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07日訊】【熱點互動華為絕地反攻美加 孟晚舟脫得了身嗎?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3月6日,星期三。

上週五(3/1),加拿大司法部正式啟動對華為前CFO孟晚舟的引渡流程;今天(3/6),星期一,孟晚舟在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短暫出庭。另外一方面,華為也展開絕地反攻,孟晚舟的律師團隊對加拿大政府提出了民事訴訟。媒體報導,華為也將起訴美國政府。同時,華為展開公關戰,邀請美、加各媒體記者去華為深圳的總部參觀、採訪。

華為起訴美、加政府有多大勝算,這一系列的反擊能否幫華為挽回局面?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熱點問題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橫河、陳破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新聞短片。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孟晚舟3月1日對加拿大政府、邊境服務局和皇家騎警提出民事訴訟,稱去年12月他們以邊境例行檢查為名,將她拘留、搜查和訊問3小時,之後才告訴被捕原因,涉嫌違反她的憲法權利。

另據《紐約時報》披露,華為將於本週控告美國政府,可能指控美國政府禁止聯邦機構使用華為的產品,涉嫌不經審判就懲罰特定團體、違反美國憲法。

除了法律戰,華為上週四還啟動公關戰,在全美6大報刊,刊登了整版廣告,稱自己遭到美國政府誤解;並發信函邀請多家外媒記者參觀華為,聲稱食宿行等費用全包。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斯萬森在推特上表示,她與同事收到的參觀華為的邀請函,竟是由中共大使館發出的。

華為及孟晚舟,以美加「司法獨立」為矛進行反擊;不過矛盾的是,孟晚舟被捕後,中共抓捕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凱,至今被以國安名義,禁止律師會見,禁止親友探視。

還有網民對比:中共對外多次敦促,美加「秉持司法獨立」對待華為,但對內卻多次表示,中國「堅決不搞司法獨立」。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就此話題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破空,先請您談談。我們知道,今天孟晚舟在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出庭,短暫出庭的情況有什麼看點,下面的引渡程序會不會很漫長?

陳破空:今天,3月6日,在溫哥華法庭出庭只有17分鐘,非常短暫。檢方和辯方雙方出場,包括孟晚舟本人和她的辯護律師到場,主要是交換意見。因為加拿大司法部已經正式啟動引渡程序,接下來就要舉行聽證會,以決定是否引渡;商討出的日期是兩個月之後,5月8日正式出庭,開始引渡的聽證。

在庭上的17分鐘,我覺得孟晚舟和辯護律師這一方提出的一點未必對他們有利;他們認為精明地抓到一個策略:用川普總統的話來表明這個案子可能受到法律干涉。最早案子爆發的時候,有人問川普:「是否可以干預這個案子?」川普說:「如果是有利於中美雙方達成更大的協議或者有利於美國國家安全,也許考慮干預。」川普這句話且不說恰當不恰當、在什麼時候說的,原來替孟晚舟出主意的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說,可以引用這句話作為「政治干預」,導致麥家廉下台,他兩次失言導致他下台,解甲歸田。

這一次,孟晚舟和她的辯護律師再次提到川普的這句話,實際上把她手上那一張牌打完了,這是堵住了川普的路。川普正確不正確且不說,川普前幾天表態非常謹慎,劉鶴這一次談判之後,有人又問到這個問題,華為和孟晚舟,川普謹慎表示:「關於這一點,我需要跟司法高層商量之後看看怎麼決定。」他就很謹慎了,要跟司法部、法律系統的人商量,看有什麼可以做的。

但是孟晚舟的律師把這張牌打了出來,就意味著川普不要打這張牌了。川普如果真那麼做,我們先不說正不正常,這麼做是有利於孟晚舟的,但是孟晚舟卻把川普的話倒過來理解,就把別人的好心辦成了壞事,結果倒過來說這是理由──有政治干預。也就把川普的好意給堵了回去。那麼在孟晚舟這件事情上,她要通過所謂政治力的干預、通過總統所管的司法部程序解放她的路就給堵死了。我認為這反而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打錯了一張牌,把活牌打成了死牌。

主持人:是,反正我們看到最近華為用了一系列的司法牌。我們先說一說華為對加拿大的起訴,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看它提出的理由,新聞中提到,華為、孟晚舟團隊起訴加拿大政府是民事訴訟。當然我們不是專家,從常理來分析,您覺得起訴的理由站不站得住腳?

橫河:我覺得這理由是站不住腳的。首先孟晚舟既不是加拿大公民,也不是加拿大永久居民,她是外國人、過境,過境的時候在進入海關之前進行例行檢查。她也說了是以例行檢查為名。如果不以此為名,實際的例行檢查能不能有3小時?肯定有。

邊境檢查對待邊境入境的非本國公民或者非永久居民,要求是不一樣的,沒有人抱怨;經常攔截,攔截下來如果查到這個人有毒品,那販毒肯定要查。但是在確認這個人有毒品之前……

主持人:或者確認他身分之前。

橫河:確認身分和毒品之前,這個人不是被無故拘留了嗎?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在海關,有關於國家安全和邊境的問題上這是正常現象,沒有人能抗議。現在不是美國提出對於入境的很多人包括中國學生在內,手機的社交媒體要查看,那不也是剝奪公民權?首先你不是公民;第二,你現在是在入境。所以檢查是正常的。即使在美國國內這也是正常的,有攔截和搜身(stop and frisk),紐約爭議很大的。

主持人:就是警察有權盤查。

橫河:作為美國公民在國內有嫌疑的時候,警察也可以把他攔下來搜身。這是1968年美國的一條法律,最高法院判的;之前,是不能這樣做的;之後,就可以這樣做了。所以從社會安全、國家安全都有可能。

第二,這一段時間我認為很可能就是驗證她的身分。中國人的名字英文拼音字母和原文,可能美國送過來的不一定是同一種文字。

主持人:可能她還有多本護照,不同的名字。

橫河:如果用英文會有多種重複,重名的太多。所以一定要核實這個人是不是她,然後才能宣布逮捕她,這也是過程。任何法庭大概都不可能案例判了以後,將來等於是把自己國家的海關大門打開給任何人;可能做不到。所以我不覺得她起訴很有道理,不管是起訴加拿大邊境海關還是加拿大騎警、還是加拿大政府。

再一個,民事訴訟和美國引渡其實沒有關係。這一起引渡案,加拿大只是答應一項要求,所以並不存在這個問題;即使這場官司她能夠打贏,也不能夠解決引渡的問題。引渡是加拿大和美國政府之間的關係,她打官司是在海關,不會是因為在海關被審查了3小時不合法、不符合加拿大法律,引渡就不成立,做不到這一點。民事訴訟最多給她一點補償而已。

再講,更可笑的就是,她可以在自己的豪宅裡面住著。她才3個小時,她就要起訴了;那兩個加拿大人被關在中國3個月才提出罪名來,3個月沒有罪名,先抓,抓了以後關3個月,一直到現在孟晚舟引渡開始程序了,然後開始給出他們的罪名:涉及國家情報、國家安全,所以要把他們抓起來。整整3個月時間。

這兩件事一比較就很可笑,她怎麼能想出這樣來起訴、來爭取加拿大憲法沒給她的權利?!

主持人:而且談不上剝奪她的權利。您提到這個我覺得挺有意思。破空,這件事情,很多人提到是「雙重標準」。好像方方面面都存在雙重標準,剛才橫河先生也談到。您怎麼看這中間?

陳破空:我首先補充一下,她提起訴是在證明加拿大也好、美國也好是民主法治的國家。因為是在民主法治國家,當然可以有任何起訴,一個人摔了一跤也可以去告政府市政沒搞好;一個人應聘失敗,他控告對方歧視。隨便都可以告,說得好聽叫做「濫用法治」,說得不好聽叫「耍無賴」。

她的目的是什麼呢?第一,是拖延戰術。她要民事訴訟而且要賠償,證明是拖延戰術。另外,民事訴訟和賠償證明了加拿大的做法、其他做法是正確的。她本身是有罪的,她沒有說是自己在無罪的情況下怎麼怎麼樣,她說的只是民事訴訟、賠償,她沒有說是引渡或者罪行不成立,沒說這個,反而是含蓄地成立。

至於說到雙重標準,的確是這樣,剛才橫河舉了加拿大的兩個人,康明凱和斯帕弗正在中國被羈押,開始時罪名都不詳,說是「危害國家安全」;現在的罪名說是「刺探和獲取情報」,但是也不詳。

孟晚舟提到所謂「憲法權利」,我查了一下,1982年加拿大進一步對憲法權利作解釋,其中第三款就提到不能任意拘捕和扣押;人被拘留之後要即時通知律師和家屬,另外要保障他公開審理和出庭。後面這些孟晚舟全部都被保證了。

反過來看在中國被捕的加拿大公民,沒有被保障一項,只有領事每月可以探視一次,不准見律師,不准見家屬,甚至被關在哪裡外界不得而知,什麼罪名一直不知道,被長時間審訊,日夜審訊,進行精神折磨、精神酷刑。所以孟晚舟反訴加拿大是努力證明加拿大比中國好,在努力證明加拿大是民主和法治國家,在努力證明中國不是。

所以大家就越來越明白了,讓全世界看到、對照,實際上她起的作用是讓全世界來對照,孟晚舟在加拿大守秘密,住在豪宅裡被保釋、被公開開庭有律師,而且律師不是華人、不是中國人,是加拿大人、是白人在幫她辯護。她絕對看不起中國人、絕對看不起華人律師,根本對他們不屑一顧,雖然有些親共的華人好像在替她鼓與呼。

在中國那邊根本連律師都沒有。加拿大一名所謂涉嫌毒品犯罪的謝倫伯格,有兩個中國律師給他辯護,連中國律師都說那些罪名根本不成立、法庭的程序完全不合法,新補充的證據根本就沒有。律師都這樣說了;當局就下令這麼判了!也就是說,孟晚舟告訴全世界:你們來看啊,加拿大多麼的法治、多麼的民主,給我公開審理、給我保釋、給我人身保證。你看我出庭面帶微笑,我穿著體面,我對著鏡頭都是笑容。你看你們加拿大的公民在中國被抓了,一入獄還能去哪呢?你們看看中國有多黑暗;你看看加拿大有多光明!

所以這恐怕會鼓動移民潮,我估計更多的中國人會洶湧澎湃向加拿大移民,說,加拿大真是一個天堂,這不得了。

主持人:是,在中國的加拿大人還沒有辦法在鏡頭前出現。另外談到雙重標準,我覺得很有意思,橫河先生,有人調侃中共駐加拿大的大使館:「這個案件的審判結果,體現了加拿大的司法獨立:是不是有真的司法獨立。」中共高層像習近平、周強都曾經說過,絕對不能司法獨立。「中共駐加拿大的大使館怎麼這麼沒有『看齊意識』」?您覺得這是不是也是雙重標準?

 

橫河:雙重標準是毫無疑問的。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她會充分利用加拿大或者美國的司法體系鑽空子。任何一個國家在制定法律的時候,再全面、再細緻、再參考歷史,沒有人碰到過像中共這樣的無賴;所以一定會有一些被鑽空子的地方。將來西方人可能會更警覺,有助於加拿大和美國把法律條文規定得再細一點。

起訴時特別談到《美國憲法》,《美國憲法》在建立的時候,絕對沒有想到有一個外國政府會到這裡來蹭這個權利,人家肯定沒有想到,所以不會在條款裡面這麼清楚地把外國政府給排除出去。是這個問題。加拿大也同樣的問題。

中共充分利用這一點說明一個問題,中共當局不是不知道人家司法獨立的好處,它不是不知道司法獨立是怎麼回事,所以它非要說中國是另外一套,是依法治國,事實上它也知道它這一套東西沒有人家的合理,但是好用,對它自己的統治很好用。

如果反過來,兩名加拿大人直接了當起訴中國政府,中國政府就沒有辦法,因為馬上就有律師來辯護。現在加拿大所有事都是公開的;中共所有事都是黑箱,中共不能夠公開,它只要一公開,沒有一個案子它能贏;肯定輸,而且讓全世界都看到。所以它不能公開,這樣的話,它不僅把雙重標準運用得這麼嫻熟,而且把雙重標準通過這兩個案子公布給全世界,讓大家看到它的雙重標準是怎麼回事、它的依法治國是怎麼回事。它當然也不在乎,實際上它也就是為了讓別人看,人家說這是高級黑,它實際上是高級至黑。

主持人:說到華為起訴美國政府,問一下破空。華為起訴美國政府禁用華為產品是違憲。這個帽子很大,您怎麼看華為的起訴?

陳破空:我想補充一下剛才講的中共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有人說中間那個沙字有另外的寫法,「撒」,撒潑打滾),他曾經在加拿大《環球郵報》兩次發表文章,解說中國政府立場關於華為和孟晚舟,利用加拿大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還舉行記者會;現在他又利用加拿大的司法獨立,他這一次說話非常明確:這個案件最後審理結果,是檢驗加拿大司法獨立的試金石,我們將拭目以待。也就是「司法獨立」是正面詞,而且要檢驗司法獨立的試金石,要拭目以待。他就把中共的最高黨和國家領導人給「啪!啪!」打了幾個耳光。

首先是在兩會召開前的2月中旬,中共的最高黨和國家領導人專門發布講話,全國學習,明確提出拒絕憲政、拒絕司法獨立、拒絕三權分立。明確拒絕、不提,這是一個。而且他打臉打得最狠的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周強專門在中共的黨媒上發表一篇言論,題目就叫「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亮劍」,而且還有「西方」兩字,如果他寫的是「向司法獨立亮劍」還倒罷了;「向西方司法獨立亮劍」!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就專門要去肯定「西方」司法獨立,還說是試金石、檢驗司法獨立兌不兌現。但是周強說「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亮劍」,說明雙方自相矛盾。我覺得中國駐加拿大大使可能最後要叛逃,因為他這些話已經可以說是完全違背了黨、國家最高領導人和領導層的說法,完全是唱對台戲、唱反調,那就叫做「妄議中央」,有可能最後他沒辦法只能選擇做一個加拿大人而不是中國人,就地潛逃、就地活埋等等。

回頭來說華為起訴美國,華為公司在德克薩斯州有所謂的總部,由這個部門來起訴美國。因為美國在去年5月份,軍方首先禁止使用華為的產品;8月份,川普政府發布,禁止聯邦政府使用華為的產品。就這一點,要用美國的《憲法》來起訴對華為的產品不公平。這一說出來之後,我先不說別的,先不說它的起訴成不成立;中國的網友沸騰了,中國網友這一下開了先河,說,現在看美國的谷歌、推特、YouTube、維基還有微軟等各公司都可以起訴中國政府限制美國的公司進入中國,不僅不被中國政府所使用,而且不准中國人民使用,這不僅是對世貿組織規則的明確違反,而且是對整個國際法的任何條款的違反。

一下子激起了起訴大潮讓全世界注意,華為開始起訴政府了。請問美國的這些公司是不是大規模的起訴中國政府了?所以這是對美國公司巨大的啟發。

主持人:您怎麼看華為起訴?

橫河:剛才陳破空講起訴美國政府,你也講起訴美國政府,其實華為起訴的不是美國政府;事情最可笑的就在這個地方,它起訴的是美國國會、立法機構。美國國會去年年底通過的《2019年國防預算撥款法》,撥款法裡面就把不能用華為和中興產品寫進去了。現在還沒有看到起訴書,根據知道內情的人說,這項立法違反《憲法》當中的一條,不能夠在沒有定罪的情況下對它進行制裁。

主持人:就是針對個人或公司。

橫河:我去查一下《美國憲法》其實沒有這句話,《美國憲法》的立法就在第一章裡面立法的第9款還是第10款有一個字attainder(剝奪、褫奪),不能為attainder立法,是規定的。原來是什麼意思呢?不能夠對死刑、叛國或其他聯邦重罪的犯人判了死刑以後沒收他的土地、剝奪他的公民權利,不能再褫奪終身公民權利之類,就是不能剝奪他的這些權利,如果要剝奪權利或者剝奪他的土地這種法律不能立。

我就不知道《美國憲法》怎麼會變成「沒有定罪之前」,實際上它講的是判了死刑的人的家產和他的權利不能夠被剝奪,就是不能立那樣的法。

後來大概發展過來,就有人可能用來辯護過類似案子,發展起來,它實際上不是定罪的問題;不能對個人或是公司在沒有定罪的情況下就立法。這個我覺得爭論的話特別有意思的是,它等於是什麼呢?是說國會立法是違憲的,所以要有一個外國的、來自一個絕對獨裁、沒有憲政、沒有法律、沒有司法意識的一個政權,它手下的一家公司來捍衛《美國憲法》精神。

主持人:對,沒錯,說白了、說到底是這樣。像您剛才說的,法律上有很多漏洞它要想去鑽,它高薪聘請的律師可能是可以鑽,現在我覺得最關鍵的是,華為為什麼要這樣做,起訴美國政府對它有什麼好處,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橫河:華為作為一家公司,如果它真的是一家公司的話,這是沒有任何好處的。沒有一家公司會一邊做公關,想去討好大家;一邊又把人家三權分立的兩個分支一起得罪、一起當被告去告了,告了國會又告行政當局,去幹這種事情;沒有一家真正私人公司會幹這種事情。因為人家現在還沒有侵犯到你的權利;人家停止採購你的東西,你也不值得就跟他鬧翻掉。因為鬧翻掉的過程當中,實際上是演給別人看的,其他的國家會看到,你怎麼這麼不講理呢!

為什麼這麼不講理,是不是你真的有什麼問題?人家會這樣想,人家就會調查,而且隨著民意越來越傾向於懷疑華為,因為它的做法很奇怪嘛!這樣的話每個國家的政府都會受到相應的壓力,不能夠隨便接觸華為。但是你要換個角度來看,從中共的立場來看,這個起訴就比較有道理了,因為中共現在有幾條線是對外擴張得很厲害的,一個是南海,一個是一帶一路,還有一個就是華為的全球布局,這是它對外擴張很重要的手段,是不能夠輕易放棄的。

因為互相之間有連帶關係,如果在某一個陣線、某一個戰線潰敗,可能會影響其他戰線,而且影響到軍心。從中共的角度來說,這個仗是非打不可,因此更說明這件事情,而且這件事情中共現在是公開出頭了,包括邀請外國記者、大使館出頭。這件事情從華為的利益角度來看是想不通的,但是從中共的利益角度來看,就能想通這場官司為什麼要打。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這可以說是絕地反擊,我想誰都沒想到它會起訴美國政府,但是有可能性;《紐約時報》報導。

陳破空:華為公司起訴美國政府它有一個重大的政治風險,這個政治風險就是將華為事件、孟晚舟事件可能引向中美制度對決層面。為什麼呢?因為它在證明美國的法律是良法,而中國那邊是惡法,中共就勢必出台更多的惡法;美國的良法是根據民意代表所制定,那麼良法是保存的。

中國的惡法會引起世界注意,為什麼呢?美國的公司或者國際公司無法在中國起訴,基本上沒有希望,就算起訴也沒有希望,多數是敗訴,不可能成功。你去狀告中國政府、狀告中國立法機構、狀告中國的公司,很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光公司狀告福建的晉華公司,因為晉華公司竊取美國美光公司的半導體技術絕密,結果由中國的法庭判決之後,判美國美光公司敗訴,而且還賠償。川普政府一怒之下,下令禁止向中國所謂晉華公司輸出半導體,結果晉華公司、受中共支持57億美元的公司,一夜之間就停擺了。

華為公司起訴美國政府也好、美國各機構也好,將會讓全世界看到最終中美之間的問題,不僅僅是表面上的間諜戰、貿易衝突、經濟問題,最終是制度對決。中共極力想避免制度對決。這一次中美談判,除了表面上的購買之外還有結構性改革。結構性改革川普政府本來保留了一手,沒有提到中共在互聯網方面限制美國公司、在高科技互聯網的通訊限制,違背世界貿易組織承諾,還保守沒提出來,但是華為這樣搞,有可能會提出來。

因為讓美國清楚感覺到:這還得了了,讓英國、歐洲、所有的民主國家看到,跟中國對決完全是吃虧,你不提制度問題,那我們的案子在中國要提不出來,而且敗訴;而美國的法律不僅保障美國公司和公民可以得到公正和公平,還保證外國公司和公民得到公正和公平,這樣下去的話,那就是專制制度有巨大的優勢,人類文明不是面臨毀滅嗎?再發展10年、半個世紀,那就是中國的紅色帝國吞併全球,因為它不斷出台惡法,讓你無法在它那裡取得任何公道和正義。

所以華為公司最大的威脅就是把中共一黨專政的所有惡法、所有制度的弊端、對人類社會的巨大威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想,最終的目標指向就是解決中共一黨專政問題,這可能是華為作出的巨大貢獻。

主持人:它把問題更暴露在世界面前。剛才橫河先生提到華為邀請美國記者,您提到華為起訴的背後其實可以看到中共的影子,華為現在展開公關戰邀請美國記者,確實有美國記者曬出邀請函,說是中共使館發給他的。不過也有人說,其實這種舉動也不一定那麼不尋常,政府為公司站台,過去在其他國家或者其他情況下也是有,不一定說明它跟政府或者政權的關係有多深。您怎麼看呢?

橫河:我不知道其他國家有沒有,美國肯定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美國要有的話,政府不會出面為哪一家公司站台,往往是要制定法律。這就是為什麼以前中共能夠隨便欺負美國公司,就是因為美國公司都是以一家公司來對中共整個國家機器,這麼強大的力量一家公司抵抗不了,最厲害的一次美國政府也沒出面,就是要微軟交出原始代碼,結果微軟組織了大概十幾家美國公司聯合起來抗議,那一次中共放棄了。微軟也只能組織其他公司,不會由政府出面。

另外,記者邀請函沒有必要讓中共出面,華為現在正想盡一切辦法和中共政府脫開關係:第一,它沒有要求開後門,也沒有要求刺探情報;第二,就是要求了我也不會執行。如果政府都幫你出面發邀請函,那你不是把自己原來講過的話就給否定了?你又不是不能發!我看網上還有人替它辯護:華為在美國的總部都關了。華為總部沒有關,華為只有在聖地牙哥的辦公室被FBI查了。

主持人:而且也沒有關。

橫河:也沒有關。就是全部關掉了,影響你發e-mail、影響你發邀請函了?

主持人:它從深圳就可以發。

橫河:對,你從哪裡都可以發,你為什麼要大使館發呢?這個就很成問題!當然我覺得也不見得它這件事情有什麼陰謀,很可能是他們已經習慣用這樣的思維了,反正它就是中共、就是國企、軍企或者怎麼樣,長期以來就是大使館替它站台的。大使館也沒有想到、華為也沒有想到是不能走這一步的,可能大家都沒有想到。所以有人就說,可能是腦袋灌水了。

實際上是什麼呢?是中共在各行各業、各個領域都是這麼操作的,因此總有露餡的地方,它不可能都防,因為所有的都是這樣做,然後它要把所有的都掩蓋起來,用一套假的東西,就像一家公司做假帳一樣的,兩套帳,兩套帳還是在財會方面,如果一家公司在所有的領域都要作出兩套形象來,是很困難的。

主持人:總有露餡的時候。

橫河:出錯的時候總是有的!我覺得這可能就是一個出錯的時候。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關於這件事情有三個看點。華為公司向全世界的主流媒體發出邀請,讓他們到華為公司在深圳的總部去參觀,以顯示它的安全如何,這裡面有三個看點,第一個看點,邀請函由中國大使館發出。華為公司一直擺脫跟中國政府有任何關係,實際上反過來證明了它跟中國政府的關係。而且不僅如此,這個行為本身不是華為單獨發出來;就是中國政府的策劃,只不過是由華為公司出面來做的這麼一件事情,整個是中國政府的行為。證明了這一點。

第二點,他們邀請世界各國記者去深圳華為總部,提供來回機票、提供住宿,所有的費用全部由華為公司承擔。然後美國和加拿大的主流媒體和記者都表示,這不符合我們自己的規範、我們媒體作業的規範。這恰恰又證明了中共的腐敗文化,從中共政府到華為公司一直在用腐敗的手段在全世界推銷他們的所謂,像原來邀請澳大利亞的政界這個部長那個部長,去深圳就是這樣,包吃包住、還有豪華旅遊、商務艙,就是一個腐敗一個賄賂文化,這恰恰又證明了華為公司在推行腐敗和賄賂文化,這又是一個證明。

第三個看點就是,當他們邀請世界各國的記者去華為的時候,中國政府卻對加拿大兩名公民做出報復,說康明凱跟司帕弗刺探情報;然後這邊美加記者在交換信息開玩笑說,唉唷!那可不敢去,一去就是間諜,一去了就不見了,一去了就失蹤了,一去就成了人質了,能不能回來都是一個問題呢!所以現在已經失去了國際信譽了。

而且我順便提康明凱和司帕弗現在公開提出指控,說搜取信息的時候,中共犯了幾個,不要說表面上理由成不成立,它是完全暴露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因為首先,國際危機組織,人家全世界的目的是什麼?就是防範地區危機,為了世界和平。康明凱去,當然你要搜尋基本信息才能做研究工作嘛,沒有信息到時候你就亂說話,就說人家沒有根據說話,人家蒐集信息又說人家刺探情報,實際上是對世界和平的威脅,就說國際危機組織你不應該工作,你不應該防範地區危機,所以中共就直接對世界和平開刀了。

而且康明凱和司帕弗這個案件還涉及到中共內部,他們把那個刪了,康明凱會見中國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也會見了全國政協外事副主任韓方明,結果中共把這些連結都刪了。就是說這內部的官員是不是裡通外國,是不是有叛國罪?也提供了什麼情報,那是不是逮捕了,或者已經被逮捕了?

而且這裡還涉及到胡舒立,財新的總編,還有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王緝思,這都是高層的紅人。比如胡舒立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紅人,胡舒立他們也在國際危機組織當理事,現在中共是直接反國際危機組織,是不是胡舒立和王緝思也要被逮捕、法辦,說裡通外國、出賣情報等等?

所以這些事情他們根本不能自圓其說,而最終指向是,中共認為自己的存在,為了政權的安穩不惜威脅整個世界和平,從這個案件就說明了這個問題。

主持人:二位是解讀很多東西出來。那我們現在很快讀一下,現場有一個觀眾的發言,是YouTube觀眾發言,這位觀眾說:以美加的法律體系來說,在邊境與在內陸的權利是完全不同的,民事起訴是完全無理,送律師費而已。

對,所以我想問一下橫河先生,我覺得很關鍵的就是說,華為現在發起全面的反攻,不管是司法、輿論、公關、造勢,您覺得它能夠起到什麼樣的效果?因為現在外界對於華為的擔憂都集中在它和中共政權的關係,以及對於國家安全造成什麼風險上,您覺得它這一系列反擊能夠幫助這些國家解除或者緩解這些擔心嗎?

橫河:它肯定是加重別人的擔心,這是沒問題的,因為它這個反擊有兩部分,一部分是攻的、一部分是防的,你像判加拿大人,就是起訴他們,這些都屬於進攻型的,起訴美國政府、加拿大政府,這屬於進攻型的;防衛型的就是邀請記者,這類屬於防衛型的。但是不管是防衛型進攻的還是型的,它都實際上做了一件中共其實也不想做、華為也不想做的事情,就是把它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和它很多黑幕給揭出來了,很多別人一直懷疑的東西就證實了。

但是怎麼會這樣子?它的目的肯定是要改變它現在的處境,但是實際上起到的效果,就是對它現在的處境起到很壞的作用,因為它唯一能夠可以起到的作用是威脅別人,就是其他的國家在你們還沒有做出選擇的時候,你們就要看看,如果你們將來不選我的話,你們就要被告。哪有這種道理?美國政府是你的客戶,你的潛在客戶,哪有這種事情,你不買我的產品我就告你!它告美國國會是捍衛美國憲法;告美國政府是對潛在的客戶進行威脅,你不買我就告你!

所以這一來的話你看,這種負的公關,別人要花多少時間、策劃多少陰謀都做不到把你的名譽毀成這個樣子,它自己這一弄,以前總是說帝國主義想要造謠、想要汙衊,再造謠再編都沒有這個效果好,所以它不會達到任何作用。西方國家他肯定要考慮一下,它很多大的客戶肯定要考慮一下,將來萬一它跟我一翻臉,又來告我怎麼辦?人家也會想的。

主持人:對,破空先生您怎麼看,它到底能達到什麼樣的效果呢?

陳破空:最突出的效果是什麼呢?你看它的行為是一個整體的規劃,在加拿大,孟晚舟是起訴加拿大政府;在美國,華為要起訴美國政府;而那邊幫發邀請的是中共大使館;再一個,中共對加拿大還採取一個動作,就是政治問題經濟化、經濟問題政治化,它限制加拿大一家油菜籽公司銷往中國的出口許可證。

就說明中共是一個整體戰略,所有這些手段都是,從中國政府到華為到孟晚舟是一條線,中國政府要反覆證明孟晚舟、華為跟中國政府就是一條線。而華為還使勁的辯駁跟中國政府沒關係,使勁的辯駁和世界上的事情沒關係,甚至還想跟孟晚舟本身個人的案件要脫鉤,到孟晚舟的事情的時候,華為還低調發表聲明說,希望得到司法的公正審理,並不是說它是與否、對與錯,不說有罪沒罪。

但這次的組合拳一打出來以後,讓全世界只能夠看到這是一體的,這是一個整體的戰略,讓全世界認定,現在有的國家還在猶豫,你不要猶豫了,因為中國政府已經出來挺華為、挺孟晚舟,很清楚了,你不要猶豫什麼不是國家行為,是公司行為,沒有安全問題,這巨大的安全問題!

一黨專政不僅對中國13億人構成威脅,華為幫它監控13億人民,很清楚,中國政府要幫華為監控整個世界,打開整個世界的國門,而且是強買強賣的流氓手段。所謂強買就是,橫河說了,它原來威脅加拿大,如果加拿大停止對華為的5G合作就要起訴加拿大;對美國也是威脅,現在你不用我的,我就要告你、起訴你。

還有一個強買,美國對你中興,不讓你買芯片,那不得了,跳腳;現在又說要對華為限制,他們也跳腳,說國會要通過禁止華為賣美國產品。中國網友說華為確實有愛國之「芯」,怎麼愛國之「芯」?這個芯是草字頭,下面一個心。是愛哪個國?是愛美國、中國很難說,表面上好像愛中國之心,實際上是愛美國之「芯」,愛美國的芯片,沒有美國的芯片,華為一天都活不下去的,所以這就是它的愛國「芯」。

主持人:對,所以實際上我覺得華為這個公關,像二位剛才談到了,可能沒有辦法撇清它和中共政府的關係。但現在確實不少歐洲國家其實它們還在猶豫中,所以橫河先生您覺得華為這一切攻勢,會不會對歐洲國家還是起一些作用,至少一些歐洲國家說你美國沒有拿出證據,你沒有證據說華為有後門,你也沒有證據說華為一定會聽中共的來監視我們的數據,所以您覺得華為這個公關對於歐洲國家會不會有作用呢?

橫河:公關對歐洲國家我覺得沒有什麼作用,因為歐洲國家其實並不是不了解這種情況,你像最近開兩會,中國4G就變成了2G,網絡速度一下就降了一半,那麼也就是說中國內部的網絡,實際上就兩家嘛,中興和華為,其它的都是邊邊角角,就是沾一點光嘛。如果它能夠這樣隨意的控制中國網絡系統速度的話,那麼它不限的國家要控制5G的速度,要它關鍵時候降下來是很容易做到的,確實威脅國家安全。

那麼美國是最清楚,在所有西方國家最清醒而且最早提出這個問題的國家,其他的國家政府未必不知道,因為已經有很多東西,從常識來說,其實大家都知道的,這就是在綏靖政策上還是沒有能夠,就是由於自己的利益,或者是個人利益,你像英國一個前情報官,其實就是一個個人利益,個人利益的關係,他實際上是故意視而不見。

但是華為這套做法,我覺得是在幫自己的倒忙,或者中共這套做法在幫華為的倒忙,這倒使得其它還沒有決定的國家更有可能性是拋棄華為的5G,而不是說更容易接受華為的5G。

主持人:您怎麼看?

陳破空:剛剛提到證據的時候,不是沒有證據,是有證據而且是充分的證據,今天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夫·雷就發表了言論,說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起訴23項罪,在東部法院是13項、在西部法院是10項,是實實在在的犯罪行為,跟政治無關、跟貿易無關、跟經濟無關。而且他說,就像很簡單,華為盜竊T-mobile公司的機器人或者機器人手臂,是明確的有人證、物證;還有華為公司和包括孟晚舟所犯的電信欺詐、銀行欺詐、妨害司法,是實實在在的犯罪。所以他就指出說沒有任何關係,甚至暗示了任何政治干預。

主持人:包括王偉晶。

陳破空:王偉晶,中共已經不管了,馬上承認了嘛,華為也不管。所以他說是實實在在的犯罪,而且他暗示了,你願意和不願意、任何的干預都無效,甚至包括總統的干預都無效。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那麼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這也是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