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憲與子貢 一貧一富各有風采

作者:宋寶藍

孔子的弟子中,有的生活貧困,譬如顏回、原憲;有的善於經商,富甲天下,譬如子貢。一貧一富,在孔門之中,各有千秋,演繹得斑斕多彩。

原憲,字恩,據說是魯國人(一說宋人),是孔子的弟子之一,居住在魯國。他所居住的環境非常狹小,只有一間小屋子,而且屋子的構造極為簡陋,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屋頂蓋著新割下的茅草。房門由蓬草編成,四處透著亮光。門軸呢,則用折斷的桑條作成。窗戶上放著破甕,以此將小屋分隔為兩個小室,再將粗布衣服塞住破甕口。這般光景,儼然是修道士的居所,頗有隱士之風。

至聖先賢半身像 冊──原憲(子思)。(公有領域)

一到下雨天,這樣的草屋常常是上漏下濕。原憲住在這樣的屋子裡,臉上沒有絲毫的憂愁之色,他能端端正正地坐在屋裡彈琴唱歌,自娛自樂,仿佛心中自有桃花源,仿佛心靈世界飛翔著鸞鶴,自由自在地翱翔於天際。

子貢,也是孔子的弟子之一,其人才思敏捷,善於辯論,也善於做生意。他跟隨孔子學習,後來到衛國作官,又在曹、魯之間經商。因其經營有道,賺下千金產業,是中國史上第一位儒商,也以卓越的辯才留下傳奇。

至聖先賢半身像 冊──端木賜(子貢)。(公有領域)

當年,齊國田常想要叛亂,調動齊國幾位重臣的軍隊攻打魯國,好為自己謀得時機。孔子聽說此事,派子貢遊說列國。子貢憑著出色的辯才,改變了五國十年之內的局勢,既保全了魯國,擾亂了齊國,滅了吳國,還使晉國更加強大,同時促使越國稱霸。

這次出使在史上很有名,成為千載傳奇。子貢憑著卓越的才華,雄厚的財力,與各國國君交往,甚至能和諸侯分庭抗禮,所到之處很受世人尊敬。

有一天,子貢穿著暗紅色的禮服,外面罩著素雅的長衫,駕著他的駟馬大車,去看望原憲。原憲居住的地方,那條巷子非常窄小,子貢的「豪車」根本無法通過。他只好下車,穿過小巷去見原憲。

原憲戴著裂口的帽子,穿著沒有後跟的破鞋,拄著藜草作的藜杖去開門。子貢說:「唉!先生,您生病了嗎?」言外之意,您怎麼會是這般模樣?

原憲接著話題,為子貢闡述了一番他對「貧、病」的理解。他認為,一個人沒有什麼家財,可稱為貧;光學卻不會實踐,這才叫做病。原憲認為自己是很貧困,但可沒有生病。

子貢富甲天下,卻也很有修養。聽了這番話,他很禮貌地退後幾步,臉上露出羞愧的表情,以示對原憲的禮待與尊重。

孔子的這二個弟子,一貧一富。貧者,可以安貧樂道,不為外界所動,榮辱淡然;富者,可以匡扶一國,保全周禮的延續。或許他們知道,學道學藝,跟家境出身沒有關係,跟財富多寡也沒有關係。當他的心擺放對了,無論貧窮富貴,地位尊卑,都不能動搖他的心志。這二人的故事,各有千秋。@*#

(參考資料:《莊子・讓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卷六十七)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