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天定嗎?(219)一出生就註定了結局嗎?

命運探索 作者:泰源

宋懋澄(公元1570—1622年,字幼清)明末松江華亭(今上海松江縣)人,明朝舉人、文學家、藏書家,也精於命理算術之學。從他為兒子、朋友和自己所批算的命運徵驗的結果,看到生死有命,人生下來就命定了人生的道路和結果。

為兒子批命

宋懋澄在四十九歲之時才生了兒子宋徵輿(公元1617—1667年,號直方)。宋徵輿是明末秀才,工於作詞。入清以後考中舉人,順治四年登上進士榜,開始在清朝為官,官至副都御使。

當兒子宋徵輿出生時,宋懋澄給兒子批了命,批好後寫在一張算命紙上。他把紙封好後交給夫人,叮嚀她說:「待兒子中了進士後,才打開來看。」過了五年,宋懋澄就逝世了。

到了順治四年,宋徵輿三十歲時考中了進士。於是家人打開以前封好了的算命紙,看到紙上有一行字寫道:「此兒三十年後,當事新朝,官至三品,壽止五十。」

後來到了康熙丙午年,宋徵輿果然升遷副都御史,官至三品,死於次年的丁未年,年齡正好是五十歲。

為朋友批命

宋懋澄準備了船渡江去和朋友告別,並為他辦理後事。(pixabay)

宋懋澄與淮南的白孝廉(「孝廉」是明清對舉人的雅稱)是同年好友,白孝廉也精通命理之學。

一天早晨醒來,宋懋澄對夫人說:「今年九月某日,淮南的白兄將會死去,他沒有兒子,我應當渡江去和他告別,並為他辦理後事。」

接近那個日子時,他就買船渡江。等到了淮南白家時,白孝廉已經在門口等候了。白笑著歡迎他說:「我早就知道兄今日必來相送。」於是兩人閉門相對痛飲數日。到了九月某日,白孝廉果然無病而逝。

為自己批命

宋懋澄為白孝廉辦理完後事後,返回自己家中。他對夫人說了自己的生死之事:「白兄的事情已經辦完了,到了明年的三月份,我也應當離開人世了。」到了第二年的三月,宋懋澄果然如期謝世。

宋懋澄有作品集《九龠集》,收錄有民間小說文學作品。

資料來源:清·王士禎《池北偶談》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特別格局」中的「從食傷(兒)格」

此造出生日的日干為丙火,所以屬丙火命。生於九月,墓庫之地(指火勢衰弱),雖有餘暉,然土旺主事,火氣極微弱。猶如九秋的太陽,浮雲無光。

再見自坐申金病位,年未、時戌,再添二土,丙火日主在地支中無強根(無午、巳火),也不見有木(印)生扶,反見三土一金,日主極度衰弱無援。

再看天干,透出戊、己兩土,此時全被旺土所包圍。忽見有一甲木在月干,以為救兵已到,可以用甲木來破土生丙火,試圖解救圍城之困。誰知走近細看,卻大失所望,原來甲木是叛將,對方使用美人計,將己土嫁給甲木,和甲木聯婚,甲己合而化土(因月令戌土當旺,又地支三土,干透二土,全局土之氣勢旺盛,足能化土)。

聯婚後的甲木已化土,投靠敵方,當然不能去解救丙火了。就是說:甲木原想來救丙火日主,解圍城之困,誰知大軍來到城下,卻見敵軍勢力重重,寡不敵眾,敵軍首領戊又以自己的妹妹(己土)嫁給甲木(戊和己分別是陽土和陰土,兩者就像兄妹一樣。甲木本來可克戊土,戊土將己土給甲木做妻子,就像古代的和親一樣,甲木與戊土成了親家,當然是棄甲投降化為土了。因為甲己結合後可化成土)。

甲木已化土,投靠土方。(pixabay)

如此一來,日主丙火在眾土包圍之下,救兵又投入了敵陣,完全沒有生存的機會下,只好向敵軍(眾土)舉白旗投降,順其眾土的大勢而去,這就構成了特別格局中的從土格,而土在這個八字中是丙火日主的食神、傷官星,所以可稱為「從食傷格」,而火能生土,土是火日主的兒女,又可稱「從兒格」。

從食傷(兒)格的構成:日干不通根地支,且不見印、比劫、祿刃的幫助,食傷一定要在月令提綱,或地支會合食傷局,天干競透或四柱多見食傷,旺氣偏於食傷一行,日干盜泄太甚,弱不堪扶,則應以從食傷格論。

行運喜食傷、財,比劫無妨。行印運因能克制旺神食傷,禍患立至。行官殺運與食傷對敵並能生印克身,亦以為忌。

這裡要注意的是:從格中除從強、從旺或從氣以外,其他各種從格,例如從官煞、從財、從勢等,都忌比劫,只有從兒格,不忌比劫。因比劫能助食傷,故不以為忌。

所以有「從兒不管身強弱,只要吾兒又見兒」的說法。就是說,從兒格四柱雖有比劫,但比劫仍去生助食傷,所以不忌(當然比劫力量不能多過食傷)。但局中必要有財星,以成生育之意,因食傷可以生財星,這就是「吾兒又見兒」的意思。

申金內藏庚金、壬水,庚金可洩旺土之氣,壬水可潤戌土之燥。庚金是財星,壬水是官星,能發揮才能取得富貴。(pixabay)

在此例中,日支申金就是財星。全局之富貴就在於有此申金,假以將申金換成戌土,雖地支四土,但不能流通土氣,且地支四土全是燥土(未土是六月之燥土),從格雖真,然火炎土燥,燥土萬物不長,反而是不佳之命。

此造全憑有此申金,申金內藏庚金、壬水,庚金可洩旺土之氣,壬水可潤戌土之燥,庚金是財星,壬水是官星,能發揮才能取得富貴,俱在此矣。

命書《滴天髓》云:從神還有吉和凶,木火傷官氣最燥,若無金水木化灰,火土傷官命也虧。可見,不是一入從食傷(兒)格,就必定是吉命,還須看全局氣勢。所以從兒格中以水木、土金、金水從兒為美,若木火,則木被火焚;火土,則土多火晦,或火炎土燥,子旺反傷其母,必非佳造。除非像此例見有申金財星,有金水潤澤,方能富貴。

所以此造行運喜土(食傷)、金(財),火(比劫)無妨。忌行木(印)運,因能克制旺神土(食傷),禍患立至。行水(官殺)運與土(食傷)對敵並能生木(印),本以為忌。但此造出於調候潤土,亦為可行。因為燥土遇水,雖土水相剋,但水能起潤土作用,水被潤土吸收,反而有利之故。(本系列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