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02日訊】【熱點互動】川金會無果而終 川習會命運如何?

第二次美朝峰會無果而終,外界對於破局的原因有種種不同的解釋。不過都普遍認為,這次川金會的結果對接下來的中美貿易談判和可能的川習會會有很大的影響。川普本人也表示,如果他不能得到讓他滿意的協議,他也會對於中國隨時走開。那麼,為什麼這次川金會意外擱淺,川金會的結果對於川習會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在三月底之前,中美有多大的可能能夠達成一個貿易協議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3月1日星期五。

第二次美朝峰會無果而終,外界對於破局的原因有種種不同的解釋,不過都普遍認為,這次川金會的結果對於接下來的中美貿易談判和可能的川習會,會有很大的影響。川普本人也表示,如果他不能得到讓他滿意的協議,他也會對於中國隨時走開。

那麼,為什麼這次川金會意外擱淺?川金會的結果對於川習會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在3月底之前,中美有多大的可能能夠達成一個貿易協議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就這個這些熱點的問題來做一些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網絡雜誌《縱覽中國》的主編,陳奎德先生,陳奎德先生您好。

陳奎德:妳好,各位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還是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川金會28日進入第二天,川普(特朗普)與金正恩9點舉行了一對一會談,9點45分舉行擴大會談,當時雙方面帶笑容,短暫會見記者。
但中午時分,白宮突然宣布,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取消原訂的工作午餐與下午的簽約儀式。

蓬佩奧:「我們要求(金正恩)做更多,他還沒有準備好。」

下午2點,美方單獨召開記者會。川普表示,雙方分歧主要在於,金正恩希望以拆除寧邊核設施來換取美國撤銷制裁;但美國認為,只拆除寧邊核設施遠遠不夠,因為美國發現,朝鮮還有其它不為人知的核設施。

川普:「他們願意按我們的要求大範圍棄核,但我們不能取消所有制裁。」

記者:「他們願意放棄寧邊核設施,而你要求的更多?」

川普:「是的,我們要求的更多。因為我們發現了一個你們從未討論過的設施。」

美方表示,美朝存在分歧,但談判沒有破裂,雙方將繼續接觸。

川普表示,如果朝鮮棄核,美日韓中都會幫助朝鮮發展經濟;他對朝鮮無核化的前景表示樂觀;只要朝鮮不繼續進行核導實驗,他可以保持耐心。

川普還表示,目前沒有舉行第三次川金會的計劃,不會考慮加重制裁,也暫時不會恢復美韓大型聯合軍演。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唐靖遠先生,我想第一個問題先問問您,我們看到這次的川金會其實在之前,不管從他們兩個人的言語、姿態,還有整體的造勢來講,大家都覺得好像這個協議是非常非常有可能達成的;結果突然之間發生這樣一個逆轉。您能不能跟我們談一下,在您看來,到底這中間可能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這樣一個談判意外擱淺呢?

唐靖遠:我們都知道一般來說,這種高端的雙方政府首腦的峰會,都會在事先其實已經有各個級別的官員進行非常充分的溝通,就是說協議其實已經基本上是寫好了,首腦見面只不過是完成一個儀式而已。

但是這次川金會的突然破局,我覺得確實出人意料的,我覺得可能只有兩種情況可以來解釋。第一種情況就是,其實川普對金正恩的情況、立場,他事先已經知道的,只不過他抱有一種希望,想要通過當面的交流去說服金正恩,改變他的立場,所以他還是去了越南。但是這種說服、這種勸說沒有成功。這是一種可能。

第二種情況,在雙方談判的過程中可能出現了其中有出爾反爾的情況,或者是出現了計劃外的一種新情況,然後雙方無法能夠達成一致,最後就只能是不歡而散。

就我個人來看,我傾向於第二種情況的可能性更高。因為川普自己在接觸以後,川普自己談到一個重要的細節,就是他當時有當面指出來,朝鮮除了寧邊核設施以外,他還有其它的核設施,所以當時在場的所有朝鮮人員都表現出一種驚訝的神色,他自己這麼說的。

那麼這個細節它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就是說明金正恩其實是一直存心在耍詐,他想要通過這種狡兔三窟,只是交出其中的一窟來換取美國結束制裁,這個其實是一個手腕。川普發現了這個情況,而且他不接受這種情況。

主持人:好的,我們也請陳奎德先生來分析一下。陳先生,一個是您怎麼看川普可以說是中途退場的舉動?另外一個,您覺得這樣一個意外的逆轉可能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陳奎德:我基本上覺得主導性的方面還是川普的決定,也就是說最後破局,當然川普要趕到越南河內去開這個會,早就是定好的局,一定是,我根本就是要弄他一把去的,當然不是這樣一個情況。但是這一點我同意剛才唐靖遠先生說的,他主要是面臨著國內、國際,特別是國內的巨大的壓力,還有2020大選的巨大壓力,他要做出一些成績來,包括過去做的,希望能夠拿得出來說得過去的、展現得出來的一個政績,所以還是去了。

但是他基本上覺得,我覺得他抱的希望並不是太大,雖然希望能夠在會議上是不是金正恩能夠再進一步的讓幾步,他也知道不可能完全去核,他也是個現實主義者,但是他發現去了以後金正恩基本上恐怕和過去一以貫之的,包括中國過去的影響,要分階段,老調了,也就是說要我退一點、你要退一點,他還要川普把所有的經濟制裁全取消,川普當然不幹!

川普從開始談判的時候就反覆強調,他可以walk away,他走本身就是終結談判,在談判中途不行的時候就走,它本身就是一個談判的手段,川普談判的手段。其他的人不一定是像這樣,或者不把這個事情看得這麼……好像是隨時都可以採取的策略;但是他是反覆強調的,如果不行,我走就是。這和他長期進行商業談判有關係。

大家知道我們在討價還價,和對方討價還價,在進行商業談判的時候,比較強有力的一方,或者雖然雙方都希望達成協議,雙方都希望能夠達成一個大家接受的價格,但是我對這個協議的要求沒有你對這個協議的渴求高,我最後一步就是不行我不要了,我走,我走就是了,我不買了。差不多在這個情況下,賣方的立場馬上會軟下來一點,這從來都是如此的。

而且確實事實上我上次在,前不久川金會還沒有正式開會的時候,正好有個採訪,我就說這個談判沒有太大的意義,基本上就是個泡沫。最主要的就是說你想不出個道理來,川普為什麼跑這麼遠,一定要去搞這次,而且如果是沒有已經敲得非常清楚的協定才跑過去,他當然是,一個是剛才說的有存僥倖心理。

另外一個,他確實是通過這個行動,包括向金、同時恐怕也向中國表示,我是可以主動的掌握全場的,我是可以操控整個局面的,我不是說好像你們通過拖延、通過各種各樣的來耍我,我就一步一步地入你的圈套。

因為各界都批評川普對華、對北朝鮮,總之對敵人太軟,讓得太多!最近一段時間讓得太多,包括這次談判之前也是,民主黨也好,包括共和黨裡面的很多人、建制派都是,怕他對北朝鮮讓步太多。所以基本上他這次一下子說不談了,國內幾乎大部分是歡聲一片,都覺得是對的。所以這就看出了實際上大家基本上知道是這個樣子,朝鮮方面大體上會怎麼耍,他們基本上肯定是不會去核的;但是他會退到哪一步,等等等等,大家差不多有個共識。

所以川普想去得個僥倖,結果沒有得到,很快地很迅速地就馬上走人,所以主動的方面掌握在川普方面,而不是掌握在金正恩方面。很多人認為,金正恩經過很多事情之後,非常的狡猾、非常的聰明,他把大國玩弄於股掌之間,那是他處的地位,當然兩邊的大國都要哄著他,但是他還沒有到這個地步可以操控大國來玩弄的地步。

主持人:好的,其實剛才陳先生談到金正恩,很多人說他很狡猾,我也看到有的人說,其實很多時候可能民主國家領導人不一定知道獨裁國家領導人他那個心態。那麼在之前我看到,川普在去之前美媒就有分析說,從第一次美朝峰會到現在,金正恩已經成為一個比較精明的談判者。所以唐靖遠先生,您覺得在這裡,川普有沒有可能有一點低估了他的談判對手的這樣一個因素呢?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金正恩毫無疑問肯定是一個非常精明的人,但是他這種精明我覺得透露出來的是一種小聰明的精明。為什麼這麼說呢?我覺得有兩個方面可以反映出來,第一個就是關於核設施的問題,我們都知道,剛才提到他在核設施這個問題上,他玩了一個狡兔三窟這個遊戲;同時我覺得他還使用了一個手法,就是偷換概念,就是他把無核化這個概念偷換成永久的廢棄核設施。

我們其實都知道,真正我們所說的無核化應該是內涵非常廣的,它包括核設施、核原料、核武器、運載火箭,甚至包括核開發的技術人員,全都包括在內,是一個非常龐大的一個概念。

而金正恩他口裡所說的無核化,只不過是廢棄掉核設施和一部分核材料而已,也就是說金正恩所謂的無核化實質上只是一種核裁軍,這個核裁軍和川普所說的要的徹底地不可逆的那個無核化,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所以我說金正恩其實是在耍一個小聰明,就是偷換概念。

那麼第二個就是,我們知道破局以後,朝鮮官方發表了一個聲明,意思就是,它把責任推到美國的頭上,也就是說他們只是提出要求解除一部分事關民生的制裁,而不是解除所有的制裁。

其實這是一個障眼法,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對朝鮮的制裁可以說分為兩大部分,2016年以前有一部分制裁,2016年以後有一部分制裁,其實朝鮮這次提出來的解除制裁是指2016年以後的。因為2016年以前的那個制裁只是針對著朝鮮獲取跟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有關的那種技術和設備進行制裁,就那個對朝鮮整體的影響其實是很微弱的。

那麼真正對朝鮮打中它的要害的是在2016年以後的,可能涉及到了民生,就是它說的跟民生相關的,涉及到金屬、涉及到材料,涉及到經濟各方面很多方面的這種制裁,這個是它最重要的一部分。那麼也就是說這一部分制裁如果真的是解除掉了,它會帶來一個後果,就是相當於朝鮮它實質上重新恢復、重新獲得了它開發核武器的資金和材料的來源。

那麼這個對川普來說當然是不可能接受的,因為川普覺得你實質性的去核這個動作根本都還沒有達到我的標準,我為什麼要解除你這樣的制裁?因為這個制裁一旦解除掉,它實質上相當於是解除掉所有的制裁。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川普他是不可能答應的。這是他耍的一個小聰明。

至於說有沒有低估這個問題呢,我是這樣看,我覺得川普他對金正恩的情況他其實是了解的,他客觀上是非常清楚金正恩的實力,包括事後我們看到川普獲得了國際社會包括他國內甚至反對黨的一致稱讚,說明川普在這件事情上的判斷、他的策略等等,都是比較合理的,我覺得他並沒有真正的去低估金正恩的實力。

但是他有可能低估了金正恩的這種狡猾;因為反過來,我覺得其實真正反映出來的是金正恩有點低估了川普對朝鮮情況的這種掌握,也低估了川普的這種果斷的這種決心,我覺得是這樣。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我想問一下陳奎德先生,這個中間很多人可能也在想到底有沒有北京的因素?特別是川金會破局之後,馬上王毅在北京接見了朝鮮的外務省副相李吉成。所以很多人會想說,這個破局背後到底有北京多大的因素,是不是有它在背後的推手?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陳奎德:北京和北朝鮮這段時間還是經常聯繫的,這沒有問題,肯定是這樣。但北韓對北京也稍微防一手的。特別是這次破局,我們看到破局這件事情是北京不願意看到的,它實際上是一直在教金正恩,特別是去年的大連會議,而且全盤接受金正恩的分步驟、分階段、怎麼怎麼的,就是說是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拖、一步一步的弄,然後最後達到它的整個核武器也有了,然後它的經濟上也開始逐步逐步地解除制裁,他們是一致。

北京在這次會之前還在記者招待會上說,所有現在的情況都和我們過去最早說的是完全一模一樣的,照著我們過去預計的這樣的方向在發展的,是表示這樣一個態度。也就是它認為他們這個戰術從北韓的情況來看,也包括中國和美國的情況來看,好像它就是如魚得水的占了上風的,是按著他們的思想做的。

而且北京最近的姿態,自從去年川普和金正恩第一次見面以後,後來經過反反覆覆,特別是最近中美貿易戰爆發以後,對北京的強大壓力,北京不願意在北韓核武器的問題上像過去這樣高調地想插入一手。它表面上的說法是現在北韓核武器的問題,這是你們美國、南韓、北韓,你們三國之間的事,和我們沒什麼關係,我們只是樂見其成,提供幫助,都是做很高的姿態。

事實上當然不是這樣,但是它現在起碼擺出這樣一個姿態,好像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樣一個姿態,實際上它還是在背後和金正恩進行緊密的聯繫,而且它知道金正恩擺脫不了它,因為它有90%的貿易額都是和中國之間的貿易額,所以說這個東西金正恩沒有辦法,這是客觀現實存在這裡,所以它現在放的姿態非常高。

但是實際上,特別是去年在川金會之前,那是非常明顯的,北京的插手使得整個局面發生了非常困難的局面,本來說已經決定好要開川金會,結果到了大連會議以後,回去金正恩就大肆地反美,而且高調說我們可以不去開會了,非常高調地反美,搞的美國吃了一驚。不過川普……,這就是川普的風格,他的反應非常……突然一下,那好,我們就不談了。

金正恩的利益是在談判,是在國際舞台上要把它的經濟怎麼樣弄活,它有求於美國比美國有求於它要多,它是有求於美國的更多,所以川普一下子否定了以後,馬上急急忙忙要求美國不管什麼地方、不管什麼地點,都要談。結果使得川普掌控了整個北韓會談的基本的大局。

也就是從那個事件以後,從去年6月以後,過去國際社會包括美國都還是非常緊張的,就是說北韓它現在發展核武器,特別是導彈的能力,好像一日千里,快得不得了,隔不了半年或者一年兩年之後就可以打到本土來,包括運載核彈頭的導彈,那不得了的事情,美國當然要在這之前一定要把它掐斷、掐死,所以才有巨大的急切的壓力。這個事川普做的對,三個航空母艦開到那邊做軍事演習,然後全面的經濟封鎖,所以這個當然使得北韓不得不走上談判桌的最主要因素。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基本上至今為止還是北韓要求美國的多。

因為過去在川普之前,美國對北韓這個核武器問題就是個戰略容忍;到了交接班的時候,到了川普和奧巴馬交接班的時候,奧巴馬說現在目前你面臨的外交最大問題是北韓的問題,那問題沒能解決,伊朗這邊還簽了個協議,這邊沒有解決等等,而且傳出來的風聲又是它發展得這麼快,那就馬上要危及美國的安全,所以川普才說我來幹,我可以把這個問題解決。所以是這樣一個局面,因此現在的局面實際上還是美國為主導的。

所以說他想還是北韓有求於美國比美國有求於北韓多,所以美國你主動退出,很顯然,你看現在北韓調子就降低的多了,可以看得出來。

主持人:沒錯,是。唐靖遠先生,剛才陳先生說北京不樂見於破局,但不管樂不樂見,這個事情發生了,那麼很多人說金正恩在回去的60小時的火車路上可能也會去北京見習近平。所以您覺得這樣一個事情的發生,會不會讓金正恩更加靠攏中共?那在這樣一個前提下,北京又有什麼樣的一個態度呢?會有什麼樣的態度?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說法就是說有可能促使金正恩向北京更加的靠攏,我覺得是不一定,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知道在這次川金會之前,我們外界普遍都認為金正恩對越南模式是比較感興趣,所以他才去選定在越南去跟川普見面;而越南模式確實也是川普極力在向金正恩推薦的這個模式。

那麼越南模式是一種什麼模式呢?我覺得越南模式的核心其實就是它在經濟上面走親美的路線,就是能夠發展經濟、擴大市場、擴大開放;同時在政治上雖然它意識形態和中共是相似的,但是它在政治上要保持一個相對的獨立性,不受北京的操縱,或者至少說不至於過分的依賴北京,它應該是這樣的一種模式。

也就是說這個模式在我個人看來,其實它並不是中共願意看到的。就如果說金正恩真的去按照這個模式去發展的話,其實北京並不是太高興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們如果說換一個角度,是不是說既然川金會破局了,越南模式受挫,可以這麼說,是不是就意味著金正恩他一定會去靠攏中共呢?我覺得不一定。

因為這裡面有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我們都知道,就是中共和朝鮮其實一直來說是互相利用的,他們是互相利用為籌碼,它並不是說一個單方面這樣的。因為我們知道金正恩他其實也是一直想要在利用中共的靠山來向川普這邊壓價。金正恩他為什麼一定要發展核武器?包括他甚至不惜做出毒殺他的親哥哥這樣的一個舉動。其實他的目的就是想要保住他的政權,一個在軍事上能夠抗衡美日韓給他帶來的這種軍事壓力。

另一個就是要保持他在政治上跟中共有一個相對的獨立性。因為他哥哥是非常親共的,是受中共操縱的,主要是這個原因。所以它這個因素,我覺得表現出來這個特徵,就是說他想要跟中共其實是保持一定的距離。

那麼第二個因素就是,我覺得金正恩他有一個,他舉行這次這個川金會,他其實一直有一個基本的戰略目的,就是他既想要保留一定程度的核武裝力量,同時又能夠讓美國解除對他的經濟制裁。而這兩點其實在北京看來,我覺得都不是好事。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對中共來說,這個朝鮮擁有核武器對它自己也是一個威脅。所以中共一直也是公開說我們是主張朝鮮半島是無核化的。它是希望由它來提供給朝鮮核保護,而不是要朝鮮自己去建立自己的核武裝。這個是一方面。

那麼另外一方面就是說,如果說真的解除了對朝鮮的經濟制裁,它只會帶來一個後果,就是朝美關係一定會大幅度地改善,這個會使朝鮮在政治上更加地傾向於獨立。而且它的經濟一旦發展以後,它對中共的依賴,在經濟上的依賴,剛才陳先生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數據,就是朝鮮和中共之間的貿易有90%都是由中共給它提供的。說白點,朝鮮能活到現在,全是由中共給它輸血養成的。

其實金正恩他一直是有這樣一種想法,想要減輕這種依賴,至少是,他想要求得一個相對的獨立性的。所以也就是說對朝鮮如果解除了制裁,那麼朝鮮經濟會發展,它的政治上會追求一種獨立性,這個其實對北京來說它也是不太樂意看到的。

所以我覺得基於這幾個因素吧,我覺得看起來就是說,其實金正恩他如果說想要和北京做一個權宜之計,利用一下,他是有可能的,但是他的內心深處、他的本意,他並不想真正的和北京成為一個完全的一體這個樣子。我是這樣看。

主持人:其實說到川金會,我覺得這個跟北京或者中共的影子一直是若隱若現,而且這個跟中共切身利益非常相關。所以我想問一下陳奎德先生,就是我們看到說川金會破局之後,可以說各方的關注目光都在關注說這個破局對於下面的中美貿易談判,甚至是可能的川金會到底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那也有人分析說這個破局讓北京的壓力非常大。所以您怎麼看這個問題,您的預測或者分析是覺得說這樣一個川金會的結果,對於下面的貿易談判會有什麼影響呢?

陳奎德:對,我想兩點,我先回應一下剛才說的,我還想說的是,就是說這一次破局以後,我同意剛才說的,不光是說他不會非常快地就去親近北京,我們就看他回去的路上是不是會見習近平?我相信習近平和他恐怕都沒有這麼強烈的慾望要見面。

另外就是說,不光是說他不會這麼快的就完全一邊倒向北京,恐怕從長遠的角度看,他也不是笨的人,他也是滿精明的人,他恐怕還會慢慢地向美國投出不少的橄欖枝。也就是說他會慢慢地偏離北京。

只不過這一次和去年6月是有一點相似的,不過這一次沒有像6月那次那樣敢選擇這麼樣的,突然他又馬上向美國示好,所以一定要開原來預定好的川金會。這一次他本來歇一陣,但是他可以看到大勢,就是說他看到美國和中國本身在激烈的貿易戰,而且很明顯的在這個貿易戰中間,中國是居下風的。

而從他的長遠的利益來看,如果他有兩項利益,最大的利益當然是保住他的政權。第二大利益,他也不想,他畢竟比他的祖父和父親年輕得多,他祖父和父親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都年紀已經大了,他們沒有幾年可活了,他可以撐一段時間,硬撐過去,和國際社會對抗,他有三四十年的時間,如果他這個獨裁政權還要維持的話,他不可能天天在這樣高壓的底下活,他想從長遠來看,和美國結成比較好一點的關係,恐怕對朝鮮的長遠利益更好一些,包括經濟上得到的好處更多一些。

也就是說從長遠來看,中國的經濟在目前的狀況,中美之間的貿易戰之下,從比較趨勢性的情況來看,中國是不像過去這麼強勢,它在經濟上的誘惑力會逐漸的遞減遞減;而美國還是保持他基本的勢頭。所以他是非常聰明的,看得到這一點的。所以他不會因為這次挫敗,就迅速地又投入北京的懷抱,完全投入,我想這個是不大可能的,這是一點。

然後你說到破局對川習會,包括對中美的貿易談判,我覺得當然。這個本身,我覺得川普做這個事情,很大程度上的考慮之一就是和中美貿易談判有關的。所以他也說了一句話,他也說明了,其實他不說那句話大家也知道,他其實沒有必要說的。

它這個破局實際上對習近平加大了壓力,就是說你不要想下面我們再放鬆,因為川普兩次把時間推遲,本來是1月1日就要把10%的關稅加到25%,後來推遲90天,到3月1日;現在到3月1日了,又要推遲,已經受到了國內外,特別是美國國內的強有力的批評。你這種退讓,讓它拖延,正中中共的下懷。

當然川普現在說的是,這一次就是說,因為協議已經取得重大的進展,而且馬上就要簽訂了,我們再給一點時間,那個時間不會長的,他的話頭好像是一個月之內。總的來說,是在這樣短的時間內,但是你不要想用不滿足我們全面的要求,只是滿足,就像北朝鮮一樣,滿足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多少來唬弄我們。

然後美國說過了,雙方都有簽訂協議的要求,這是沒有問題的,中美雙方現在都想要達成一個協議,以解決國內國外的重大的壓力,美國也有壓力,習近平也有壓力,都是一樣的。但是問題在於,朝鮮這個例子給你看了以後,到時候如果你要耍假的,或者說耍不完全的,沒有符合我們的要求,我照樣可以走人。這就給習近平很大壓力。

我想他們的協議就是說,到時候很多會按美國的要求來,但是關鍵的兩三條我們是不會答應的,這個是我們不該改的堅決不改的。那就涉及到它所謂的實際上的黨的地位。我們舉例來說,關於中共在企業裡面支配性的地位問題,就是補貼或者支配性的問題,這個問題是很關鍵的。

另外一點就是說,關於壁壘的問題,貿易壁壘中間有關稅壁壘,這個可以漲很多,可能達到美國的要求,它可以痛下很多血。但是非關稅壁壘,非關稅壁壘很多啊,包括金融,金融它可以讓一步,包括電子商務這些都是,那就是說谷歌或者臉書等等這些電子商務都可以入中國,也就是說你那個防火牆拆除也在非關稅壁壘之內,這個是它不可能答應的。

但是川普這一下,金正恩這個樣板給它擺出來看了,如果是你沒有完全達到我們的結構性的要求的話,對不起,我也可以走人。那麼習近平就面臨兩難。他本來想的是馬馬虎虎的唬弄過去,我最後說可以同意達成協議等等,我們來簽字,但是最後還要留著幾條最重要的兩三條尾巴。所以這加大了習近平更大的壓力。
主持人:是,好的。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很多觀眾的留言,很快讀一下。一位YouTube觀眾發言說:金正恩用分階段棄核的老套路已經騙不了現在的美國,那麼習近平背後的算盤也完全誤判,使習近平徹夜難眠,因為他們已經知道面對談判老手川普已經無法打拖延牌。

那麼另外一位短信的發言說:川金會崩潰是對川習會的警告,如果中共僅想以購買大豆等農作物敷衍,而不做根本的改變,其結局將和川金會一樣破局。

那麼還有一位觀眾說:請問二位專家,你們認為中國和美國該不該達成貿易協議?達成又有什麼用?那麼還有一位觀眾提問說:請問您的看法,金正恩是不是受中共操縱?

那金正恩這個,我們剛才已經談到一些。唐靖遠先生也請您分析下,一個就是剛才陳奎德先生他認為說,這個給習近平造成很大的壓力;那麼另外一方面,我覺得就是說,川普本人在川金會這樣的一個過程之後,他會不會也在對於中美貿易這個談判上更加強硬呢?您怎麼看?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就是說由於川金會的破局,會促使他在川習會上可能採取更加強硬的立場。這個我覺得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個就是說,他在川金會上的這種斷然地退場,本身就是一個強硬的姿態,而這個姿態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他是獲得了國內幾乎是一致的這種支持,甚至連他的反對黨其實都在支持他。所以這一點我覺得可以說對川普是提高他的這個信心。如果他真的要和習近平在這個海湖莊園進行會面的話,他是主場,他一定會把這個主場優勢發揮到最大限度,這個是一個原因。

那麼第二個原因就是說,川普我們知道其實他確實在國內目前面臨著一些內政不順,像建牆這些事件,反正就是說他在內政上的這種不順,其實客觀上要求他在外交上能夠拿出一點亮麗的成績。

如果說他不能夠,就是跟中國達成一個非常滿意的協議,比如說就處於這種,種種的原因他要放軟了姿態,簽下了一個比較勉強的這樣一個協議的話,這樣的一個協議很可能在國會不能夠得到批准。那麼這個會使他在政治上會更加的被動。所以我覺得有這樣一個背景的話,如果說這個協議談判如果不是非常的滿意,不是真的能夠達到他們認為的標準,我覺得他不會簽字。

主持人:是,我想就剛才觀眾的提問,我問一下陳奎德先生,這位觀眾提問說:您認為中國和美國該不該達成協議達?達成了又有什麼用?那我稍微把這個問題變一下,就是您認為有可能到來的這個川習會也好,或者下面的貿易談判也好,在3月底之前,有沒有可能、有多大的可能能夠達成協議?中美之間達成貿易協議。
陳奎德:我覺得達成協議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這是因為兩方面,包括川普、包括習近平都受到了最大的壓力,各方面的壓力,特別是國內政治的壓力,要達成一個協議,所以說他們是想達成一個協議。

剛才我說了,川普做金正恩這個事情正好是給習近平一個壓力、一個警告,就是說我是有意願達成協議的,我們現在也正在進行的路上,但是你基本上要滿足我們的要求才能夠達成;否則的話,我還是可能像對金正恩這樣走人。實際上他的意願還是想達成。

他的重心,現在北韓的問題不是他的最大的重心,重心是在中美關係上面、中美的貿易關係上面、中美的基本國家關係上面,這是他現在最大的重心。而且他也希望能夠給明年的競選,最重要的成績單是關於中美關係的問題。所以說他是願意做出這個來。

這個本身就是個手段,就是關於和金正恩那個談判破裂本身是一個手段,給習近平足夠的壓力,使得真正在最後達成協議的時候,習近平能夠讓得比原來預期的要多。否則的話,那意思就是說我可以不簽字。所以它實際上是一個談判手段,我想他的期望還是想要簽字的,想要達成協議的。

不過就是說,這個達成協議一定不能使他在包括美國國內受到嚴重的攻擊和批評或者怎麼樣,一定要達到他的相當的滿意程度。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滿意,我不知道了,恐怕很難達到百分之百的美國方面的要求;但是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九十,這是個討價還價的問題。

就說他這一次本身就加重了他的砝碼,就是說要往前推進一步讓習近平能夠,因為習近平遇到的困難比他還要大的多,習近平兩邊都不好做。你不簽字,你不去參加川金會免得去了以後被否決了,退場了,那不是更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