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京女」未被追責 背後保護傘強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3日訊】武漢封城至今未解除,已確診中共肺炎的黃姓女子,刑滿釋放後,被家人從武漢接回北京,引發軒然大波。北京警方22日宣布,黃登英因長期服刑不諳規定,不追究責任。網民感嘆,黃登英背後的傘得多大呀!

3月22日,北京市公安局東城分局稱,黃登英經北京地壇醫院治療,已於3月15日治癒出院,目前正接受集中觀察。至於接送黃登英從武漢前往北京的覃姓女兒及楊姓前女婿,經14天隔離觀察後,檢測均為陰性。

東城分局說,經過調查,楊男、覃女未遵守疫情防控相關規定。警方根據中共「治安管理處罰法」第50條規定,給予楊男行政拘留處罰;給予覃女治安警告處罰。

至於黃登英,因長期在監獄服刑,不了解北京疫情防控工作相關措施,且返回北京後居家未外出,未造成感染他人的風險,警方決定不追究她的法律責任。

此消息一出網民紛紛表示:
「黃女進京,背後的傘得多大呀!」
「風聲大雨點小,說好的嚴查就這結果呀?」
「關鍵是戒備森嚴情況下怎麼出入的?如果是普通百姓別說出入城門,社區門都出不去。」「那要追究是誰幫她一路過關的吧?」

各地封城層層設頭卡,輿論質疑黃女士為何能一路暢通回北京的。示意圖( Frayer/Getty Images)

黃登英一路綠燈闖北京

2月26日起,各大媒體紛紛報導,已經確診的黃登英,從武漢監獄刑滿獲釋後,一路綠燈闖入北京,事件引發輿論強烈反彈。

因為武漢自1月23日封城,僅2月24日短暫解除封鎖3個多小時。那麼黃登英如何離開武漢?又是如何於22日抵達北京的?

網民在驚詫之餘紛紛質問,為什麼黃登英及其家人能讓中共中央和湖北的最嚴防控令失靈,有可能背後涉及「很大的官」。

2月27日,時代週報新媒體說,黃登英本名黃登英,1959年生人,原為湖北省宣恩縣水利水產局財務股副股長兼出納。因犯貪污罪,2013年6月獲刑10年。其不服上訴,2014年2月18日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之後,黃登英一直在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服刑,期間經過幾次減刑,於2020年2月18日刑滿釋放。

各地封城層層設頭卡,輿論質疑黃女士為何能一路暢通回北京的。示意圖(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黃登英「人脈很廣」

《南方都市報》引述黃登英辯護律師的話說,黃登英「人脈很廣」,雖然她入獄後被沒收了所有貪污所得,但「原單位的小金庫就是她管的。她家境不錯,有三套房。」

其中一套就是她居住的北京東城區新怡家園小區7號樓單位。黃登英2月17日刑滿釋放後,由其女兒等家屬到武漢女子監獄去接其回京。

北京時評人華頗認為,黃登英事件很弔詭,聯想到前幾天武漢封城突然解封,數小時後又緊急取消,或顯示武漢官員在集體抗命中央。

華頗說,黃登英貪污了30多萬入獄10年,可是她們家擁有幾套豪宅,這讓人們浮想聯翩了。「我覺得當初處理她這個案件是不是蜻蜓點水、是不是她代人受過、是不是遮掩什麼。如果因為她的背景,我覺得,當初反腐可能不徹底。」

湖北女子回京復工遭拘

而另一名湖北女子響應當局復工的宣傳,想方設法回北京,卻遭拘留,更顯示出黃登英的背景不一般。

3月20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潘緒宏在疫情新聞發布會上說,一名湖北女子為了返回北京,日前假借前往江西復工,自湖北乘車到河南,再搭乘高鐵抵達北京。

潘緒宏稱,這名26歲的劉姓女子,任職於北京的一家公司。她的男友則冒充女友公司主管在北京接人。但她在3月14日乘高鐵抵達北京南站,查核身份時被發現。

北京豐台公安分局已對兩人分別作出行政拘留的處罰。湖北警方已對劉女的父親作出行政拘留處罰,河南相關部門則對武姓司機展開調查。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北京始終是防疫重鎮,即便當局聲稱疫情已經趨緩,但北京採取更為超高規格的防疫標準,令人質疑疫情是否真的趨緩。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 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