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1月13日訊】隨著北京政權幾乎民心喪盡,一些敢言中國學者開始公開聲討中共。新年伊始,北大教授鄭也夫一篇「中共應當淡出歷史舞台」的文章,曾引起輿論關注。日前,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又發長文,直指「紅色帝國」是一條不歸路,呼籲憲政民主。

1月10日和11日,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在港媒發表長文《中國不是一個紅色帝國》上下兩篇。文章稱,中國已成為一個超大型的極權國家,但目前北京又強調「鬥爭」,並叫喊「解決台灣問題」,有走上「紅色帝國」的趨勢。

文章指出,這凸顯了北京政權對人、歷史、權力、國家與世界的「認知障礙」,包括:一是了無蒼生意識;二是毫無現代權力文明意識;三是毫無對於文教風華的領悟鑑賞心性,尤其缺乏對於燦爛文明的崇仰意識。

文章還表示,中共當下政體犯了「太過低估」的認知錯誤:一是低估了民智;二是低估了億萬國民對於既有政制的強烈厭惡與維新求變心切;三是低估了國際社會對於紅色帝國的提防程度,以及世界體系的緊密互動之於內政的強烈影響;四是低估了歷史進程之浩浩蕩蕩,勢不可擋。

文章指,「鬥爭」是紅色帝國每遇危機之際的拿手好戲,而「解放台灣」也歷來是中共內政吃緊或大國關係緊張時的慣用手段。但中國不曾、不必、不該、也不可能是一個「紅色帝國」。

文章還說,中共多年來以「拖」字訣應對舉國變革要求,玩「擊鼓傳花」把戲,一再錯過推動政治升級和歷史邁步的時間窗口,以致各種矛盾層層積累到今天難以解決的地步。

如今,唯有實現「立憲民主,人民共和」,才能求得「政權的永久正當性」。爾後施行「文教風華」,也就是自由、公正、平等、仁愛、信義、和平與理智的普世價值,就是民胞物與、慎終追遠與知行合一的德性修為,就是天下一家、四海兄弟的世界精神與人類胸襟。只有如此,才能期待人類的永久和平。

文章還直言,如今民間維權一呼百應,公民結社的政治要求呼聲鼎沸。面對此情此景,為華夏邦國和億萬蒼生計,於血腥中登場的極權體制已到了「體面退場時節」。

文章並稱,「閣下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競爭為首任民選總統,合力同心,而為中國的大轉型踢出『臨門一腳』」,疑似對北京現領導人提出建議。

此文和日前北大教授鄭也夫要求中共「體面退場」的文章遙相呼應。鄭也夫在《政改難產之因》一文中說,中共在其執政的70年歷史中,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如今「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對不同政見的仇視與日俱增,對危機的恐懼令自己失態。

文章還說,中共只有和平地退場,才符合中國人民根本利益。今後中共當政者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

歲末年初,中國社交網絡上還曾傳出一份「百位公共知識份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包括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北師大教授張曙光、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展江、北京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等等,其中每個人僅收錄一句話或數句話,但幾乎句句擊中中共的要害。

他們認為中共的「改革已死」,呼籲真正意義上的改革,還權於民,扭轉乾坤,走憲政民主之路,讓中國融入並立足國際社會。

網絡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表示,書生集體發言的事件不可小覷,或許就預示2019年開年後中國的基本走勢。

(記者栗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