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中國被毀的「巴黎聖母院」知多少

 

當世界關注巴黎聖母院的火災時,大陸網友由此討論中國文物的命運。作者「量子妹」發表文章說,「當你在為全世界哭泣時,請留一滴淚給自己,因為,在中國這片古老的大地上,有N個巴黎聖母院要麼已經被摧毀,或者正在被摧毀。我們該如何守護它們?」

讓我們正視中國傳統文化的浩劫,落難的東方「巴黎聖母院」知多少!

以「革命」與「造反」之名

中國的城牆和城門之殤,已廣為人知,本篇只提一道門——位於天安門南端的「中華門」。此門建於明永樂年間,當時稱「大明門」,是北京皇城的正南門,清代改稱「大清門」。辛亥革命後,1912年改名為「中華門」。「中華門」因此是明、清、民國三朝的象徵性國門。中共執政後,為了擴建天安門廣場,於1954年決定拆除這道門。後來興建人民大會堂期間,中華門因「有礙視線」被正式拆除。

蘭州雷壇河握橋,建於明永樂間,造型雄偉奇特,建築手藝精巧,為蘭州八景之一「虹橋春漲」。握橋的建造方法很特殊,在兩岸堤壩插木,挑梁凌空對握,河中無柱,不懼水沖之患。橋身由28根朱紅大柱組成橋廊13間,廊柱下端柱頭倒掛,雕成桃形,花欄廊廈。橋頭翼亭四角飛檐,上蓋黑色琉璃瓦。

1952年,當地政府為了擴建道路決定拆橋,當時許多地方紳士出面阻攔未果。拆除時,握橋仍很堅固,木質毫無腐朽,工人用鋸鋸斷梁木,爆破襯砌的大石條,拆除下來的磚石與木構件後全部移作別用。

1958年,邯鄲彭城東閣,亦稱玉皇閣,被拆除。1960年,南昌萬壽宮被拆除。

中共建政後,將北京內城及外城的城牆拆毀殆盡。圖為北京內城東城牆南段剖面,可見夯土牆心和外包磚層。(公有領域)

文革十年,大量珍貴的古蹟和文物被毀,成為人類歷史上罕見的文化劫難。

1966年11月10日,二百多名紅衛兵,衝到山東曲阜造反,與當地造反派召開了搗毀孔廟的萬人大會。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29天內,他們掃蕩了孔府、孔廟、孔林,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燒毀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000餘座,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700多冊。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墳墓被盜掘。

河南洛陽的白馬寺,創建於東漢,是佛教傳入中國後興建的第一座寺院,白馬寺建立之後,中國的「僧院」便泛稱為「寺」。

文革期間,白馬寺內千年歷史的遼代泥塑十八羅漢、兩千年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稀世珍寶玉馬,連同其它佛像、經卷、文物都破壞,寺廟也差點被燒掉。

河南白馬寺的文物在文革期間遭到重大破壞。(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

昭覺寺規模宏大,林木蔥蘢,是成都的著名古剎,素有川西「第一禪林」之稱,在唐貞觀年間(627-649)改為佛剎,清康熙二年(1663年)重修。「文革」伊始,昭覺寺首先受到衝擊,全寺佛像和所有法器無一倖存,寺內的大雄寶殿和說法堂遭到徹底的摧毀,被夷為平地。

滄州市水月寺聞名遐邇,享譽海內外,是京、津、冀、魯的文化活動中心,擁有「天下第一關,地上無二寺」之美譽。文革期間,水月寺被毀。

湖南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屬建築遭嚴重破壞,陵墓被刨挖,內存物被搶奪一空。山西舜帝陵也被毀。倉頡廟多處石碑被毀,陵墓遭刨挖。浙江紹興會稽山的大禹廟被拆毀,大禹塑像被砸爛,頭顱齊頸部截斷,放在平板車上遊街示眾。

以「改革」與「發展」之名

文革結束了,中國走入了迅速「發展」的時代,新的文化劫難再次來襲。有人說,今天,文物毀滅速度是文革的700多倍!

2003年8月1日,西城區的察院胡同23號院被拆毀。這套清代院落曾引來中外人士的讚歎。原房主葉嘉瑩,是加拿大籍中國古典文學專家、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

葉嘉瑩曾經夢想,將舊宅改建成一所書院式的中國古典詩詞研究所,中間留下一間小屋給自己回國時住。但是,最後,她被逼放棄了房屋產權,以為祖宅已在539個保護院落之列,不會被拆。

察院胡同23號只是大批消失的四合院的一頁,她所蘊含的歷史、美麗、家族的榮光,以及許多人為了挽救她而發出的呼籲和流下的淚水,都記在了北京和中國傳統文化浩劫錄裡。

2004年12月2日,工人們正在拆除孟端胡同45號四合院、原雍正皇帝之孫果郡王府。(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建築學家、城鄉規劃學家吳良鏞指出:「為了最大限度取得土地效益,老城開發項目幾乎破壞了地面以上絕大部分的文物建築、古樹名木,抹去了無數的文化史蹟、如此無視北京歷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價值,僅僅將其當作『地皮』來處理,無異於將傳世字畫當作『紙漿』,將商周銅器當作『廢銅』來使用。」

山西晉城市澤州縣的半坡古村原有67處明清古宅。2007年,當地政府以開採煤礦為由,強制搬遷了全村居民,並強制拆除了村內古宅,儘管該村被定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清末時,成都全城有各式古橋近200座,上世紀80年代,古橋也大多尚存,但是,在隨後的二三十年間,古橋陸續被拆除,令人痛惜不已。

據媒體報導,2011年5月,遼寧省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結果顯示,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調查時,全省共有1000餘處不可移動文物消失,其中80%以上因城市建設、土地開發和生產生活等人為因素而消失。遼金元時期的護心屯遺址,2009年因城市改擴建,農村變社區消失;新石器時代的北崗子遺址,因修京瀋高速公路賣土絕跡……

2011年底,國家文物局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統計結果顯示,新發現登記不可移動文物總量為536001處,約4.4萬處不可移動文物消失。北京地區消失的不可移動文物高達969處。

2006年5月14日,重慶市巫山縣大昌古鎮因三峽蓄水將被淹沒。工人們正在拆除古鎮的建築。(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知名古都保護工作者華新民女士說過:「從北京到全中國,就這麼無情地拆呀拆呀,我們還能給孩子們留下什麼歷史文化遺產呢?」

半個多世紀前,「破四舊」的風暴摧毀了無數文物,今日,金錢推土機推倒了一座座古老的建築,夷平了一條條胡同、一個個古老的村落和街區。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是由執政黨驅動的,公然的對文化的屠戮,其中包括對人民的掠奪。為了所謂的更寬闊的道路,為了豪華寫字樓,高檔商業區,數百個城市和鄉村,毀掉了自己土地上的輝煌。為了短淺的利益和政績,為了特權階層的需要,文明的寶庫繼續被清倉,民族特有的風貌、風情、文化的積澱、藝術的傳承,大塊大塊地被侵蝕和剝離。

文物的價值何在?她們記載了一個民族成長的歷程,融匯了先賢及巧匠的智慧,也閃動著神助天工的靈秀。上蒼的賜予,令我們感受到生命長河的波動——從壯觀、典雅的處處遺蹟,我們體會著今古的連接,心生自豪、心有所屬。然而,古樸的印跡一處處消失,也帶走了部分我們共有的血脈,一點點地削弱著我們靈魂的豐滿。

歐洲大陸的一場火,應當喚起什麼樣的情感和思考呢?巴黎人跪倒哭泣的悲戚,雙手合十的虔誠,我們是否也同樣擁有?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