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內外疫情信息迥異 留學生與國內親人「無法溝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2日訊】27歲的小韓是最後一批離開武漢的在美留學生之一。

「我上飛機的時候,當時(官方)還在闢謠說不會人傳人,」他說。「我在美國的(1月)19號下飛機的時候,我再一看手機,官方就已經通報會人傳人,很危險。」

幾天後的1月23日,小韓的家鄉、有1100萬人口的武漢宣布封城。緊接著,湖北和中國其它地區的多座城市紛紛效仿,拉開了2019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序幕。

中國各地大規模的封城沒能鎖住病毒的傳播。目前,全球已有超過200個國家和地區宣布出現源自武漢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近80萬人感染。

美國的確診數過去幾週內迅速上升,已超出中國官方公布數字的一倍以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稱,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世界自二戰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

隨著中國疫情高峰期的過去,美國疫情高峰期的到來,在美中國留學生對國內家人安危的擔憂也逐漸顛倒了過來:從留學生向中國寄口罩,變成了國內家人向美國寄口罩;許多留學生更是紛紛選擇了回國躲避疫情。

但包括小韓在內的一些來自湖北的留學生,並不全然認同家人對美國疫情的擔憂。他們認為,家人對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觀點很大程度上基於國內網絡上的不實信息。而這也導致了他們與家人間的隔閡。

對追責政府的態度

現在人在紐約長島的小韓稱,在疫情爆發期間,他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些批評國內疫情處理的文章,但遭到了一些家人的「政審」,認為他「不愛國」,很「負能量」,看不到國內積極的方面,要他刪除有關對疫情追責的文章,並勸說他回國躲避美國的疫情。

他和家人就這一話題進行了交流。

「我後來舉了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我現在殺了一個人,殺了之後我認罪、改過自新,難道我就不用被追究法律責任了嗎?像這個邏輯,那人死已經不能復生了嘛,那你幹嘛還追究我的責任,更何況我現在已經努力向上了呀。那大家可以當無事發生嗎?不能這樣啊,你該追究法律責任你就是得追究啊。」

小韓說,造成武漢疫情爆發的原因就是「有些話不能隨便說」的思想,他覺得一些家人現在還在維護這種思想,並試圖傳遞給他。但他認為應該就疫情對政府一直追責下去,一直抗爭下去。

「你是一個存在了70年的政府了啊,你難道還要靠表揚才能活下去嗎?」

在追責這個話題上,小韓也對「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指「散布謠言」一事的調查結果表達了不滿。

曾就職於武漢市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李文亮,早在去年12月就通知了一些朋友和親人新冠病毒的存在。但他和另外7名也發出這一消息的醫生,今年1月初被武漢警方以「散布謠言」訓誡。官方喉舌中央電視台也對此進行了反覆的闢謠性的報道。

2月初,李文亮醫生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去世後,網絡上出現了大規模抗議,關鍵詞「我要言論自由」一時流行開來,但第二天便被禁。中國國家監委立即成立了調查組赴武漢對李文亮被抓一事展開了調查。

為期一個多月的調查,以將抓捕李文亮的地方派出所「對李文亮醫生出具訓誡書不當,執法程序不規範」作為結果告終。

小韓認為,只把當事民警作為責任人,沒有說服力。

他說:「誰都知道應該處罰來自於更上面的人物。畢竟你這是造成了世界性的瘟疫。民警,我們都知道,也是接受上面的意思才做這個事情。」

同時,他覺得國內的媒體在報道中國和外國疫情上的不同偏向性有失公允。他舉例說,在報道日本疫情上,國內媒體將側重點放在「防疫不過關」、「奧運會付之東流」上。在報道韓國疫情時,側重點則在韓國「封城不徹底」、「邪教橫行」等方面。

日韓的疫情高峰期都已逐漸過去。3月31日,2020年東京奧運會組織委員會宣布將賽事推遲整整一年。韓國的防疫成效則被世界衛生組織稱讚,其大規模檢測的努力也被其他國專家推薦。

「國內你就見不得說別人好,」他說。「很少有客觀理性的媒體站出來說一句,國外也沒有這麼差嘛。」

對國內外報道不對等

在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上學的鄭同學也認為,中國網絡上的不實信息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中國民眾對國內外疫情的看法,也導致了他在和父親交流上的苦惱。

同樣家鄉在武漢的鄭同學沒有像其他留學生一樣,由於武漢的封城及美國對來自中國的旅客禁止入境而與家人分隔兩岸。早在武漢疫情爆發前,他的父母就來到了美國,準備和他一起過農曆新年。疫情開始後,飛往中國的航班需求量大增,一票難求,他的父母一時無機可乘、有家難回。但由於當時國內、特別是武漢疫情的嚴重性,回國並不是一個最佳打算。

但隨著國內疫情減輕,他的父親買到了一張回國機票,先飛回在廣州的公司,以躲避美國疫情,並等待武漢市封鎖的解除。

鄭同學說,當父親還在美國時,他會給他看一些被中國的「網絡防火牆」攔截在外的新聞。

他說:「我會給他看一些更公正的新聞,但他回國以後他就失去這個渠道了。光靠我轉述沒用,他們這代人可能更相信一個比如電視上的東西。」

他認為父親閱讀的「牆內」新聞給了他「國內更安全」的感受,但鄭同學並不認同,並表示普通人並不擅長鑒別國內網絡上的信息。

他說:「正常人很難去區分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個人觀點,什麼是事實,什麼是數據。」

他承認,有時候覺得和父親已經快到了「無法溝通的地步」。

他依然在美國的母親也會在微信上收到親戚朋友發來的不實信息,例如美中即將開戰等,並勸說她回國,因為在美國「得了病沒人管,會死在美國。」

「中國的新聞自由是有的,」鄭同學開玩笑的說,「對於寫美國,是特別自由,真自由,跟美國可能一樣自由。」

但對於寫國內的新聞,他認為當局有著嚴格的過濾。

「跟共產黨相關的疫情,它是要過濾的。但對於除中國大陸以外,包括香港、澳門以外的疫情,大陸是不過濾的。」

而這種對於國內外新聞過濾的不同標準以及虛假信息的傳播,他說,加深了兩國之間的矛盾。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12日在被中國封堵的社交媒體推特上發表推文,指新冠病毒可能是美軍在武漢軍運會期間帶到中國的。這一言論隨即觸發美中外交上的連鎖反應。

美國國務院立即召見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總統特朗普不久也開始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以強調這次疫情的發源地。中國外交部則稱世界衛生組織反對將病毒與發源地相連,反對「搞污名化」。

3月17日,中國宣布驅逐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的記者。近日,美國國會以共和黨為主的多位議員要求國務院調查中國先前對疫情的隱瞞、對不實信息的宣傳,以及要求中國對疫情的流行負責。

鄭同學說,虛假信息和信息過濾造成的民憤、對於另外國家產生的刻板印象和偏見對兩國的關係的發展無利。

「因為民間基礎一旦消失了,那就真的完蛋了,官方再怎麼救也很難救。」

不過,並不是所有留學生家庭都有這樣的難題。

來自武漢、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上學的楊同學就稱,因為他在疫情爆發後跟家人聯繫頻繁,所以網上的不實信息並沒有讓家人對他的安危產生不必要的過多擔心。

同樣在巴爾的摩上學的湖北宜昌人方同學也說,她的家人並沒有怎麼受網絡信息的影響。

「可能因為家裏人都是醫生的原因,沒有那麼恐慌吧,」她說。「就不太會危言聳聽。這一點我一直比較放心,家人有保護意識,也很理智。」

前途未卜的未來

紐約是這次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目前的感染者數量不斷逼近8萬,死亡數也超過了1500。為了減緩疫情蔓延,市民們被要求待在家中。不眠之城紐約市此刻多處空空蕩蕩,時代廣場也陷入了百年難見的安靜。

幾十分鐘車程外,長島上的小韓原本計劃在簽證到期前在曼哈頓找一份工作,本來已經約好的面試,因為疫情的不斷加劇而被雙方默契的取消。現在,他計劃著等美中兩國的疫情都緩和後,踏上回國的飛機。

「武漢人民這次受到的傷痛太大了,」他說,細數自疫情開始以來的一系列熱點事件,包括失去希望的跳樓者、物資稀缺導致的高價菜、市政府用垃圾車給市民送食物等等。

「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記吧。」

(轉自《美國之音》/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