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19日訊】【熱點互動】美國「國家緊急狀態」 下一步會發生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2月18日,星期一。

今天正好是美國的「總統日」假日,我們就來聊一聊上週五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的「國家緊急狀態」。川普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主要是為了調動軍事資金,修築邊境牆民主黨已經誓言要訴諸法律;紐約州和加州也已經表示要提起訴訟。

「國家緊急狀態」到底是怎麼回事,美國南部邊境是否真的處於緊急危機中,川普此舉對於美國政治又會造成什麼影響?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事件進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特約時事評論員田園博士,田園博士您好。

田園:方菲你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背景短片。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我們將簽署國家緊急狀態行政令,因為我們正面臨毒品、幫派團伙、非法移民的入侵,這是不能被接受的。沒有邊境就不成為國家;邊境沒有屏障,美國很難再次偉大。」

此舉可讓川普獲得國會撥款以外的建牆資金。

通過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川普政府可獲得總計80億美元建牆費,包括國防部軍事建設項目的36億和禁毒計劃的25億、財政部藥物沒收基金的6億以及參、眾兩院週四通過的13.75億美元國土安全撥款法案。

就總統的決定,參院共和黨領袖表示支持。

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我已經對總統表明我準備、我將支持這個決定。」

民主黨籍眾院議長則表示會運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包括起訴,來阻止川普簽署行政令。

眾院議長佩洛西:「這是其中一個選項,我們會考慮我們的選項。」

川普對此早有預期,他認為就像當初的旅行禁令,雖然經過層層法庭流程,但最終贏得最高法院支持。

根據布瑞南中心的統計,前任總統都簽署過多次國家緊急狀態,奧巴馬12次、布什13次、克林頓17次。

加州總檢察長貝塞拉(Xavier Becerra)與州長紐森(Gavin Newsom)隨即公開表態,稱總統川普無權為建牆而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來獲得資金。

白宮在確認川普已經簽署國會兩黨通過的支出法案的同時,針對此問題進行了說明。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這當然是百分之百在總統的行政權力範圍內,當然也是其憲法責任中的一部分用來保護這個國家人民。」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就「國家緊急狀態」話題和我們互動,您可以發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和我們文字互動。

傑森,我想先請您來作一下科普,對於很多中國觀眾來說,可能不太清楚美國的「國家緊急狀態」是什麼狀態,很多人可能想到什麼「戒嚴」之類的。跟我們介紹一下到底什麼是「國家緊急狀態」,對於一般民眾的生活會有什麼影響?

傑森:這事實上是蠻複雜的法律概念。翻譯起來,這個名字讓中國人覺得是不是美國從此進入軍管狀態了?其實不是這個狀態!美國是三權分立,三權分立是被法律保護的,其中三權分立再從《憲法》上推演一項權力,在特殊情況下總統有權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在國家緊急狀態下額外有一些法律條文,那個盒子的機制就打開了。

美國制定了很多的法律,制定的法律通常會要求你要符合這個規定、那個規定,但是在國家緊急狀態下可以特殊對待。很多的法律條文,大概估計有五百多條法律項目裡頭都有這樣一句話:在國家緊急狀態下,以前規定的所有條文可以特殊處理,但是要啟動特殊部分機制就得總統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美國最開始在1910年代就有總統規定緊急狀態,當時是為了啟動某一項法律條文他就規定緊急狀態;啟動另一項條文他就又規定另外一個緊急狀態。1976年,國會發現緊急狀態啟動了很多、總統用的也很多,而且有的時候一直持續很多年,只知道啟動不知道結束,最後搞得很複雜。就在1976年,國會制定《國家緊急狀態法》,把以前大部分規定的緊急狀態都取消,並且要求以後總統規定緊急狀態的適用面是適用在大概136條相關的法案可以用《國家緊急狀態法》啟動,同時還規定了怎麼截止、怎麼終止緊急狀態法或者怎麼註冊,啟動了以後要怎麼註冊,給國會註冊等等一系列的相關法案。

當然中間也有一些法律糾紛,使得《緊急狀態法》更加明確。最開始,國會說,總統的緊急狀態令,只要國會兩院通過,可以否定或者取消緊急狀態,後來高等法院說是違憲,因為總統有權啟動《緊急法案》是《憲法》的規定,國會不能一下就否決。後來國會否決的難度增加了,要麼是國會兩院批准加上總統也認可,可以取消緊急狀態;要麼是超過三分之二票。

主持人:兩院都是三分之二?

傑森:兩院三分之二,在這樣的情況下總統無權否決。延伸到現在,剛才我們在節目中說了,每一任總統在任期內都規定了多少個、十幾個,多的17個、少的就有好多個緊急狀態,到目前為止美國還有大概三十個緊急狀態正在執行中,每年都在重複更新。

規定這些緊急狀態有要求,不能是宏觀的緊急狀態;只能是針對某一項法令的某一條啟動緊急狀態。比如這一次川普啟動的很關鍵,他想額外拿到60億美元的建牆費,其中36億來自於軍事建設撥款。美國有個法案是軍事建設項目,其中有一條,在國家緊急狀況下總統有權挪用相應法案的建設資金。軍事建設費用每年大概有一百億左右,這個錢不是真的建軍事碉堡,不是這樣,主要是建一些軍人宿舍或者軍人家屬的幼兒園等,類似於這樣的項目,總統是有權在緊急狀態下挪用的,這一次川普宣布,當中的36億準備從這個地方支出;他只有聲稱緊急狀態以後才能從這一部分拿錢,不然拿不了錢。

國防部也說已經考慮好了,一般建於軍人宿舍都不會用的;主要是已經批了款,但是在這個財政年度因為各種原因項目啟動不了,可能用這樣的款項。所以方方面面他已經考慮得很全面,這樣的狀態。

「國家緊急狀態」名字很聳人聽聞,其實具體執行過程只是美國、嚴格以法治國的國家在具體執行過程中的一些法律細節。說起來是很複雜的法律概念,簡單理解其實就是他明確地說「我要用這個錢來建牆」。是這麼一個概念。

主持人:而且國家緊急狀態在法律上並沒有規定什麼樣的情況可以夠格算是國家緊急狀態。對吧?

傑森:由總統定義。文章的定義是,在非常規的情況下,事情緊急危害國家、老百姓的安全和健康,在沒有其它解決方案的情況下可以啟動國家緊急狀態。

主持人:就是總統來定義。田園博士,剛才傑森跟我們介紹了一下法律方面。我想請您談一談,從歷史來看,過去美國總統用國家緊急方案大致都是用在哪些方面,給我們舉一些例子,現在是不是還有一些在生效中?

田園:剛才新聞背景短片和傑森博士都已經提到,1976年《全國緊急狀態法》通過之後,美國總統迄今為止已經宣布了58次全國緊急狀態,看一下這些緊急狀態的性質,大都是屬於外交或者是制裁外國政府、或者是幫助國外出現的人道主義危機、或者是反恐怖主義;公共衛生危機,理論上說,美國總統也可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美國的邊境、鄰國比如加拿大或者墨西哥出現大量的疫情、各種各樣的傳染病,在這種情況下總統也是有權力可以宣布緊急狀態。

根據美國的《全國緊急狀態法》,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已經是美國總統獲得激活或者特殊權力的合法手段之一,已經被很多總統非常廣泛用於各種各樣不同目的。迄今為止,根據紐約大學布倫南中心的研究,還有31個國家緊急狀態仍在持續當中,持續時間最長的是1979年因為伊朗人質危機對伊朗實施的制裁,到現在緊急狀態都沒有解除,一直都在進行當中。

其它緊急狀態包括1995年,比爾‧克林頓提出的「禁止與干擾中東和平進程的恐怖分子進行交易」,到現在仍然在執行之中;小布什在911事件之後也頒布緊急狀態,授權美國政府阻止恐怖分子獲得或者向恐怖分子提供資金,這項緊急狀態目前也在執行過程中。據統計,現在有31項國家緊急狀態仍然在執行過程中。

對於川普的邊境牆,根據法律學者的研究,美國總統依據的法律大概有2條,他可以激活或者可以動用的特殊權力也是來自於2個法條,第一個法條就是《美國法典》的第10章第2808節,如果總統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需要動用武裝力量,國防部長可以用軍事建設項目的經費,不需要國會授權而直接支持武裝部隊。這一點,我們已經看到在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牆上面,川普總統早在宣布緊急狀態之前就已經動用了美國的軍隊包括邊境州的國民警衛隊;國防部長可以直接把軍事方面的一部分撥款用於這個項目。

另外一項依據是《美國法典》第50章,規定總統在緊急狀態的時候可以使用軍隊幫助建設邊境牆。所以根據美國法律學者的研究,川普總統提出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維持和平和安寧完全是有理、有例、有節的。

主持人:是在他的行政範圍之內!據二位的分析,這種事情也發生了很多次,過去有58次,但是這一次川普宣布也是造成了很大爭議;反正川普做事情好像都會激起很多的爭議。傑森,跟我們簡單談一談,這一次有很多人支持他,也有很多人反對他,反對和支持的主要觀點或理由是什麼呢?

傑森:我先說反對他的主要理由,不是國家緊急狀態的概念。非法移民這事已經在美國幾十年了,每年少則跑進來50萬,多則跑進來上百萬,年年都這樣,怎麼今年就變成緊急狀態了呢?完全是川普創造出來的緊急狀態!

支持的人說,不能因為它持續發生就不是緊急狀態。由於以前是把這件事情塞到地板下頭了,根本不面對現實。根據不同的統計,現在美國少說有1,200萬、多則有3,000萬非法移民,換句話說是美國人口的4%到10%。非法移民給國家的醫療體系或者其它的體系都帶來很大的壓力。另外還有毒品的問題,美國每天死於毒品大概將近有一百多人,很多毒品是從南部運來的。從美國人的生命、健康、安全角度也存在危機。

「緊急狀態」的定義是非常規的,並沒有常規解決方案,但是卻直接威脅美國人的安全和健康,在沒有其它解決方案的情況下,他就只能用「國家緊急狀態」。從這一點來說川普也是沒辦法:問你要50億你就是不給,上一回把政府關了那麼長時間,這一次不想讓政府職員再受罪了,只好動用緊急方案,所以是被你逼到這份上的。

整個來說,可以看到兩派爭奪得很厲害;歷史上美國總統宣布過十幾次「緊急狀態」都沒有爭議,因為不是由於兩派鬥爭出現的緊急狀態;就是為了方便法律執行,無爭議,比如奧巴馬當時在國內宣布緊急狀態是H1N1流感猖獗,傳輸各人醫療訊息要有保密,過程非常複雜,使得案件處理很耗時間,他就啟動國家緊急狀態,使得文書傳輸過程中,個人保密的因素稍微降低一點,這個過程大家沒有爭議。

但是在邊境牆這件事情上,共和黨和民主黨是有很大爭議的,在很大爭議的事情上川普用這樣的方法繞過民主黨來解決這個方案,民主黨就覺得他是濫用國家緊急狀態;但是共和黨說,明明確確就是緊急狀態。因為沒有任何其它解決方案,你把總統逼到這個份上。

主持人:是,真的是各說各的理。田園博士,有人說是緊急狀態;有人說不是。最關鍵是美國南部邊境,您覺得到底是不是存在比較緊急的危機?

田園:我個人認為美國邊境早就已經達到「危機」的水平。剛才傑森博士也提到一些危機的理由,我們這裡要跟大家仔細分析一下到底危機在什麼地方?第一點,非法移民入境的人數,給美國的社會、經濟、資源造成巨大的負擔。據說,2017年從墨西哥非法入境的人數超過三十多萬,全美非法移民人數大概是在1,200萬到3,000萬之間;2018年,非政府機構美國「移民政策研究所」援引聯邦政府的一份報告,大量的非法移民湧入美國,導致美國社會依靠納稅人的稅收、執法以及社會服務方面的開支不斷上升。即使這些所謂的非法移民全部向美國政府即時繳稅,都沒有辦法抵銷他們所消耗的美國社會資源。據說每一名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平均一年要花費美國社會將近70,000美元,如果現在再增加100萬名非法移民,美國這個國家就要支出700億美元,這是龐大的數字。

川普總統上台的口號、理念就是要把美國和美國人放在第一位,非法移民的湧入,顯然是與把美國和美國人放在第一位的口號完全相悖。

第二點,非法移民造成的犯罪問題。我們一直在主流媒體上聽說,移民的犯罪率低於美國公民。這個說法完全是混淆了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美國的聯邦和洲際監獄竟然有法律不准蒐集犯罪分子的國籍;在美國的監獄裡面,究竟有多少從墨西哥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我們不知道!但是有些州的統計數字是存在的,比如亞利桑那州的非政府組織「預防犯罪研究中心」的報告顯示,亞利桑那州非法移民的犯罪率是合法移民的2倍,15歲到35歲的非法移民人口在亞利桑那州不到3%,但在監獄裡面有8%15歲到35歲的非法移民。

如果聯邦政府認真執行移民法規,這些罪犯犯下的罪行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政府首要的功能就是要保證本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維護和平和安寧,聯邦政府在這個問題上嚴重瀆職。1985年到2017年之間,據說在亞利桑那州4,000名犯下一級謀殺和二級謀殺的罪犯裡面,非法移民的比例是13%,這是在亞利桑那州。具體在全美國到底有多少犯下重罪的非法移民?根據川普總統本人的說法,大概有二百萬左右,這對社會的安全是嚴重威脅。

更嚴重的問題,根據「美國之音」的報導,拉丁裔的第二代移民,他們在美國居留的時間越長,這些移民子女的犯罪率成倍地增長,甚至比本土的公民的犯罪率要高5到8倍,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國際犯罪幫派比如M13幫派就專門在拉丁裔移民的第二代、第三代僱小孩,幫助他們進行走私、販毒、販賣槍械、販賣人口等等,還有各種各樣的暴力犯罪,這都是對美國公民生命、財產、安全嚴重的威脅。

第三個問題就是毒品問題。大家可能聽到這樣的新聞,過去幾週,在美墨邊境墨西哥這一邊,墨西哥的軍隊收繳了140磅的芬太尼,芬太尼毒品用量非常少就可以致死,140磅的芬太尼據說可以把美國人整個殺死幾遍,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另外,邊境州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和加州,芬太尼和一些芬太尼的變種被稱為什麼呢?墨西哥奧施康定(Oxycontin),奧施康定是一種麻醉品,芬太尼在那裡就叫做墨西哥奧施康定,從外號大家就可以知道到底有多少毒品是從美墨邊境進入美國的。最近,阿拉巴馬州的一位參議員接受「新唐人」採訪,也提到關於南部邊境漏洞和有關毒品,根據他的計算,過去幾年,這種毒品殺死的人數已經遠遠超過911事件。

當年911事件發生之後,全國人民都支持小布什總統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目前的毒品氾濫、在南部邊境的毒品問題,已經遠遠超過當年911的規模,按理說建邊境牆應該受到全國人民的支持才對。

最後一點,非法移民的湧入在快速改變人口結構。如果是土生的居民就比較支持共和黨的理念;民主黨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引入非法移民,這些非法移民70%的家庭都依賴於美國聯邦政府提供的福利,如果能夠大赦或者其它方式讓他們合法化的話,就可以製造出投票給民主黨非常可靠的票倉,在這種情況下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的左派非常堅定支持開放邊界、非常堅定支持非法移民的原因,當然對於美國人民的福祉其實是非常壞的消息。

主持人: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傑森,您覺得是不是存在緊急狀態?如果像剛才田園博士說的那樣,為什麼很多人覺得不存在緊急狀態?

傑森:其實這是媒體的作用。在我看來,非法移民這個事一直是非常原則性的問題;美國制定的法律對移民有規定,當有人破壞法律,說嚴重一點是某種程度的蔑視法律,而你卻舉雙手歡迎,某種程度上講你是在踐踏自己的法律。美國是法律治國,你在這樣踐踏自己法律的情況下,你怎麼尊重自己的《憲法》、尊重自己真正的國家呢?

以前川普也反覆提到,沒有邊境的國家不是一個國家。你把你們家的門全部卸下或者隨便都能進,那是你們家嗎?你睡在那別人就直接進來睡你旁邊,你說那是你家嗎?所以從各種角度來說,是因為這個事情長期不管,所以把一個不正常的現象變成了正常現象,大家都認可了。

再加上一些左派媒體拚命混淆視聽,剛才田園特意談到一點,這個觀點普遍存在,很多人用統計數據來分析,我看《華盛頓郵報》直接有文章說,非法移民比美國本土出生的人犯罪率低。其實仔細看一看中間有很多騙人的漏洞,比如從凶殺案角度它說,被定罪的殺人犯裡頭,本土出生的10萬個人中有4人是凶殺案、非法移民10萬人裡頭有3人、合法移民裡頭有0.5人。從這個比例看,當然合法移民屬於最合適的人群了;非法移民它說,3比4要少,說明非法移民比本土出生的人凶殺案要少。但是有一點它忘了,這個人群是叫「已經定罪」的,換句話說抓到了,然後在審理的過程中有足夠的證據把他定罪了,是這樣的人群。

但是我們知道,在本土出生的人和合法移民裡頭,非法移民是在美國牽掛最少的,他犯罪以後他待在這等你抓到的機會是最少的,很多時候美國很多地區的凶殺案破案率還不到60%,甚至不到50%有些地區,很多案子沒破,與此同時,整個邊界就像操場一樣跑過來跑過去,隨便跑,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怎麼又能知道那些沒破的案子一定不是非法移民做的?而且我們知道,我們剛才談到,殺了人還在美國待的,很多很可能是他在這裡有牽掛的人,有家、有口或者在國外不舒適。非法移民他的家就在牆那邊,這邊出了事他就跑到那邊去,那是很自然的事情。當然,很多所謂的「統計數據」都給一些不細究的人錯誤概念。

主持人:而且統計數據本身也未必準確,就像剛才田園說的,有的時候監獄不允許統計。

傑森:它不允許作這樣的統計。另外,像剛才田園談到,第二代怎麼說?第二代很可能是美國公民了,你說美國公民10萬人中有4個,有多少個是第一代非法移民的孩子呢?所有這些事情在我看來,有那麼一群人,這一群人要麼是政客、要麼是別有用心的一些學者在混淆視聽,拚命傳播這種似是而非的消息左右民眾,再把人們善良的本性又結合起來,有的時候他把非法移民悽慘的生活結合起來。

我的感覺,如果按法律去做事,比如他有庇護的問題;美國有這樣的法案,同時還有勞工進入美國的機會,但是有嚴格的審批過程,對這個人的品行、在他本國受害的狀態都有一個評估過程,有這樣的評估過程才能保證進來的人不可能是罪犯。而現在邊境是敞開的,膽子最大的人全跑你這邊來了,所以敢鋌而走險的人很可能都跑到美國這邊來。這種說法在我看來牆是必須的,只有有了牆,審批過程才能是真正有意義的,不然的話,審批的過程只是抓住那些遵紀守法的人,讓他一等等幾年;而這邊他直接就走過來了,走過來了以後一有病就到緊診室、急救室。

美國很多醫院垮掉的原因是20%的錢都花在急救室了,而急救室裡大部分都是沒有醫療保障的人,很多都是非法移民。

主持人:而且可能有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如果說過去每年都這麼多,到一定的程度這個問題是不是就已經積累成為真正的危機了?

傑森:是,是這樣的問題。

主持人:田園博士,我們來看一看現在川普宣布緊急狀態之後遇到的阻力。當然,民主黨提出一點,不知道您怎麼看?如果共和黨的總統可以用緊急狀態達到你想要達到的,以後民主黨總統也可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在控槍或者氣候變化上。這個問題您怎麼看?

田園:首先民主黨聲稱這是很壞的先例,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剛才我們已經提到,1976年這項法律通過之後,美國總統已經宣布了58次的國家緊急狀態。民主黨聲稱,川普因建牆而宣布緊急狀態是一個壞的先例。那麼以前的總統各種各樣的做法是不是也是壞的先例呢?這完全是一種口實,攻擊川普的口實。

第二,民主黨總統是不是可以宣布緊急狀態,比如在控槍的問題上、在氣候變遷的問題上?是,是可以宣布緊急狀態。沒有問題!在緊急狀態宣布之後,關鍵的事情才會發生,什麼事情呢?訴訟。我剛才看到《華爾街日報》最新的新聞,民主黨在加州已經起訴,要控訴川普總統宣布緊急狀態。

至於民主黨總統如果宣布控槍,法院通過的機率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大家知道,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已經明確規定,美國公民有持槍的權利。

在氣候變遷的問題上,仍然需要經過法院的批准才能夠執行。當然,在過去,美國最高法院曾經把二氧化碳裁定為所謂的汙染源,所以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可以管理、治理二氧化碳汙染,但是隨著新科大法官的上任包括川普總統任命了兩名大法官,美國最高法院的政治傾向於越來越保守,氣候變遷能不能經過最高法院是很大的問題。

提到氣候變化的問題,我覺得必須說一說紐約州的新科國會議員亞歷山大•奧凱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 Cortez,縮寫AOC),幾天前接受採訪的時候說,如果不控制氣候,我們人類文明在12年後就要終結。所以他提出了所謂「綠色新政」,包括全面實施全民免費醫療;對於不願意工作的人要給他們免費發錢;政府要保證提供各種各樣的工作,政府有責任提供一份工作給想要工作而沒有工作的人;要把每個人的傳統的汽車給廢掉;禁止飛機旅行等,各種各樣非常荒謬的論點。

AOC提出這個論點之後,簡直立刻就成為了美國各大媒體的寵兒,然後就好像變成了民主黨的明日之星,要參與2020年大選的民主黨這些人,在發布競選宣言的時候,都沒忘記要提一下AOC、提一下所謂的「綠色新政」,有些人甚至把他跟美國當年的登月、馬歇爾計劃等龐大的、非常著名的歷史事件相提並論。

大家可以看到,剛才我已經提到「綠色新政」究竟新在何處,它根本不是為了拯救環境;真正目標其實就是通過左派社會主義達到擴大政府權力。最終的結果一定是極權主義政府,就像俄羅斯、就像前蘇聯、就像中國發生的實驗一樣,這個實驗在國際社會、在過去的歷史幾十年、上百年裡面已經發生了無數次,每一次的結果都是悲劇;每一次的結果都是幾百萬、幾千萬、上億人喪命;每一次的結果都是在全球各個地方製造浩劫、製造經濟危機,最後經濟完全崩潰,最新的例子就是現在的委內瑞拉。

AOC提出的所謂「綠色新政」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推銷極權主義的方案。

傑森:有一個補充調整的地方。《國家緊急狀態法》規定,不是進入緊急狀態以後就可以隨便製造某項法案,不是的!我剛才談到,事實上美國已經有很多法律了,只是在法律條文中有個別條文提到,只有在國家緊急狀態的時候才能履行、實行這項法案,大概有136條。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只是為了啟動那136條,比如這一次,川普也不是把軍費隨便拿來花用。因為在國家軍事建築項目這一條裡頭,允許在國家緊急狀態中挪用,他也只是啟動這一條挪用項目資金。

沒有一條法規在國家緊急狀態中可以禁槍,沒有這個法規,所以總統也不可能用《國家緊急狀態法》啟動禁槍的事。

這一次確確實實有爭議,爭議在哪呢?歷史上那五十多次的國家緊急狀態,不是為了繞過另一黨去做這件事;這一次是唯一,川普是為了繞過民主黨不給他錢而做這樣的事。那麼這事是不是川普開了錯誤的先河呢?在我看來,其實川普是合情合理;不合理的是民主黨。

第一,我們剛才談到建牆的必要性,連左派媒體包括CNN的記者最後採訪過程中都不得不作出結論「牆還真有用」。大家都覺得牆有用的情況下,花多少錢呢?五十多億。五十多億是什麼概念呢?是目前美國政府財政開支的千分之一。換句話說,夫妻倆人如果一個月有1,000塊錢的預算,結果夫妻倆因為1塊錢打起來了,你說這夫妻倆正常嗎?肯定不正常!死活不給對方1塊錢的這個人大家一定會說,這個老公(老婆)是有問題的。民主黨就是這個狀態,它死活就不給,甚至最後說「我給你5毛」,就是不給你剩下的7毛。就是這個狀態。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川普又不想讓政府再關門,他就不得不啟動這個事。我想,大家在以後案子審理過程中一定會綜合考慮這個問題,不能說都是川普錯!

主持人:我補充一點,有人說川普是生意人,你看他建的紐約滑冰場;他如果花五十多億建牆,他一定能夠節省或者創造出來比這高很多。這是我想補充的一點。另外一個問題我想問,我們看到很多中國人對這件事情也比較關注,很有意思的是,很多中國觀眾的注意點把這件事情跟貿易戰聯繫起來,說,川普在這件事情上表現出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態勢對貿易戰有參考作用。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傑森:是,是這樣子。很多人都說,川普會不會在貿易戰問題上也是最後找個台階下?因為川普特別重視華爾街股票、道瓊指數等,他最近發現華爾街在擠兌他,一旦有中美貿易談判的好消息,股票就開始漲;一有壞消息股票就跌一點。然後有人就說,是不是以此威脅川普,讓川普在協議上趕快簽字?在我看來,這種可能性比較小的原因是,川普雖然是商人,但是他不是政客。歷史上的政客總是競選的時候說一套、執政的時候另外一套,很多時候第一考慮的是政績是不是會有影響;川普好像就是說到做到。

主持人:挺軸的。

傑森:挺軸的感覺。有人就說,這是川普對於他的競選承諾。比如建牆這件事,最開始大家覺得是玩笑,結果他對這件事也是堅決不放,兩年之後死死咬住不放,過程中他想盡一切辦法來做這個事。可以看到這是川普的為人狀態。比如中美貿易談判,他反覆提到,中國在外貿、經濟、技術上對美國是不公的,這是他競選承諾的核心,他要解決這種不公。從這一點來看,他在中美貿易和談上輕易讓步的可能性,從他的品行、個性來說,從他堅決建牆的決心來說,讓步的可能性非常小。

中美貿易是美國兩黨唯一共同堅決支持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讓步的可能性非常小;建牆這件事他在國內打得不亦樂乎,他堅決不讓步,又是全美一致的態度,他怎麼會輕易讓步呢?!

主持人:川普最近確實在貿易談判或貿易協議上發出一些比較樂觀的訊息,您覺得是不是表明他很快會簽,還是什麼?

傑森:最新的消息,中美之間有可能簽了一份備忘錄。中國終於同意建立備忘錄這樣的概念,但是備忘錄裡頭據說有許多括號,括號的意思是,雙方意見不同的地方就會在括號裡寫:中方是這個意思,美方是這個意思。很多括號就意謂著有很多歧異、不同的地方。雖然川普表面上說「談得很好」,但是他自己感覺談出實質結果的可能性也不大。最近好像有消息,他邀請民主黨的佩洛西一塊兒跟中國談。

主持人:佩洛西和舒默。

傑森:對。原因是什麼呢?我推斷肯定是談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如果最後談崩了、股票大跌,落到他一個人的責任他也不想,他就說民主黨一塊來談,如果到時候談崩了也是你的責任;如果談成了、談得很爛的交易,沒有真正達到原來的目的,在這個情況下,也是我們共同承擔結果。

主持人:田園,請您很快分析一下,下一步的訴訟到底會歷時多久,訴訟期間川普的邊境牆還能建成嗎?

田園:將有兩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國家緊急狀態法》規定,國會可以否決總統的宣言。因為目前國會是兩黨控制,在保持政府開放的方面都存在問題,要想由國會否決川普的緊急狀態宣言是不可能的,基本可能性為零。

第二種可能性是通過法院形式,因為民主黨已經提起訴訟。我個人認為,這個官司可能一舉最後會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川普總統勝訴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這一點,很多的法律專家都已經提出了一種意見,我和他們的認識是完全一致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抱歉,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今天只能談到這裡,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