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評武漢肺炎:習近平炫耀3件新衣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09日訊】武漢疫情全球肆虐,中共憑藉數據造假和輿論管制宣傳戰,正在讓疫情從大陸「消退」。港媒評論說,中共從地方到中央都在造假,無論是吹噓抗疫成功,還是宣揚有序復工,甚至謳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踐,無非是要藉著武漢肺炎編織讓習近平可以炫耀的新衣。

時政評論員李平8日在《蘋果日報》刊發文章說, 中共從中央到地方正在藉武漢肺炎為習近平編造三件皇帝的新衣:包括中共抗疫迎來拐點證其卓越領導,各地加快復工復產證其所謂的戰略遠見,支援各國抗疫備受讚賞證其所謂的大國領袖風範。

隱瞞疫情 偽造和諧現場 

早在2019年12月1日,武漢已出現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財新網》稱,12月底前,武漢多家醫院已經把至少9例不明肺炎的樣本,送交給基因測序公司檢測,發現了一種和SARS類似的冠狀病毒。

檢測結果立刻上報給了中共衛健委和疾控系統。但當時武漢政府通報稱,不會「人傳人」,中共專家也稱「可防可控」。同時武漢市警方還以「散播不實消息」為由訓誡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前線醫生。

1月20日,中共防疫喉舌鍾南山在央視採訪中說,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時,返鄉潮已開啟,疫情從武漢向全國蔓延。

1月23日,武漢封城,千萬民眾困在圍城中,甚至被禁足家中,不少家庭日常生活都陷入困境,官媒一再宣傳政府提供足夠服務,包括配送菜肉到各家各戶。

3月5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在武漢一個屋苑巡視時,又有社區人員冒充義工送肉送菜給住戶,被困家中的居民忍無可忍,隔著窗戶爭相吶喊「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揭穿了當地政府給住戶送肉送菜的造假行為。

李平說,其實,中共從地方政府到中央政府都在造假,無論是吹噓抗疫成功,還是宣揚有序復工復產,甚至謳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踐,無非是要藉武漢肺炎編造讓習近平可以炫耀的新衣。

示意圖。(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強推「大躍進」式的復工復產

進入2月份,疫情持續擴大,病例和死亡數字不斷攀升,中共高層也承認拐點未到的情況下,仍強推「大躍進」式的復工復產拼經濟。

中共官媒為此進行數據造假、掩蓋疫情實況,營造不斷向好的假象,為復工造勢。

2月10日中共強令復工後,2月中旬,北京、重慶、廣東、山東等地已經發生至少14宗群聚感染事件。不知情的民眾以為瘟疫大勢已去,結果付出慘痛的生命代價。

對於很多企業來說,繼續停工意味著倒閉,但復工又擔心發生群體感染事件,因而在要錢還是要命這個問題上,各地都陷入了兩難。

李平說,中共為了證明自己抗疫有卓有成效,不只官方公布的新增確診個案直接降到個位數、零新增省分大增,更刻意放大其他國家抗疫的疏漏,同時證明復工復產加快,地方政府大舉向企業補貼電費。

但多個城市傳出有企業寧願讓空無一人的寫字樓燈火通明,電腦和空調長開,工廠機器空轉,倒貼電費給政府,也不願冒險復工復產。李平表示,如果說,中共抗疫造假是草菅人命,企業復工復產造假則是為避疫,不願賭上身家生命。

示意圖(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要全世界同歸於盡

李平說,中共宣傳口借武漢肺炎為習近平編造的最華麗新衣,莫過於人類肺炎共同體。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說,中國的抗疫行動贏得了世界的讚賞,「生動踐行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承諾」,而央視新聞則冠以〈抗擊疫情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偉大實踐〉的標題。

李平質問,如此偉大的肺炎共同體,只應該讓林鄭政府和習近平政權去共享,為什麼要禍及中港人民、禍及世界?

在外商企業上班的李先生對希望之聲表示,中共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其實就是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跟他們一起同歸於盡。

他說,造成武漢肺炎疫情失控的主要原因,在於中共的獨裁體制,而中共的官僚主義才是危害更大、更嚴重的病毒,人禍造成的災難正在禍害全地球。他認為,在疫情失控之時,中共強令各地復工,就是用中國人民的性命,來為中共獨裁政權續命。

截止3月8日,武漢肺炎疫情已經席捲101個國家和地區,在各國疫情上升忙於應對之際,中共一邊吹噓自己抗疫有功,外國「形勢不妙」等,試圖將病毒源頭指向他國。中共試圖篡改由於其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全球的事實。

3月5日,中共黨媒發表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試圖將武漢疫情的源頭推給其他國家,並聲稱中共為了抗擊肺炎疫情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成本,以此掩蓋其隱瞞疫情給百姓造成的巨大災難。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撰文痛批,中共玩的是倒打一耙,賊喊捉賊,金蟬脫殼。其要害是,它把這次疫情當作純粹的天災,從而迴避、掩蓋其中的人禍。

胡平說,中共標榜的理直氣壯,其實是理虧心虛。它知道,自己已經是千夫所指。它知道,無法正面替自己辯護。所以,它就攪渾水,轉移視線,以攻為守,倒打一耙。

旅美學者何清漣說,中共自說自話聲稱「拯救了世界」意猶未足,還恬不知恥地向世界索要感謝。BTW,到此時為止,沒有國家抄中共作業,因為對人民太殘忍,就連伊朗也學不來。」

何清漣感嘆:「文革時期的文膽、筆桿子們,比如梁效、姚文元等,無恥程度略遜於今天這一批。」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