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從李嘉誠到郭台銘 逃出中國看誰跑得快?

2015年,瞭望中國「別讓李嘉誠跑了」一文,曾在大陸媒體引發軒然大波;2016年,大陸自媒體又一篇「不要讓富士康跑了」的文章,再次一石激起千層浪。美、中貿易戰一聲炮響,嚇得外商們紛紛收拾行囊,變賣資產,競相逃離大陸,去尋找新的出路。

俗話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相傳,春秋吳、越兩國爭霸之際,被後人尊稱為「商聖」的范蠡,在幫助越王勾踐滅掉吳王夫差之後,見好就收,急流勇退。同時,他還奉勸大夫文種:「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越王為人,長頸鳥嘴,忍辱妒功,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同安樂。你我大事已完,不如歸隱。」文種不聽。范蠡便攜西施,出三江,泛舟五湖。期間三次經商成巨富,又三散家財。後代生意人皆供奉其塑像,尊之為財神。而文種果然未逃脫被賜死的命運,這就不得不佩服范蠡的先見之明!

港商先跑

早在2013年,一批嗅覺靈敏、熟知中共「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底細的香港商人,知道當時所謂「中國經濟奇蹟」,只不過是一大堆泡沫,遲早有一天終究會破滅。

於是,未雨綢繆,落袋為安,陸續減持和拋售在大陸資產,相機而動,擇機而逃。例如,從2013年至2017年,自稱「不賺最後一個銅板」的香港首富李嘉誠,在內地和香港總共出售了1,100多億港元的資產;劉鑾雄和鄭裕彤等香港商人也都拋售了在內地的100多億港元的房地產;而中渝置地的張松橋則出售了他在內地的幾乎所有的房地產。可謂「春江水暖鴨先知」。

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劉達邦,作為首批進大陸淘金的港商,至今在東莞設廠30年,從未想過要搬離。但自貿易戰開打以來,為留住占比1/4的美國訂單,他也開始考慮要搬廠到東南亞等國,以期避過重稅。他還對遲搬廠感到後悔:「今次終於殺到埋身,我遲了。」港商傑斯稱,新一輪貿易戰,對在大陸設廠的廠商是「致命性打擊」。因為加稅10%,如果對沖人民幣貶值影響,港商還勉強能捱。一旦加稅至25%,加上要與東南亞地區競爭以拿到美國訂單,對大陸設廠的港商而言是「死路一條」。

台商隨後

1985年台商郭台銘創立了富士康,當時在深圳只有幾百人的工廠,經過30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上百萬人的全球的代工之王。

2017年7月,富士康對外宣布,計劃在美國威斯康星投資100億美元新建LCD面板生產線。2018年6月28日,美國總統川普親自出席奠基儀式。郭台銘還將拿出300億美元,對威斯康星州進行更多的投資。

今年5月15日,美國繼封殺中興之後,再次對華為釜底抽薪,也對替華為代工的富士康產生一定的衝擊。郭台銘表示,今年將會把在大陸的蘋果主要生產線轉移至印度,計劃投資50億美元在印度建廠。他還計劃2020年在印度投資建造10到12個總員工超過100萬的工廠。

他還透露,「中、美貿易摩擦下,鴻海計劃將深圳、天津部分生產線移高雄。」並說,美國過去不重視當地的勞工,現在美國總統川普非常重視,所以他要所有的工業搬回去,「我們在幫他做的,就是供應鏈的重塑」。因此有人調侃他為「郭跑跑」。

郭台銘持續「跑路」的「羊群效應」,也帶動台商紛紛撤資。以東莞、深圳為例,早已出現「逃命潮」,當年台商撤資金額一年估算動輒500億。美、中貿易戰的升級,更是迫使大批台商包括台達電、英業達、嘉聯益、宜進、巨大、廣達等製造業者加速撤離中國。

美國政府宣布將對從大陸進口總值3,000多億美元商品(包括手機、手提電腦等消費電子商品)徵收25%關稅後,世界領先的個人電腦製造商之一華碩電腦(Asustek Computer)表示,將實施一項應急計劃,將生產線轉移出大陸,以避免受到任何新關稅的打擊。華碩約15%的銷售額來自美國。該公司的手提電腦供應商包括和碩(Pegatron)、仁寶電腦(Compal Electronics)及緯創(Wistron),這些公司也是iPhone及iPad製造商。華碩已經要求供應商將出口美國市場的電腦主板和顯卡生產轉移到台灣及越南。據台灣財政部長蘇建榮推估,1年匯回資金達4,200億元(台幣),幫助GDP成長,可創造2,100多個就業機會。

美資回流

大家都知道,當年蘋果手機剛進入中國的時候,一度引起了市場的哄搶。甚至流傳出了賣腎買蘋果的段子。隨著貿易戰和在中國市場地位的消退,世界上最賺錢的上市公司之一蘋果也將步三星之後塵。郭台銘認為:一旦隨著為蘋果代工的富士康退出中國,它將對中國的一些企業帶來特別大的影響,這將導致大量人員直接失業。後果不敢想像。可見,中共要把蘋果趕出中國的這把「殺手鐧」,屆時將變成「自殘鐧」。

面對印度廉價的勞動力,美國至少有200家企業已經從中方搬到了印度。投資家巴菲特擁有的運動鞋公司布魯克斯跑鞋(Brooks Running)也將把大部分製造業務從大陸遷往越南;思科公司將攜帶670億美元海外利潤回歸美國;美國科技巨頭高通在中國的合資企業華芯通半導體(HXT)公司已於4月底關閉;還有400家美資企業宣布將陸續撤離中國。

日企跟風

今年5月7號有媒體報導,中方境內62家日本企業開始跟風上,他們像是預謀已久了一樣集體搬走。去年有消息說,近430家的日資企業正在火速「逃離」中國,如世界500強之一的日東電工關閉蘇州工廠;光學巨頭奧林巴斯(Olympus)將深圳的生產線轉移至越南;全球知名電子設備生產巨頭歐姆龍在蘇州的工廠已停工。

此前,全球最大的硬盤製造商希捷和日本相機巨頭尼康,以及JDI、住友電工等等也關閉了位於中國的工廠。

今年以來,住友重機械工業、神戶制鋼所也表示把生產線從中國轉移往日本、泰國和美國;三菱、松下、索尼、鈴木、東芝等日企早已將部分在中國的生產線轉移至他國;日本跨國企業愛普生3月14日在官網宣布將關閉深圳兩家工廠;日本理光5月16日正式宣布將把面向美國的複印機生產從中國全面轉移至泰國;日本化妝品企業高絲、資生堂、獅王也將回日本投資建廠。共同社去年9月報導,有六成日本企業已經從中國轉往其它國家或正在撤離中;剩下四成則正在部署如何撤資。甚至有日本媒體呼籲,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此外,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一年退出中國的國外零售品牌就達到數十家。其中:國際大牌瑪莎百貨全線退出中國;韓國樂天集團旗下零售超市樂天瑪特出售在華93家門店;梅西百貨中國官網宣布停止運營;此外,包括D&G、New Look、Topshop、forever 21在內的眾多時尚品牌也在近一年內紛紛退出了中國市場;繼亞馬遜、甲骨文兩家高市值跨國公司關閉在華業務後,全球第二大零售商家樂福也被傳將出售中國業務。

目前,幾乎所有知名外資服裝品牌和運動品牌均已關停國內的直屬工廠,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阿迪達斯、耐克和優衣庫……

於是,有大陸網絡媒體驚呼,「2019,中國百貨業凜冬已至!」 而中共喉舌「秧視」國際銳評卻稱,「中國已做好全面應對的準備」。也不知「永遠都不怕的」中共已經準備了多少過冬糧草和棉衣?!

內資潛逃

在世界巨頭紛紛撤離中國的同時,越南已經成了外國投資者的樂土。僅2019年前4個月,越南就已經接收了外企1,007億人民幣的融資,同比增長了81%。美國消費者手中的「中國製造」正在被「越南製造」、「墨西哥製造」和「柬埔寨製造」等等替代。越南或將取代大陸成下一個世界工廠。

當然,令中共當局膽寒的是,不僅外資企業成群結隊撤出中國市場,很多原本紮根在中國廣東、福建的鞋帽服裝民企,也掀起了一股將工廠遷往越南的熱潮。中國紡織服裝企業也加快了向越南轉移的步伐。

《全球財富移民述評》(Global Wealth Migration Review 2019)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百萬富豪淨流出人數居全球首位,達到1.5萬人。還有越來越多中國富豪藉助離岸家族信託基金來轉移資產。這些豪富中間大部分是擁有上市公司的企業家。比如,融創孫宏斌、京東劉強東、阿里馬雲等。據不完全統計,從2018年底至2019年1月,就已有五名中國富豪將近2,000億元資產轉入離岸家族信託。

中國社科院余永定教授在深圳的一個主題演講「中國的金融穩定和資本外逃」裡面,列舉了15種資本外逃方式。他說,從2011年到2016年第三季度,中國輸出了1.28萬億美元的淨資本,但是這些資本並未轉化成中國的海外資產,相反,中國的海外資產減少了124億美元。這種情況可以說是中、外歷史上沒有見過的。

失業攀升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雖然外企占全國企業不足3%,但創造了近一半的對外貿易、25%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以及20%的稅收。外商企業直接就業人數超過4,500萬,加上靠著外資生存的供應商、上下游企業,粗略估計影響人數應該數以億計。

美國日前重啟關稅,外企的加速逃離不僅帶走大量資金,隨之而來的最大問題就是失業。據大陸媒體報導,2018年有超過500萬間中國企業倒閉,造成至少一千萬名員工失業。今年還將有834萬高校畢業生面臨就業壓力。

若在華外企全部撤離中國,那數千萬丟掉或找不到飯碗的百姓,是不是應該與「寧願大陸不長草,也要收回釣魚島」,「寧願中國遍地墳,也要殺光日本人」,一會兒抵制日貨、一會兒又抵制美貨,一會兒抵制韓國貨、一會兒又抵制法國貨的憤青和五毛們一起去共克時艱,吃草度日?難道靠無官不貪的黨的堅強領導,靠觀看《上甘嶺》、《英雄兒女》和抗日神劇就能畫餅充飢?這難道就是中共狂妄叫囂的所謂「不惜一切代價」?憑什麼綁架無辜的普通草民與不講誠信、腐敗透頂的中共權貴集團一起去奉「賠」到底呢?

有道是,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目前繼續在中國大陸投資,就等於給禍國殃民、十惡不赦的中共繼續輸血。一旦中共翻臉不認人,進行外匯管制,關門打狗,將血本無歸,悔之晚矣。在「驚濤駭浪」尚未來臨之前,其最佳選擇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