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16日訊】【今日點擊】(3312-1)

提要
北京回應彭斯東盟會與李克強互動
彭斯向中共出試卷六條:不讓步便冷戰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在另外的節目當中突然意識到,現在就是ㄧ個界面,界面啊,就像手心式的是個界面,是過去跟未來的界面。過去的跟將來的界面,它的接觸點就是過去跟將來,它的接觸點就是現在,
我以為這個說法這個概念,就應該是那麼回事。過去、現在、將來,還是站在一個自我的角度,人的自我的角度,把我放在中心我們看待的一切,因為我們擁有現在。如果你站在之外的話,你會看到時間只存在過去和將來,而現在是ㄧ個流動的過程,你永遠抓不住它,永遠。所以它的意義在於,咱先說好我自個兒理解的啊,它的意義在於真正從現實中,從慾望的環境中已不在其中,你理解到不在其中的自我生命的尊嚴,你生命的真正含意。

北京回應彭斯在東盟會與李克強互動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的:彭斯到了參加東盟會議跟APEC會議。他那一番講話是在去東京的飛機上,主要是講給了,華盛頓郵報的一個專欄記者,專欄記者是隨著他出訪。那個文章一開頭就說,我跟彭斯副總統乘坐空軍二號,空軍一號是美國總統,空軍二號是美國副總統,乘坐空軍二號穿越南中國海,本身就是確保自由航行的一種行為。他的意思就是,而他的飛機穿過了南沙群島時,應該是它的永興島還是哪個島,距離中共的在南沙群島的軍事基地,只有五十海里。那以這樣的方式,來確保南海的行動自由,在這個背景之下,彭斯發表了非常嚴厲的對中共的,一種表述一種態度,為月底習近平見川普,川習會做了鋪墊。

這一番講話之後來到了東盟峰會上,他跟李克強有了互動,而李克強在東盟峰會上,也出現了異常的做法。他在東盟峰會的一個經濟論壇會上,因為他自己不是東盟的,一個經濟論壇會上,發表了長達兩個小時的演講。在發表演講時,他公然說我不用稿,我不用稿說的是心裡話。而就在同時間習近平在北京,在見林鄭月娥在念稿。這麼公開分裂,這是公開分裂,因為李克強你可以不用稿,但你不用白乎說,我不用稿是因為我說的是心裡話,那習近平說的就是假的。而在此之前王岐山有著同樣的表述,這是上層的分裂咧。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2個人在東盟會上見面。

星期四新加坡出席東盟會議期間,彭斯跟李克強做了簡短的交談,2個人的會議期間的這種簡單的互動,被媒體拍到,但具體內容無人得知。因為彭斯也沒有計劃在東盟會上,或者APEC會上與中共官員有任何見面,包括APEC會習近平會出席,相信了彭斯也不會有甚麼太多的。文章裡介紹呢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天的記者會上也明確講,她不太了解彭斯跟李克強的這個會面,談話內容她一點兒不知道。但是談到中美關係的時候,她用了一個對等的說法,這個在美國之音的報導中,說這個很罕見,對等的說法這個詞在中共,在3月分之後貿易戰開打之後,我們沒有聽到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有這樣類似的描述。

彭斯向中共出試券六條:不讓步便冷戰

而李克強跟彭斯的見面的背景呢,是因為彭斯有了相當嚴厲的一種說法,相當對中共有了相當嚴厲的說法,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時是這麼說的:彭斯向中共出了考試券,一共有6條,不讓步就冷戰。其實這個說法他是在日本,在日本跟安倍晉三見面之後,美日呢出現了一個叫,確保叫印太地區的戰略安全,他們拿出了700億美金來幫助整個印太,印度洋跟太平洋地區的,一些貧窮和落後的國家,進行基礎投資跟基本經濟的發展。基礎投資,基建投資,包括橋樑、鐵路、工廠這個工業區的建設。

而他明確講美日的聯手,就是抗爭習近平一帶一路在這個地區,過去時間裡面的做法,針對性非常強。所以中美之間的衝突不是貿易衝突,是整體戰略上的衝突,整體的國家性質上的直接的對壘,直接對壘。彭斯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呢,跟華盛頓郵報的記者的專欄裡,他在陳述相關要求的時候講,月底川習峰會是今天避免美中冷戰的,最佳也是最後的機會。而他用了一個英文的詞就是必須,中國必須遵守相關的,就必須做出改變,必須遵守美國人提出的要求,沒有任何商榷的說法。他的英文用詞用的是must,就是必須的。

在中文的報導中因為受中共的影響,都說用了非常緩衝掩蓋的詞彙,maybe 就是可能,也可能不、也可能是,它其實就改了,而彭斯的講法不是,是非常嚴厲的。那彭斯在去新加坡之前,就是其實到了新加坡,他提出了6個底線,就美方在貿易談判中的6個底線,很多人在報導,剛剛出來的。一個就是知識產權的保護,就是停止盜竊知識產權,第二個強迫技術轉讓,第三個市場准入。市場准入的概念就是打開國門,轉向市場經濟,遵守國際規則,和國際水域的航行自由等問題。這是指南中國海,所以他根本沒有做任何改變。

我們可以說,當初美國的白宮的經濟顧問,庫德洛提出來的,三個零、二個不,和一個允許,其實是一樣的。那個說法只針對貿易,那他現在已經把南中國海的軍事上的衝突,直接作為美國談判的一個要求提出來。據說中方呢做了書面的答覆,但不好說吧,美國人可以這麼平鋪直述的講出來,中方做書面的答覆,你就知道誰占理,誰沒占理了。在他當時的說法中,就是避免冷戰的鑰匙是在習近平手裡面,就看他答應不答應。

文章裡介紹川普跟習近平兩週前通電話,外界對中美貿易戰呢結束,有著很高的期盼。而季辛格月底也到了這個,就是前兩天到了北京和新加坡,兩次見面王岐山,一次見面習近平。在彭斯的演講中,他非常嚴厲的批評了華爾街高層,插手中美貿易談判,現在的達成的協議都是川普的條款,而不是華爾街菁英們的條款。這裡面直接是引述了納瓦羅,就是川普的白宮貿易委員會的主任,他的話,直接抨擊華爾街的大佬們。那這華爾街大佬們,以高盛的歷屆主管為中心,其實包括今天的美國財長。

所以菁英,美國的菁英換個角度來講,出賣美國人的利益,跟中共勾肩搭背,讓中共得以在過去時間裡大屁股崛起,偷的,偷的東西大屁股崛起不是正好應對嗎?所以它這裡面報導,主要是這個概念出來的。很多人認為呢,彭斯的做法就是先小人後君子,中國必須改變它相應的行為,而避免跟美國發生冷戰。如果中方不能拿出,令美方滿意的提案的話,將準備增加關稅。這個說法是川普的說法,後面2萬6700億,還有2萬6700億還沒有增加關稅,如果那個增加關稅的話,現在的2500億美金的進口貨品的關稅,到了明年一月分將加徵到25%。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