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主播的眼淚(組圖)

作者:平心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8日訊】大年初一(1月25號),我的嫂嫂在手機上給我傳個Youtube的影片,並附了文字,說:節目看完~連主播都哭了,在台灣都不知道這些消息……

我點開看:大家過年好,感謝大家在年三十繼續關注新聞看點

本來是闔家團圓、歡樂日子,但已經失控的武漢肺炎讓人坐臥不安。

有醫院現場照片顯示,大量患者徹夜排長龍等待住院,有的排隊幾個小時後醫院不收治,還有的患者向醫生下跪求救。另有視頻顯示,有的人突然倒了下去……

原來是一個叫【新聞看點】的節目,主播是位叫李沐陽的先生。

節目播到第十分鐘,講到武漢被封城後,物價飛漲,醫護物資奇缺,醫療機構向社會募捐,記者找不到防護用品,一般的市民會怎麼樣……

這個時候,李沐陽先生強忍淚水,語帶哽咽;我也心中一酸,淚濡眼眶。

隨後我也轉發幾個親友,想讓他們了解武漢肺炎的嚴重,要小心防範,過年期間,少外出遊玩。

一位朋友看完後說:某某節目的主播,多沉穩!這個主播太激動、失態了!

這句話,讓我想起了也有過「激動、失態」的大陸央視主播杜憲、薛飛,他們為六四事件的天安門學生也閃爍過淚光。

武漢肺炎在全球造成嚴重疫情。(視頻擷圖)

1989年6月4日19時,薛飛和杜憲是當時央視《新聞聯播》的主播,一起播報六四事件。一襲黑衣,一臉哀傷。當播到手無寸鐵的學生被軍隊鎮壓的那一刻,杜憲語速緩慢,聲音哽咽;薛飛則打著黑領帶,神情黯然,面容悲戚。

杜憲在最後的一句結語,是:「請大家記住這黑色的日子。」

第二天,李瑞英和羅京取代了杜憲和薛飛繼續播報六四學運,他們在《新聞聯播》中,面無表情,語調冰冷,無知無覺的表現,深得當時執政者的賞識。

杜憲則被調到經濟部作幕後編輯工作,報到時,全體同仁離座起立、鼓掌歡迎。之後她離開央視,到美國佛羅里達大學訪問。1998年創辦一家科技公司,任董事長;2000年1月受聘鳳凰衛視,主持《我們只有一個地球》、《穿越風沙線》、《尋找遠去的家園》節目;現任教於中國傳媒大學(原北京廣播學院)播音主持藝術學院。

薛飛也被調離當幕後編輯,之後赴匈牙利經商,2001年回國從事播音培訓工作,並創辦了一所藝術學校。

離開那個謊話連篇的央視,對得起良心,一輩子活得都踏實,是一種福分。

在之後的歲月裡,薛飛和杜憲無論平淡還是輝煌,30年前6月4日那天彰顯出的人性光芒,輝映日月,歷久彌新。杜憲在節目的最後那句「請大家記住這黑色的日子」在歷史的天空迴響至今,綿延不絕。

1989年六四前夕,天安門廣場上,和平抗議的民眾聚集在自由女神像旁,秩序良好。(新唐人圖庫)

也順便來說說接替他們兩位主播的李瑞英和羅京。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起鎮壓修煉法輪功學員的運動,一時之間,驚濤駭浪,央視等中共喉舌開動馬力、24小時輪番播出抹黑、造謠法輪功的虛假新聞,李瑞英和羅京依然政治立場堅定,真偽不辨、不管,照本宣科,高亢激憤,機器人一般。

2009年6月,羅京患上淋巴癌去世,終年48歲。據報,羅京在患病期間,口腔嚴重潰瘍,舌頭潰爛,疼痛難忍,不能說話。據《江澤民其人》披露,李瑞英和江有著鮮為人知的齷齪關係,隨著江系走向頹勢,她也開始霉運連連,不斷被中共黨媒暗諷。

如果說杜憲和薛飛在歷史中留下閃耀良知的人性光芒,李瑞英和羅京收穫的則是眾人的鄙視,還有來自上天的懲罰,只是早晚不同、輕重有異。

我覺得作為主播,冷靜沉著是一種風格,淚水感動是一種真情流露,都無可厚非。重要的是,要分清是非、辨出正邪、實話實說,才不會自誤誤人。在強權高壓下,能守住良知善念,才讓人敬佩。

李沐陽先生是收集了大陸新聞(圖片、文字)和網友的爆料(視頻、文字),有事實、有根據,有官方、有民間,綜合起來做了這一檔的新聞節目,把武漢肺炎的情況通報世界,把疫情下的民眾百態告知世人。

李沐陽先生的眼淚是為武漢肺炎的患者而流,是為得不到防護的健康者而憂;是同情大疫衝擊下的民生,是心疼專制獨裁下、命如螻蟻的百姓。

同情是看到別人的困難或悲慘情境,產生個人的感受所發出來的憐憫情緒。同情心是源自於人的善良本性,善良者大多是有德之人。

願李沐陽先生的眼淚能喚起我們的同情心,對在武漢肺炎疫情中遭受到衝擊的人給予力所能及的援助,哪怕是一通電話、一封簡訊、一個祝愿,都會成為他們痛苦或絕望中的一點溫馨和慰籍。

願我們都做一個有德之人,有德之人命繫於天,在危難之時總是會有驚無險、化險為夷、因禍得福、遇難呈祥,冥冥之中,上天會用不同的方式護佑善良的人。大疫當前,讓善良與生命同在。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文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