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18歲少女跨國逃家 發推特求救受矚目

【新唐人2019年01月08日訊】沙特阿拉伯18歲少女奎農自稱受到家暴,趁一家人赴科威特度假時搭機逃跑,7日,奎農因缺乏所需文件,遭泰國拒絕入境。奎農隨後發推特向不同國家懇求協助,引發全球關注。目前她已在聯合國難民署(UNHCR)官員的陪同之下入境泰國

泰國移民局局長素拉切(Surachate Hakparn):「泰國是微笑之地。我們不會將任何人送死。我們將盡最佳能力照顧她。」並將於今(8日)向沙特阿拉伯官員會面,說明泰方此舉的決定。

奎農(Rahaf Mohammed al-Qunun)自稱,因受到家人毆打、威脅,甚至因為自己將頭髮剪短而被鎖在房間長達半年,為了逃離家暴的家庭,她在全家出遊途中趁機逃跑,並計畫前往澳洲尋求庇護,但在曼谷轉機時,因缺乏相關文件,被泰國移民局官員攔住,拒絕入境,準備將她遣返。

奎農擔心若真的被遣返回家,她的家人可能會殺了她,索性將自己鎖在機場飯店房間,拒絕回家。

奎農在曼谷機場竭盡全力懇求庇護,並在推特聲援,引發全球關注。泰國移民當局8日態度逆轉,表示不會將她強迫遣返。

奎農在曼谷已與聯合國難民署官員見到面,並被告知未來可以留在泰國一段時間,同時尋求第3國的庇護。

據聯合國難民署的說法,如果尋求庇護者的性命受到威脅,他們就不能被遣返回國。而奎農是否符合難民資格,預計大約需要5天的時間來評估,若最後成功獲得澳洲難民身分,還會需要另外5天來安排行程。

對此,澳洲政府發言人稱,此案「令人深感擔憂」,目前政府駐曼谷大使館已與泰國政府、聯合國難民署取得連繫,要確保奎農歷經相關程序。

中央社報導,極端保守的沙特正努力塑造新形象,但許多政策仍維持不變,讓男性親屬主宰女性生活。

以下為法新社整理沙特對五個核心問題的立場。

●教育
沙特有所謂監護人制度(guardianship system),把女性的法律和個人事務交給她們生活中的男性決定,包括父親、兄弟、丈夫和兒子。

依照這項制度,女性需要她們最親近男性親人的正式許可,才能在國内上課或到國外就學。

沙特教育部2017年7月宣布,女子學校將首度開始提供體育課程,只要符合伊斯蘭教法。

不過,教育部並未說明女性是否需要男性監護人的同意才能上體育課。

沙特有好些純女子大學。

●就業
由於沙特試圖擺脫經濟上對原油的依賴,長期由監護人制度支配的女性就業限制因此鬆綁。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2017年6月成為王位第一順位繼承人,力推「願景2030」(Vision 2030)經濟計畫,希望2030年前能讓工作場所的女性限額由22%提高至30%。

沙特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簽署一項法律,允許女性上網申請她們的營業執照。女性現在也能加入沙特警察行列。

●旅遊、開車
沙特女性仍需要男性允許才能更新護照、離境。

不過,最大的變革發生在2018年6月24日,女性首度坐上駕駛座,改寫沙特歷史。

雖然終結女性開車禁令是一項受歡迎的重大舉措,但許多女性維權人士在同一個月被逮捕、成為階下囚,其中一些人曾為了開車的權利而走上街頭。

●婚姻狀態
依照監護人制度,任何年紀的沙特女性沒有男性監護人的同意,就不能結婚。男人則不需要妻子同意就能離婚。

沙特司法部昨天表示,法院現在會發送簡訊通知女方婚姻關係已終止,這似乎是為了終結女性不知情「被離婚」的情況。

●公共空間
2018年1月,沙特女性首度獲准進入一座選定體育館的一個特殊區域。她們先前遭禁止參與體育賽事。

沙特也縮減惡名昭彰的道德警察或宗教警察(Mutawa)的權力。這些人過去在街頭巡邏,尋找沒有用頭巾包住頭髮或擦指甲油的女性。

現在在首都利雅德(Riyadh)和其他城市,可以看見一些沒戴頭巾的女性出現在公眾場合。

(責任編輯:程以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