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疫情難緩解 北京戰狼風向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8日訊】截止到今天(4月7日)早上6點,全球感染中共病毒(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36萬1000多人,死亡75,989人。其中前天入院治療的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昨天被送入了重症監護室(ICU)進行深切治療,目前由外相蘭韜文代理他的職務。民主國家是這樣,那麼極權國家如果出現這種情況,誰可以接過職務呢?

相比較各國通報的數字,中共通報的數字每天只有微微變動,而且當局把新增患者全部歸咎到境外輸入上。與此同時,北京努力塑造一種援助大國形象,頻頻向外輸出各種醫療物資。但是中國商品實在不爭氣,賣給西方國家的商品太多的殘次品,屢屢被曝光有問題。

消失了31天後,中共外交部戰狼發言人趙立堅露面,不過口氣變了。

死亡高峰週

在全球範圍內,感染中共病毒的數字依然居高不下,而且仍然處於上升趨勢。3天前剛剛突破100萬,3天後已經超出了36萬多,直奔140萬。較比前一天,昨天新增感染病例及死亡病例仍大增。

美國的疫情仍然是最嚴重的,確診病例368,498人,死亡超過了11,000例。

昨天(6日),白宮應對中共病毒工作組成員布雷特·吉羅爾海軍上將(Admiral Brett Giroir)對美國廣播公司(ABC)表示,本週是入院的高峰期,ICU高峰期,也是死亡高峰期。

美國將近三分之一的死亡病例是發生在紐約。州長庫默(Andrew Cuomo)表示,有初步跡象顯示,紐約州的疫情正在「趨於平緩」。但是他也警告人們不要放鬆警惕,不要過於樂觀。

川普昨天推文,「曙光就在隧道盡頭!」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尼爾·弗格森教授估計,英國的疫情可能會在7~10天內進入平台期。

英國首相約翰遜昨天下午出現了病情惡化,被轉入了重症監護室。唐寧街表示,目前由外交大臣蘭韜文代行首相職責。

約翰遜的狀況,讓許多人感到震驚。如果論醫療條件,作為一國首相,他應該享受最好的醫療照護,但是約翰遜的病情仍然在惡化。有英國媒體報導,約翰遜已經使用了氧氣機,但目前意識仍然清醒。

就是說,這個病毒不分長幼尊卑,誰都有可能被病毒感染。這就不能不思考一個問題,如果習近平發生意外,誰會接替他的職位呢?《香港經濟日報》預見到了這個問題。

約翰遜職務被代理 若習不能履職?

英國是自由民主國家,約翰遜可以指定外交大臣蘭韜文代理職務。但是極權的共產國家,如果黨政首長出現染病,會怎麼辦呢?

先說國家主席一職,按照憲法規定,這個職務是由全國人大選舉產生。如果國家主席缺位,將由副主席繼任。現任副主席是王岐山。

如果正副主席同時缺位,將由全國人大補選。補選前,由人大委員長暫代主席職位。現任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

但中共一黨獨裁,黨政軍三權一身。這就出現一個問題,中共總書記沒有副職,中共黨章沒有這一項,也沒有規定總書記的代理事宜。

不過有兩個先例可以參考,一個是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王明,在向忠發被捕後代了總書記一職;另一個是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在胡耀邦辭職後代理總書記。

但是中共內部爭權奪利非常嚴重,誰上誰下爭得很厲害。因為誰上台,會影響很大,直接影響各派系利益紛爭,甚至會威脅到身家性命。

就是說按憲法規定和先例是這樣,但可能到時候會出現變化。如果中共樹倒猢猻散,各派系趁勢揭竿而起,各自為政,很可能出現另外的局面。

因為現在疫情仍很嚴重,所以香港媒體作出了這樣的分析。事實上,大陸疫情也的確讓人不放心。

武漢解封,解誰的封?

昨天(6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專家楊炯表示,從近期普查資料看,武漢無症狀感染者占0.15%到0.3%,也就是大約1~2萬人。就是說,武漢仍然疫情很危險。

當地居民披露,當局已經將武昌、洪山等發現疫情的小區從「無疫情小區」名單中撤掉了。武漢居民王樹理對自由亞洲表示,「現在無症狀患者抬頭,全武漢市都大為震動。很多地方越來越緊,近來社區都要刷健康碼,證件查得很嚴厲。」

不過,即使這樣,武漢明天也要解封了。再有幾個小時,從當地時間0點開始,封禁了76天的武漢將恢復對外交通。

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表示,武漢解除封禁,對全國疫情防控大局「具有標誌性意義」。不過他也表示,解除封禁也給武漢的疫情防控整體工作帶來了新的考驗。

王忠林表示,管控措施解除,絕不意味疫情防控工作的放鬆。在做好公共場所防控和多個部門的「無縫銜接」同時,繼續強化小區的封閉管理,「居民非必要出行儘量不出門,加強對重點人群的排查工作」。對進出小區的人員仍然要「嚴格落實身分必問、信息必錄、體溫必測、口罩必戴」的要求。

各級各類學校繼續延期開學,具體開學時間,經評估後確定。

說了半天,這個「解封」跟之前沒有什麼太大區別。說白了,武漢解封,真正解封的並不是普通市民,普通市民的出入還是要受到限制的。

武漢解封,其實解的是出入湖北武漢的封。就是說,在外圍解除對武漢的封鎖,但實際武漢市區並沒有放鬆。很可能還是有很多戴紅袖章、穿紅馬夾的人,駐守在各個小區出入口。

網友表示,「紅馬夾依舊做它們的團購生意,紅袖章還是要專區跑腿費。想出去,還是該賄賂誰就賄賂誰,否則就開打,然後110、派出所。」

用民間一句俏皮話來說,武漢的這種解封就是在墳頭燒報紙——糊弄糊弄事。

這也反映著一個問題,就是疫情並沒有像當局公布的數字那麼好看,武漢當局不敢掉以輕心。

廣州黑人區起「疫」

如果單從數字上看,中國的疫情已經趨於非常平緩。連續多天,新增確診病例都是兩位數,甚至是個位數。而且死亡數字基本上是不動的。

但是中國的疫情真的像數字一樣令人樂觀嗎?昨天(6日)網友發來一張新華社客戶端的截圖,上面顯示北京市政府新聞發言人稱,「北京很有可能較長時期處於疫情防控狀態」。

僅從字面理解,可以看出北京的疫情情況並不輕鬆。北京是防控措施最嚴格的,甚至不允許湖北人進京,連到湖北出差的人都不允許回北京。這個措施在反映著一個情況,全國各地、特別是湖北的疫情可能仍然很嚴重。

昨天另有兩位網友爆料,廣州三元里小區疫情加重了。群組對話截圖中顯示,當地新聞已經播了,三元里瑤台地區「一級緊急響應」,「很可能一口氣超過美國」。

三元里,是廣州一處黑人密集居住的地方,包括一些非洲商人和黑人非法移民。網友說「那邊可能要建方艙」,有幾十萬黑人「全部中招」,大概30萬黑人。網友特別指出,上星期在廣州咬護士的那個黑人就是三元里那邊的。

網友還稱,「軍警都過去了,全部挨家挨戶排查。」目前軍醫院開始在中醫藥學院清空操場和宿舍,遣返學生。將整個大學所有的房間都騰出來,隨時準備建方艙醫院。

大陸媒體第一財經也證實,瑤台片區確實已經執行「嚴格圍閉管理」。當地街道辦官員表示,什麼時候結束「要看疫情發展情況再做調整」。

網友指出,30萬(病患),流出去幾百人的話,廣東都保不住。

其實像三元里這樣的情況,全國已有不少了。只是地方當局為保住「三零」光環,都在壓著。只要沒到不可收拾,他們就不會說出真實情況,而且還會給外界塑造虛假形象。

中共口罩外交 國際不買賬

巴西教育部長溫特勞布(Abraham Weintraub)日前推文表示,全球大流行的病毒源頭是中國,這波疫情將幫助中共「主宰世界」,他說中共有一個「統治全球的計劃」。另外他在接受採訪中,指責中共處理疫情方式的同時,還批評中國醫療製造商賺取暴利。

前兩天中共的「鐵磁」巴基斯坦買了一部分(中國產)口罩,但巴基斯坦發現,口罩是由胸罩改制的。憤怒的巴基斯坦電視主持人驚呼「我們被騙了」,「巴鐵」也不鐵了。

之前中共向意大利運送了大批的醫療物資,中共媒體稱是對意大利的「援助」。既然是「援助」,很多人認為是無償的。但意大利澄清,更多部分是花錢買的。

再看這個視頻,從中國買的防護服。接連試了幾件,剛一上身,就飄落一地。這是防護服嗎?網友說,「中共國製造的防護服『夠飄逸的』。」網友還說,「中國製造的東西品質真的不是很好,但是肺炎這品質真的很優異。」

列舉這些部分事實,是要說中共真的有可能做出這種趁火打劫的事情。隱瞞疫情,讓病毒擴散到全世界,然後再以「援助大國」的形象,趁機擴大影響力。

有網友說,中共使用的是「苦肉計」。先讓病毒在國內擴散,讓一部分老百姓作為代價。然後出口到全世界,讓人們誤以為「都是受害者」。但從中共高層的情況來看,很可能中共早有解藥。當病毒肆虐全球的時候,它再裝成狼外婆。

戰狼變調,北京轉風向?

今天(7日)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消失了31天後,中共外交部戰狼發言人趙立堅終於真人露面了。

在例行記者會上,他回應了日本記者的病毒源頭問題。稱這是「科學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專業的意見。他表示在推特上的內容,是對美國政客「污名化中國」的反應。還稱大疫當前,美中應該一道「相向而行」,加強合作。

對趙戰狼的這套解釋,相信大家都會呵呵了。分明是他先向美國甩鍋,造謠美軍傳播病毒,現在反過來說美國「污名化中國」。不過中共撒謊向來不打草稿,張嘴就來的。

而他說病毒源頭是「科學問題」,要聽取專業意見的說法,早前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也曾說過。趙戰狼這麼說,明顯是變調了。

前天(5日)崔天凱又發聲了,他在《紐約時報》撰文說,「在最困難的時候,世界各地的朋友給了我們慰籍和幫助,其中很多是美國人,很多是紐約人。」「我始終堅信,我和無數人喜愛的紐約能挺得住、熬過去」,「相信這一天很快會到來」。

崔天凱這篇「有人情味」的文章,與中共戰狼部頻繁批評美國的聲音相比,更是給人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中共最近的表現,已經讓世界都看到了它的虛偽和醜陋。北京先是故意讓病毒擴散,等到病毒肆虐全球、各國自顧不暇的時候,它再把自己偽裝成援助國。這麼做的目的是讓國際對它產生好感,進而藉助輸出醫療物資,擴大自己的影響力,爭取更多的話語權。它向美國強硬甩鍋,其實也是它計劃中的一步。但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中共偽裝得再好,還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唐靖遠指出,中共的偽善,不僅被西方各國看透,紛紛對它斥責。就連它的一些「朋友」,包括伊朗、巴基斯塔、巴西等等也都公開指責它,這是北京完全沒有料到的。現在整個世界幾乎形成了一個反共聯盟,都在反對中共的口罩外交、抗疫外交。這種情況下,北京可能意識到了這是又一次策略失誤。戰狼改口,很可能是北京要調整風向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