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過百港政府精英團隊聯署 批林鄭對民怨「無動於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30日訊】【今日點擊】(3527-1)

提要
過百港府精英團隊聯署 批林鄭對民怨「無動於衷」
香港公務員發起集會表達市民訴求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圍繞著香港,應該在上個星期五到這個星期一,出現了非常大的變化。就是它的變化,應該觸及到包括中共上層,就是習近平自己的團隊,你現在聽不到任何韓正的消息。而在輿論當中呢,王滬寧控制的輿論當中呢,基本就是一條路走到黑了,就是死不回頭,基本上是這樣。而在香港本土,香港本土,政府層面出現了巨大的裂痕。我在昨天節目中有提到,因為它,因為出現裂痕,因為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背景之下有所表態,所以新聞點就太多,新聞點太多。但它反映出來是一種雜亂,我個人眼睛裡雜亂,就是香港政府應該是出現崩潰的場面。

26日出現了一個很特別的,那是星期五,他們面對的是27日元朗的大遊行。27日,在元朗的居民姓鍾的先生,鍾健平,這個人已經被香港警察抓了,而且不許保釋。他提出遊行申請,26日,整個警察拒絕了他,說認為會很有危險。26日的下午的時候呢,因為他上訴了嘛,上訴法庭,上訴的委員會也拒絕了他。所以在26日他就直接提出來,申請在元朗遊行來譴責暴徒。就是21日發生在元朗,800名暴徒襲擊普通市民,無差別襲擊,男女老幼通打,去譴責罪刑,結果警察拒絕,這是客觀事實。所以鍾先生說,我自己一個人遊行,我都遊。

在這個背景之下,香港政府的二把手,政務司司長,政務司司長就跟當年的陳方安生,是一個官位。香港特首、政務司司長、財長,這是香港政府中的三個魁首,就是三大老,這是最高的官員。財長主管著香港整個金融經濟,而政務司司長,主管著香港的保安、治安、法律等等這些,就是非財務方面,那就是政務司司長。所以政務司司長,是香港,應該是保安局的,警務處處長的直接上司。結果他帶著香港民政事務局的局長,和香港社會福利署的副署長,在26日中午召開記者會,主動召開記者會。他的團隊裡面,沒有任何一個參加過林鄭月娥,在這期間裡面的任何記者會公開露面。

所以香港政府出現了兩部分,香港特首跟香港的政務司司長,出現兩部分。而政務司司長直接譴責21日在元朗出現的,暴徒襲擊市民的事情,他稱那些人為暴徒。香港政府當中,高官中。包括香港警察,高官中,這是第一個稱香港白衣人為暴徒。第二個,記者們問到,說你如何看待21日在元朗被襲擊的41個受傷的人,41個還是42個。做為政府來講應該不應該,對那些受傷的市民,表示致歉,歉意,道歉。他說一定的,深刻的,一定的道歉。這個話說出來就不一樣了,他是政府的二把手,如果道歉的話,那些在當時21日受傷的人,是可以申請國家賠償。而且透過法律程序,要求國家對於他們被襲擊,生命受傷害必須給予政府賠償,這是直接可以反應到的,第二個。

第三個,在21日警察故意不出警,在元朗事件當中,被記者問到相關的問題。他說他願意代表香港警察,向那天所發生的事情,香港警察的表現,跟香港市民的期待出現的距離,表示致歉,表示歉意。那就認可,政務司司長認可香港警察,在21日的事件當中,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在此之前,在七月初,林鄭月娥曾經在一個私人場合,我忘了是七月十日還是幾日,她參加了一個,四、五日大概,參加了一個香港建築師的年會。在年會上她說她絕不出賣警察部隊,絕不出賣香港警察的利益。出賣這個詞,她用的出賣,出賣這個詞,是共守同盟的。出賣這個詞是犯罪者面對犯罪事實,去表示自己絕不投降,絕不出賣朋友而求得自己利益。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過百個港府精英團隊聯署,批林鄭月娥對民怨無動於衷。那她不是無動於衷啦,她受控於這個北京了對不對,有人說她是北京指派的。如果她尚存一點良知的話,以她個人的概念,我不幹了不就完了嗎,我公開聲明我不幹了,我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不幹了,那還是一個人的選擇。她這樣的話都不敢說,她把自己的未來,她把自己死後的路,都拴給了共產黨,才會這樣。我跟大家介紹過,那陳方安生當年為什麼可以辭職,有人說她不是特首。是,但明擺著,當時董建華出事之後她是特首,基本法規矩就這麼來的對吧。所以陳方安生被稱為香港的良心,是高級動物共產黨的對頭,一個道理唄。

過百港府精英團隊聯署 批林鄭對民怨「無動於衷」

數百民香港特區政府行政主任跟公務員戴上工作證,公開表達對政府跟警隊的不滿之後,香港政府內部的骨幹,中高層官員,政務主任發出相同的聲音。超過百名現任和前政務主任發出聯署,指特首對市民的怨氣無動於衷,而對警察的表現完全失去信心,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聯署人講說,時刻不忘政務主任秉持政治中立,因為他是公務員啦,他應該沒有政治傾向。他不能說現在共產黨的話誰的人誰的人,他不能這麼做的。最近發生的事情已令人覺得,公務員在執行職務時無法恪守中立。不忍公務員幾十年來建立起來的形象,毀於朝夕,被迫發出聲音,

這是公務員集會啦。那很簡單啦,其實警察同樣是公務員來的,但當警察變成了與香港港人出現了對立,成為了鎮壓工具的時候,那就另外一回事。他以公務員的身分,為了掙獎金的目的,然後以法律的名義,這不就今天的政法委嗎,中共的政法委。官員失職,多次空前規模的遊行,甚至市民死去,而負責的問責官員卻熟視無睹,對社會訴求無動於衷,市民擔心政府已經失信。元朗暴徒對手無寸鐵的平民,發動無差別暴力攻擊,警隊卻不出現。主管官員回應是文過飾非,警隊失紀,遊行示威演變成衝突。在網絡直播的片子中,明顯看到警方行使公權時,無視規章之用,那刻意隱瞞身分,武力尺度成疑,是。所以這是公務員。

政府高官首次承認警察處理手法跟市民的期望有落差,這就我剛才提到的張建中。但是現在的狀況呢,港澳辦已經明確支持這個警察,明確支持這個林鄭月娥,那等於就是跟他的說法有分歧,那也就變成了香港政府出現了兩派。而這兩派的本身,卻對應著中南海出現的變化。那同時間的美國之音的報導,香港公務員發起集會,表達市民的訴求。他應該是在不同場合下出現的。香港政府勞工處任職的公務員集會發起人之一顏武周,對香港政府主辦的香港電台說,在政府處理該條例的過程中,包括警察處理元朗襲擊事件上的,有很多聲音。公務員發起聯署,想把這些聲音化為行動。

香港公務員發起集會表達市民訴求

大約300名公務員,上星期四發出了公開信,敦促港府做出回應,並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一次他說,將在這個遮打公園舉行集會,和平理性。他說已經收到300到400公務員的回應,最後出來多少人不知道。那這是表明香港政府已經失去了,在她的執政團隊當中,在她的整個控制,那些人都是給她打工的,對不對,都要聽她的。那她自身的團隊在反對她,政府公務員已經不接受。所以現在能夠跟林鄭月娥站在一起的,只有香港警察跟港澳辦和中聯辦。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