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陸媒接力揭露武漢中心醫院打壓吹哨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14日訊】武漢肺炎已經造成武漢市中心醫院多名醫護人員感染、死亡。自從陸媒《人物》雜誌3月10號刊登《發哨人》文章,被中宣部下令封殺之後,《南方週末》接力,在11號再次發文,披露更多武漢中心醫院高層,打壓「發哨人」的細節。

3月11號,《南方週末》發表題為《四人殉職,四人瀕危——武漢中心醫院「至暗時刻」》的報導,進一步揭開了武漢中心醫院的黑幕。

文中披露,黨委書記蔡莉、院長彭義香、以及紀委書記李蜜等人,壓制醫護人員的預警,並強迫他們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暴露在病毒之下,導致院內300多醫護人員感染、4人死亡,另外4人只能靠儀器維持生命。

報導稱,從疫情出現後長達3個月的時間裡,即使有數百名醫護人員感染、多人死亡,但武漢中心醫院的院長和書記,從來沒有去現場看望過病倒在防疫一線的員工。

直到3月8號,醫院的負責人才穿著厚厚的防護服,去隔離病房看望了那些病倒的一線醫護人員。

旅美學者吳祚來:「這個深度報導有些東西也是無法觸及的,他只是報導了一些細節,當然這個和《人物》雜誌一樣,已經是很不容易啦,他們也面臨著很多的壓力,因為他們揭露的是一個體系,這個體系叫『黨』,叫黨務系統。」

據知情人透露,醫院黨委書記蔡莉等人,在訓誡包括急診科主任艾芬在內的「發哨」、「吹哨」醫生時,還給他們扣上三個政治大帽子,分別是:「你視武漢市自軍運會以來的城建結果於不顧;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你是破壞武漢市向前發展的元凶。」

吳祚來:「黨委書記訓誡發哨人的時候,他就是說你是武漢的罪人,影響了武漢的大好形勢,他就把他上升到政治的高度進行打壓,他不說你這個是不是真實的,他也不去深究這些東西,所以這些問題都是處在一個龐大的、深不見底的一個黨務系統。」

旅美學者吳祚來說,中共的黨務系統是超越法律的。

吳祚來:「你看他對民運人士的打擊,異見者的打擊,對維權人士的打擊,包括對法輪功的打擊,一旦你要去追究這些人的法律的時候,你就會出現一個問題,黨組織就會干預,你就無法立案。」

另一位知情者舉報,黨委書記蔡莉對醫護人員凶殘無情,但她的女兒成績不好,卻能進入當地最好的中學,並且是最早在武漢開著寶馬7系、出入奢華場所的官二代之一。

另外,《南方人物週刊》也揭發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在疫情爆發初期,禁止疫情上報的情況。

他們聯繫了10多名採訪對象,其中有過半的受訪者都表示,他們曾受到院方干預,包括:訓誡、談話、被電話提醒,不能發布疫情有關的消息等。

大陸民眾孫先生:「這一切都是上面決定的,這個上面到底到哪一層?是到省一級?省委書記這一級?還是到副國級?這個和它的體制是有關的,他們本身就是喜歡說謊,用謊言來掩蓋一些事實的真相,然後來逃避責任。」

吳祚來則認為,中共當局怕影響所謂的「國家大局」,所以不會去嚴肅處置這些打壓、迫害醫護人員的官員和警察,因為這些人本身也是在聽從高層的指示。

吳祚來:「現在可以看出來,這種體繫在關鍵的時刻,確實發揮了一個對黨國有利,對人民不利的一個邪惡的作用,就是他一道指令下來,所有的體系就會控制言論,打壓這些揭露真相的人,李文亮醫生這些人。」

在《南方週末》這篇報導之前,《人物》雜誌3月初專訪了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專訪文章《發哨子的人》,在習近平到訪武漢的10號刊發,但遭到中宣部的嚴令封殺。

艾芬醫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第一手見聞,沉痛敘述了武漢疫情的發生、發展、發現到失控的全過程。

採訪/陳漢 編輯/孟心琪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