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述】習近平宣稱「反腐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傳遞什麼信號(下)

【新唐人2018年12月31日訊】【今日點擊】(3351-2)【石濤評述】

提要
習近平宣稱「反腐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傳遞什麼信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今天是元月一日,所以新年的第一個月呢,大家也叫元月,就像西遊記一開始說的,元年的概念一樣。這個元字,真正的起始,是一個循環往復的開始,每年是如此。在一個大的巡迴中,在一個7的定數中,同樣如此,萬劫不復、在劫難逃,2019,我們跟大家分享了這期節目呢,作為一種開始就是,習近平的反腐,2019會怎麼樣,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如果我們不了解反腐的動機和目的,當下任務就可能不能準確理解。我剛才跟大家講了,這位姓鄧的先生,對共產黨抱有相當的好感,和跟黨有著相當的,相當的同類的東西。所以準確理解如何,一切都在,他是在中國共產黨的,生命延續的基礎上,在描繪著這些評價。空前反腐,中共49年以來沒有過,一定是出於亡黨亡國的憂慮,這是說辭。腐敗程度見證以來最嚴重的,在習近平看來,腐敗不除必亡黨亡國,站在共產黨的角度,這是一個崇高的目的,所以這裡就牽扯到一個,質的改變。

誰把中國共產黨帶到了一個,在49年以來最腐敗的程度 ,他習近平為什麼不解決,對不對,為什麼不碰、不解決,這是問題,所以這是質的變化當中的一個考量。除了救黨有他的私人考量,就是集權,在一定程度上,中共高層也認為,無論是出於政治的角度,還是推進改革的偉大事業,權力必須更加集中。他說但是習近平的私慾呢,使得他對集權上了癮,在治黨和反腐過程中,如果不擁有毛澤東式的超級權力,他很難擁有戰鬥力。那可能是吧,最後形成了習近平成了眾王之王,個人凌駕於整個黨之上。

我剛才說了姓鄧的先生,是唯物主義者,是共產黨的學者。眾王之王這是不能用的,眾王之王這是信仰宗教中的話,不能用在人身上。所以這期節目一開始我就跟大家講,這個人他是共產黨出來的人,他在用詞上、在說法上,為了形容他的理論的高尚 ,他的理論的準確,他什麼都敢用。叫什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這是嘲笑毛澤東的年代。當他用這個的時候,他跟那個東西是一樣的,這是不能用的。有人取名字敢取天 ,有人敢取地 ,那是人名嗎 ?毛澤東說了我人定勝天對不對,所以那不能碰 ,但今天的人就敢碰。我們就這麼看,你就這麼讀 ,一看就知道他生命認識他就是這樣。

那如果他敢用這些,無知就是力量,在我眼睛裡,而他的無知在於他的菁英基礎上,在於他讀的書,在於他可以寫出這樣大篇的文章。他的無知,在於他的知識,他的自我表達,自我慾望的表達。個人凌駕於整個黨之上,這個我們在節目中早就說了對吧,我們早就跟大家講過,習近平把共產黨踩在腳下。另外的因素,持續六年反腐後的,一個任務轉換的問題,要轉入拼經濟的階段,反腐大家支持,那高級幹部對習近平言聽計從。不是的,根本不是的,只不過就剛才跟大家講的說,他沒有別的招,機構被他改了,要不然殺了他,要不然自殺,這是習近平唯一退下來的路。那現在呢高級幹部吃喝嫖賭,都占的是這個,這麼過來的,所以想殺掉別人的,他活著最關鍵,所以想殺掉他的勇氣,就那種勇士沒有,現在,好死不如賴活著都是這個,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場面。

另外一方面,選擇性反腐本身,減少了高級幹部對反腐的認可。瞎掰,誰認可過呀,把你們家房子拆了,你認可嗎,對不對。還有什麼選擇,選擇性反腐,那是發牢騷一種宣洩,你還真當真啊。那學者也說習近平反腐不是真的,他是選擇性反腐,他也是當成學者的一種說法,都是一種藉口對吧,有錢不賺王八蛋,他也這麼認為。什麼選擇不選擇的,不選擇全殺了,行嗎,瞎掰。如果反腐不能轉為實實在在經濟增長,給民眾帶來好處的話,反腐取得成績最終在時間中流失,民眾最終撤回對自己的支持,合法性將面臨著危機。這都是學者的話,我跟你舉個例子,一個人呢活著現在都講健康文化,對不對,你吃飯你得這麼吃,你吃飯你得那麼吃,你吃幾根蔥,加幾根芹菜,然後你的大便就通暢,那你是什麼啊!大家想過沒有,你這個人是什麼呀!

當這個人為了活著而活著的時候,當這樣的量化去選擇自己食物的時候,你就是工業化產品,你是科學結果當中的一個,可憐蟲,因為你是為了活著而活著,那不是生命的品質對不對。我今天得咬三口蔥,蔥呢,是咬前頭跟後頭不一樣,增加我肚子裡的維生素C;我得吃兩口胡蘿蔔,胡蘿蔔粗細它沒說,我咬完兩口之後,我得增加維生素B,你是什麼東西啊!其實很多是,我說這些意思就是,現代的科學,把人帶到了一種荒謬的境地,但人們認為都很接受,因為它很科學。在西方很多,很多廣告是做藥品的,每天一片阿斯匹靈,阿斯匹靈如何如何,你這人能那麼活著嗎?能那麼養著嗎?這廣告多了去了。

貿易戰後果顯現,衝擊中國經濟,統治性的經濟體制下,活力減輕等等,中國經濟會更糟,對中共構成了威脅。我跟你講,咬三口蔥的,吃兩口胡蘿蔔的時候,該死的時候就死了,有人他身體很健康,有可能,沒錯有可能,結果他沒想到到死那一天,他胡蘿蔔沒嚥下去,給他憋死了,卡死在那兒,吃蔥吃了三口一出氣,把老婆給薰死了,表面身體健康了,到那點死你必死,這是兩回事的,那個只是表象。

中共黨內和習近平明白,在40年的改革開放的紀念會上,他說仍然需要跋山涉水,那不只是跋山涉水,他當時說的是叫凶濤駭浪。改革40年之後要面對凶濤駭浪,那是習近平自己講,所以不能理解成結束目前的反腐。建立了個人的體制,但一旦結束反腐的話,腐敗會捲土重來,反腐鬥爭依然嚴峻,那全面從嚴治黨,任重道遠。他永遠會這樣的,說反腐敗的存量和增量,你看都是量化的。反腐敗的存量和增量,就是我剛才說的,吃幾口蔥,吃兩口胡蘿蔔,胡蘿蔔的粗細得拿尺來量,以後都這麼餵。大家說開玩笑,現在連生雞蛋的雞,肯定就這麼餵的,那豬也是這麼餵的,北京烤鴨店的烤鴨也是這麼餵的,所以就真正丟掉了人的東西,這個圈畫圓了。

十九大前出現的腐敗存量,十九大後出現增量,決定反腐不可能結束,繼續往前的力度強度,反腐將進入常態。上嘴唇說下嘴唇,所以這個文章裡就講,它其實反腐是今天習近平,確保今天權力一直走到他結束的唯一手段。而反腐呢,同樣也承認,所有反對他的人,都是他身邊的人,因為被他反腐的人,就是他的菁英,以這樣的方式,來維持他的統治。那以後會怎麼樣?人各有命,共產黨同樣。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