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03日訊】崔永元在微博揭露「陝北千億礦權案」案卷被盜黑幕,引發輿論大嘩。最高法院被迫承認確有此事後,崔又公布了卷宗丟失當天最高院的工作記錄,並表示該案的最大黑洞還不是丟卷,是先有判決書後有開庭審理。

1月2日,崔永元在置頂的微博中,發布了最高院法官王林清的自拍視頻,王在視頻中說,自己是中共最高法院民一庭的法官,自己作為千億礦權案的承辦人,承辦的案件卷宗,在警備森嚴的中共最高法院被盜走了。

他說,自己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司法人,至今都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崔永元在該微博中向最高院喊話說,「我過高估計你們的境界和對法律的敬重程度,不道歉就打官司吧。我沒有造謠,我不恥於做這種下作的事兒。」

當天,崔永元又在微博公布了「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當天,最高院的工作記錄,並表示該案最大的黑洞還不是丟卷,是先有判決書後有開庭審理,這就是齣戲,名為:拿老百姓當猴耍。

「千億礦權之爭」是一樁被法律界稱之為,公權「強吃」他人合法產權、企圖將侵奪的利益,無償轉移給第三人的「驚天醜聞」。

這起民事案件是圍繞陝西榆林市一處煤礦的合作勘察合同糾紛。這起案件所爭議的探礦權歸屬,牽動著千億元國家礦產資源最終花落誰家的問題。但該案二审卷宗在最高法院審理過程中卻離奇丟失。

崔永元於2018年12月26日在微博以「最高院有賊?陝北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兩年至今無下落!」為題揭露,中共最高法院有「內鬼」,竊取了陝西商人趙發琦與陝西地質礦產局一樁價值千億大案卷宗。而該「先判後審,卷宗被盜兩年無下落」。

崔永元還稱,52歲趙發琦已經為此打了12年的官司。

事件曝光後,最高法院接連通過《新京報》和《澎湃新聞》發布聲明否認,宣稱「卷宗丟失」一說純屬「謠言」等。

崔永元隨即怒斥最高院撒謊,並透露承辦該案的法官叫王林清,且在微博貼出兩張該案卷宗的公文截圖。

當晚,最高院發布情況通報稱,已啟動調查程序,歡迎崔永元等知情人向最高法提供情況。

次日,崔永元在微博回應說,最高院承認他披露的內容是真的,那麼,最高院應該向他道歉,高院造謠,高院大樓裡丟案卷不報案、內部監控能黑屏,這能保護當事人利益嗎?這是瀆職違法!

12月30日,王林清在一段視頻中講述「陝西千億礦案」案卷離奇被盜的真相,提及最高院的一名庭長與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及此案。

他表示,拍攝這個視頻的目的是為了保護自己,免遭不測,留下一些證據。

凱奇萊公司實際控制人趙發琦表示:「該案歷經六任陝西省長、三任陝西省高級法院院長,我們身為民營企業為此案耗掉12年。」

該案於2017年12月宣判,維權12年的民企凱奇萊終於「勝訴」。但央視在2018年12月初報導稱,千億礦權案在陝西省高院執行近一年毫無進展。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在作出判決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該案二審全部卷宗一次性丟失,事發地點正是審理該案的最高院單位。在丟失前的20多天,趙發琦公開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該案,並指責此案徇私枉法。

但過去兩年裡,有關單位未對此事進行報案,也未展開內部調查,更未對任何人進行查處,卷宗至今無下落。

陸媒透露,該案辦案過程中被各方勢力干預,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最高法院原副院長奚曉明以及時任榆林市長胡志強都曾介入此案,而三人都已落馬。

目前,該案仍在發酵中,陸媒刊發評論稱,胡志強、奚曉明等案子已塵埃落定,但他們在此案中的關聯利益方在何方呢?隨著輿情的繼續發酵,接下來不排除還會有更多大老虎落馬。

(記者文馨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鏈接:「最高院有賊」 千億礦權案牽出一常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