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1月12日訊】(3)心轉福至

千里眼順風耳二位神仙,看名字就知道他們的特殊才能是什麼了。

這個千里眼,眼睛不光是看得遠,而且還有超級縮放功能,他在天庭上面,跟這個東勝神洲的傲來國,相距不知道幾千萬里之遙,但是可以精確看到仙石、石猴、並且還可以看到石猴吃的食物是什麼。仙石應該至少是以米來度量的,我說最少有個一米方圓,應該不為過吧。石猴呢,也算作一米身高。而石猴吃的應該是瓜果松子之類的,就算它吃的大桃子被千里眼看到了,桃子的直徑算一分米,夠大了吧。按照最小的可能距離推算,假設他們的天庭就在大氣層之上,應該算是很近了。內大氣層厚度約500公里。一分米比500公里,相當於人們拿放大百萬倍的顯微鏡看微生物。

對了,不是還有一個順風耳麼?怎麼他的專長不是聽嘛,怎麼也看起來了?那麼為什麼觀音菩薩叫觀音,不叫聽音、聞聲菩薩?觀音本叫觀世音。大家都用耳朵聽,菩薩她可以用眼睛看聲音。這可是怎麼回事兒,是不是神話故事很荒謬?那可能有人應該聽說過「通感」這麼一個詞彙。我說的不是修辭的方法,是一種感知現象。就比如我,從小就這樣,如忽然聽到意外的響聲,同時會在眼前閃過一個彩色的光團,偶爾是在腦海中出現。據說有這類現象的人,為數不算少。說不準,人類的任何想法、話語,在高級的神仙們眼裡,都是有模有樣、有形有狀、一望可知的呢。

且說石猴子自打出生之後,就「食草木,飲澗泉,採山花,覓樹果」,跟猴子野獸們過起了真正猴子的世俗生活。小說寫這群猴子們很好玩,「拋彈子,邷麼兒;跑沙窩,砌寶塔;趕蜻蜓,撲八蜡」,簡直就是一群淘氣頑皮、天真無憂的小孩子。但是這群猴子還懂得現在人完全都不懂得了的高尚社會活動「參老天,拜菩薩」。社會麼,就是因社而會。古代農民祭祀土地神的節日叫社日。

如果說這群猴子們是一群小孩子的話,那小說用對一群猴子的描寫,其實是讓看小說的朋友們,了解應該如何生活。你看下面石猴從瀑布中蹦出來之後,張口就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這句話出自《論語》,說的是做人應該講信用。猴子們聽了,馬上兌現了之前的許諾,尊石猴為王。石猴勇敢地替大家滿足了一個好奇心,還意外地給大家發現了一個免費的精裝修的超級大別墅,然後猴子們回報石猴做王,享受大王的待遇。有付出就有回報,多麼美好的故事嘛。

問題是,這個水簾洞明明有名有號,有家當,分明是一個別人的家。「只見正當中有一石碣。碣上有一行楷書大字,鐫著『花果山福地,水簾洞洞天』。」裡面不但有齊全的家當,還有修竹梅花。不但生活用品一應俱全,而且小說沒有提到有什麼灰塵、苔癬。假如被人廢置時間長了,應該有灰塵吧,猴子們得先打掃一下。當然,有可能在如此水源充沛的地方,起不了灰塵也很有可能。如果沒有灰塵,在如此水氣氤氳的地段,長長苔癬應該算是正常的嘛。如果廢置時間久了,應該這個水簾洞內苔癬也隨處可見吧。從小說的描寫中找不到這方面的痕跡。原主人是誰呢?他們一家人怎麼消失了,去了哪裡?

「花果山福地,水簾洞洞天。」從這個石碣上的字來判斷,你看,福地、洞天,這兩個詞已經非常說明問題了,並且說明了原來主人的身分和地位!

福地、洞天,是道家名詞。只有具有地脈、並且地脈直通崑崙山的地方,才能叫福地;因為中國修道人的身體的脈,要能跟崑崙山的脈接起來,他才能修上去。洞天,是直通天的洞,雖在山洞,但其實在天上。修道人,修哪一個派別的道,就尋找那一派別的山、尋找其洞天,前往修道,才修得快,才可修成嘛。那裡的山上,有他們那一派的神靈、以及鬼怪、禽獸。當然了,進山人家是有規矩的,而且是大規矩。

但是猴子們就堂而皇之地進駐了。而且似乎在隨後的千百年中,沒有發生過產權糾紛。這可是奇了怪了,怎麼就這麼天大的好事兒,讓一群猴子給撞上了?

書中有答案呢。「內觀不識因無相,外合明知作有形。歷代人人皆屬此,稱王稱聖任縱橫。」歷朝歷代的人們都是這樣,因為看不到自己的思想念頭、沒有形狀、很虛無,因而不知道應該內察自省。而當人的思想觀念一變,那麼外面的周圍環境,馬上就會跟著變化,產生人能看到、感覺到的有形的變化。其實所有的人,都是這樣,應該是可以這樣主宰自己與環境,等於是一方之王。

這石猴,有了為眾擔當的意願和勇氣,並且果斷地付諸了行動,這就是有首領氣質的。如果那一剎那,石猴猶豫了、放棄了,這近在咫尺的洞天福地它可能永遠也不會再發現了。因為還有一個祕密,就是說,這洞天不一定是一直在那裡存在的。就跟那些名山一樣,裡面有若干的修道人的洞,但是咱們幾乎永遠沒有機會見到,只是在很特殊的時候,才會出現在我們這個空間。對了,就像海市蜃樓一樣的存在。

那群猴子們,在這兒生息了不知道多少歲月,它們又悠閒、又無聊、又天真,花果山這塊地方,估計哪棵樹下有幾個螞蟻洞,都是門兒清的。可是在此之前,它們竟然沒有想到過探尋一下這股山澗水的源頭?它們不知道山澗源自哪裡?我覺得是不太可能的。

其次,小說中有一句詩:「今日芳名顯,時來大運通;有緣居此地,王遣入仙宮。」這首詩說得明白,是因緣際會、猴子該當進駐此洞;這是仙洞,不是平日人們慣見的山洞,裡面以前居住的就是仙人,今天能進去的,也仍然當是神仙;最後,很重要的一點是,水簾洞出現、老猴子腦袋中忽然浮現的奇想,都是「王遣」,也就是上面還有一個看不見的「王」在運作、在安排、通過往猴子腦袋裡放置一個念頭,驅動它們去發現、去入駐。於是石猴成了美猴王,有了王的猴子們,「不入飛鳥之叢,不從走獸之類」,脫離了低級鳥獸的行列。美猴王,開始走上醒悟的路途。(待續)

(本文由作者授權大紀元獨家連載,轉載需經大紀元授權)

點閱【西遊漫注】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