,更可見中共政權的黑暗與流氓無底線。中共打壓所有堅守良知、追尋真相的正直的中國人,七十年作惡不停。它迫害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迫害為民請命、維護法律公正的律師群體,也迫害說真話的記者、醫生、公知、訪民和網民。中共犯下滔天罪行,還在高喊「依法治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流氓政權的無恥超出正常人的想像,是社會的公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