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13日訊】

有一次在齊國和魯國的外交活動上,齊國的相和魯國的相作為贊禮,就是負責禮儀的。當時是一個很盛大的場合,晏嬰就跟齊景公說,東海之外,有人進貢了一個巨大的桃核,種在我們的園子裡面已經30年了,從來沒有結過果實,現在剛好結了幾個桃子,每個桃子像碗那麼大,通紅的,而且那個氣味非常的香甜。

晏嬰說,正好是兩國國君見面的禮儀場合,我願意去摘一些桃來為宴會助興。齊景公就同意了。晏嬰親自去摘了六枚桃子。其中齊景公吃了一枚,魯國的國君吃了一枚,然後贊禮的兩個相,一人吃了一枚。一共吃掉了四枚,還剩兩枚桃子。

晏嬰就跟齊景公提了一個建議說:這兩個桃子,一定要賞給我們國家,功勞最大的將軍。大家可以來評功擺好,來講一講你們到底為國家做了什麼樣的貢獻。如果你的貢獻足夠,那麼桃子就由你來吃。

在《東周列國志》上,管這個桃叫蟠桃,感覺很像是《西遊記》裡三千年開花、三千年結果的蟠桃。這裡是三十年沒有結過果,那年結果了。

公孫捷首先跳出來說,我徒手格斃猛虎,可不可以吃桃子?晏嬰說:功高莫過救駕,如果不是你,國君就會被老虎弄傷了。於是一個桃子就給了公孫捷。

古冶子跳出來說我在水裡邊斬殺大黿,拉著國君的馬從河裡面跳出來,這樣的威風和功勞夠不夠吃桃子?晏嬰說:可以,再吃一個。兩個桃子全吃光了。

這個時候,田開疆站出來說:我當時領著國家的500輛兵車出征伐,最後好幾個國家都到我們齊國來朝見會盟,這樣的功勞可不可以吃桃子?晏嬰說,當然了,你的功勞比他們兩個都大,這是為國家立了這麼大的戰功。可是今天沒有桃子了,你等明年的時候再說吧!

田開疆當時就面子掛不住,因為那麼盛大的一個場合,當著兩國國君的面,他怕傳揚出去對自己的面子有影響。他就說他願意以死來維護他的榮譽。他就自殺了。

他一自殺,另外那兩個人,公孫捷和古冶子就說,我們功勞沒有他大,結果因為我們吃了桃子,才造成他自殺,那我們要不死,豈不是很對不起他,結果這三個人全都自殺了。這就是晏平仲「二桃殺三士」的典故。那時候很多人都是為了一個理念,重義輕生,做這樣的事情。

浣紗女把飯交給伍子胥之後,自己就自殺了。伍子胥得到了這一餐飯吃飽了肚子後,終於就來到了吳國。我們現在想像中,吳國應該是一個很繁華的地方,是吧?現在江浙一帶好像是最富庶,工業也發達,農業也發達,長江三角洲,魚米之鄉。我們感覺應該是蘇州那個樣子的。其實不是。當時蘇州是非常荒涼的一個地方,人口也少,城郭非常簡陋。伍子胥到了那個地方舉目無親,也沒人推薦他,所以他就在那個地方吹簫乞食。

伍子胥在吹簫乞食的時候,一邊吹簫一邊唱。他的詞是這樣的:

第一疊,

伍子胥,伍子胥,

跋涉宋鄭身無依,

千辛萬苦淒復悲,

父仇不報,何以生為?

第二疊,

伍子胥,伍子胥

昭關一度變鬚眉,

千驚萬恐淒復悲,

兄仇不報,何以生為?

第三疊,

伍子胥,伍子胥,

蘆花渡口溧陽溪,

千生萬死及吳陲,

吹簫乞食淒復悲,

身仇不報,何以生為?

旁白:伍子胥混出昭關,途中受到漁丈人的恩惠,渡過長江;在窮途潦倒之際,又向浣紗女乞食。西元前519年,伍子胥和公子勝歷盡千辛萬苦來到了吳國。他的苦難並未就此結束,雖然暫時沒有了生命之憂,但他的復仇之路仍然漫漫沒有盡頭。

吳國當時的國君叫做王僚,王僚的祖父叫壽夢。壽夢有四個兒子,大兒子叫做諸樊,二兒子叫做餘祭(「祭」在這裡讀「債」),第三個兒子叫做餘昧,第四個兒子叫做季札。

那個時候繼位,一般都是嫡長子繼承,就是正妻的大兒子來繼承王位。但是壽夢四個兒子中,最小的兒子季札是一個非常賢明的人,所以說壽夢一心想把他的王位傳給季札。但是由於過去繼承制度是嫡長子繼承,他就跟諸樊講,說王位可以傳給你,但是請你在死了之後,不要把王位傳給你的兒子,而要傳給你的弟弟,就是餘祭。然後餘祭再傳給三兒子就是餘昧。餘昧再傳給四兒子就是季札。這個也是一種傳位的方法,叫做「兄終弟及」,就是哥哥死了,弟弟來繼位。

這是古代的兩種傳位方法,一種叫做「父死子繼」,一種叫「兄終弟及」。「父死子繼」就是父親死了,兒子來繼位,正妻的長子嫡長子繼承;「兄終弟及」就是哥哥死了,由弟弟來繼位。

壽夢希望通過「兄終弟及」的方式,能夠把王位傳到季札那裡。這樣在諸樊死了以後,這幾個兒子都很聽話,諸樊傳給了餘祭,餘祭傳給了餘昧。餘昧要傳給季札的時候,季札跑掉了,因為季札非常不喜歡當王,他覺得治理國家是一個很勞心勞力的事情,跟他沒什麼關係,他就跑掉了。

季札跑掉之後,就出現了一個問題,是應該是餘昧(老三)的兒子繼位呢?還是應該老大諸樊的兒子繼位呢?結果餘昧沒有把王位傳回給老大諸樊的兒子,而是讓自己的兒子繼位,就是吳王僚。那麼諸樊的兒子是誰呢?就是公子光。公子光是後來著名的吳王闔閭。但是在這個時候吳國的國君還是王僚。伍子胥就是在這樣一個時候到達了吳國。

他在市面上吹簫乞食的時候,有一個神相,就是看相看得非常準的一個人叫被離。被離聽到簫聲非常悲涼,就循著簫聲找到伍子胥。他見到伍子胥的時候說:我這一輩子看過很多人很多人的相,從來沒有見過長得像你這樣子的人。他就問伍子胥是誰。伍子胥就把自己的經歷跟被離說了一遍。

被離也是在朝中為官的一個大夫,那麼這件事情就被吳王僚知道了。吳王僚就把伍子胥叫到宮裡,跟伍子胥談話。吳王僚非常欣賞伍子胥的才能,而且伍子胥在談到父兄大仇的時候,眼中像要噴出火來一樣,吳王僚對他非常的同情,就準備答應替伍子胥出兵報仇。

事情進展到這一步是很順利的,但是公子光就不幹了。他是老大諸樊的那個兒子,一直在想謀取王位。如果伍子胥過來輔佐吳王僚,吳王僚的羽翼就更豐厚了,他的能力和實力就更強大了,那麼公子光要奪王位就更困難了。所以公子光就進來跟吳王僚講「萬乘之主,不為匹夫興師」。怎麼可以為伍子胥這樣一個匹夫,動用這麼大的國家的軍隊,死那麼多的人為他來報仇呢?如果勝利了,伍子胥痛快了,我們國家會損失很大;如果失敗,我們不是要亡國了嗎?吳王僚一聽覺得也有道理,就放棄了替伍子胥報仇的打算。

如果是換做你是伍子胥,那肯定心裡很鬱悶了。本來事情快要做成了,突然半中間插進了一個人把事情給攪黃了。但伍子胥沒有鬱悶,在《史記》的《伍子胥列傳》中說,「伍胥(就是伍子胥了)知公子光有內志,欲殺王而自立,未可以說外事,乃進專諸於公子光,退而與太子建之子勝耕於野」。意思就是說,伍子胥知道公子光是要殺掉吳王僚自立為王。這個時候不能夠跟他談論國家以外的事情,因為他整個的心思全部專注在國家的內政上。所以伍子胥就把專諸介紹給了公子光,而他自己就辭去了朝中的官職,退到山裡面去,和太子建的兒子公子勝種地。

從伍子胥的反應,我們可以看到三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就是看人很準。當公子光把事情攪黃的時候,他就知道公子光並不是以國家的利益為重才不出兵,完全就是為了奪取王位。

第二點、伍子胥是深謀遠慮的,他知道如果吳王僚一旦罷兵,你再怎麼求,這件事情都不可能再發生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幫助公子光殺掉吳王僚,幫助公子光當上吳王。這個時候,伍子胥等於對公子光有非常大的恩,或者立了非常大的功,那麽他才有可能去掌握吳國的國政,才有可能出兵。所以伍子胥是非常深謀遠慮的。他不但沒有恨公子光,反而把刺客專諸介紹給了公子光,幫助公子光去實現他殺王自立的願望。

第三點、伍子胥韜光養晦,他辭去了官職之後,開始跟公子勝在一個叫陽山的地方種地,當時吳王僚賜給他一百畝的士地。種了多長時間呢?種了四年的地。伍子胥為了報仇,在那個地方種了四年的地。他交回了大夫的爵位去做一個農民,一邊種地一邊等待著報仇的時機。

我們說過,伍子胥如果要報仇需要做成三件事,第一件事是需要逃離楚國;第二件事,需要得到一個國家的國政;第三個事情是要對楚國作戰,能夠打勝。伍子胥在過昭關之後,已經逃離了楚國的追捕,第一件事情就做成了,而他現在是以一個吳國的農民的身分又是怎麼樣得到吳國的國政呢?請看下集《經文緯武》。謝謝。(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

責任編輯:畢卉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