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河北某地的一名教師,以前身體很不好,性格也不太好,爭強好勝、內向、敏感、心高氣傲、妒嫉,經常與人發生矛盾,心中不平,怨氣很多。自從一九九七年底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心胸越來越開闊,心態越來越平和,與周圍的人相處的也越來越和諧了,真真正正感受到了幸福美好、身心愉悅。

去掉對家人的怨氣

她和丈夫結婚時,丈夫家上有年事較高且身體又不好的爺爺、奶奶,下有還在上學的小叔,家庭條件不太好。他們也沒辦喜事,丈夫家給了五百元錢,做了兩床被褥,用的還是舊棉花。他們在城裡住,被子放老家等回老家時蓋,後來小叔到外地上大學,婆婆把他們的被子讓他帶走了。他們結婚時,大姑姐已結婚,她不但沒給禮金,還說他們應該給她錢,因為她在老家幹活沒能上學,她丈夫上大學了。 開始她也沒往心裡去,後來小叔結婚時,家裡給的錢比他們多幾倍,婆婆給做了四套裡外全新的被褥,小叔結婚時大姑姐給了五百元錢。她當時心裡感到很不平衡,覺的很委屈,感到他們太偏心小叔子。那時他們孩子還小,經濟很緊張。她經常因為錢及一些小事與家裡人鬧彆扭。孩子五歲時,她得了宮外孕,造成大出血,手術後身體非常虛弱,站著都得扶著牆,休了三個月的病假。那時丈夫在外地讀研,她不但沒人照顧,還得照顧孩子,上班後她身體還是很弱,每天拖著病弱的身體上班,下班後還得管孩子,真覺的度日如年。婆婆給大姑姐看孩子管不了我們,她心裡很難受,有很大的怨氣。

修大法後,她明白了自己所承受的這些痛苦都是以前造的業帶來的,在人世間吃苦受難是在還業債。師父要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高尚的人,她就努力把一切怨都放下,不想別人怎麼對自己不好,只想怎樣對別人好,多看別人的優點,多體諒別人關心別人。

她給婆婆買的衣服,一年四季的都有,穿不過來,回到老家有活搶著幹,不再計較不再抱怨,心裡總是樂呵呵的。她小叔說:嫂子煉了法輪功,身體也好了,性格也好了。婆婆去世前,她母親去看她,婆婆對她母親說她的孝順是出了名的。

婆婆去世後,她公公只願意跟他們過,他說:「我不是看兒子好,是看兒媳婦好。」前幾年公公也去世了,他們對待大姑姐就像對長輩一樣,經常買東西去看望,過年過節了、有病了、有事了,給錢給東西。他們和小叔一家也處的很好,公婆去世後他們在一起過了幾個年。

丈夫家的親戚和他老家的人對她也有很高的評價。她說:「這是大法改變了我,其實我知道自己離大法的標準還差得遠呢,我會繼續努力。」

同事說「法輪功是挺好的」
修煉前她有時也和領導、同事發生矛盾。有一次評優秀,大家選上了她,那時學校要求晚自習輔導,她家離學校較遠,晚上沒有路燈,她一個女子晚上去不安全,她就下午去輔導,因為這一點,管教學的副校長把她拿下了。她找到這個副校長和他吵了一架,又給校長寫了一封長信,雖然最後她得到了這個優秀,可這是爭來的。

有時因為工作的事她對科長有意見,總覺的自己工作挺努力的,幹的也挺好的,同事和學生都評價挺好的,就是不會討好領導,結果得不到應該得的榮譽。為此搞得吃不好,睡不好,身心疲憊,心裡憤憤不平。

修大法後,她才發現自己有很強的妒嫉心、爭鬥心,還有對名執著的心等。她就努力去修掉這些非常不好的心,慢慢心變的平和了,把名利看淡了,用一顆純淨的心去做好工作,一切順其自然,無怨無恨。

有一年評選優秀,當時連續兩次評上優秀就漲一級工資,她已有一個優秀了,而且她的資歷和其它條件也比較佔優勢,科裡投票選舉,當時有幾個人競爭,他們都在拉票,她沒拉票,結果她沒被選上,有一個資歷比她差的上去了,但她心裡很平靜。

邪黨迫害大法後,有的同事說:「法輪功挺好的,你看她,變化多大呀!」

丈夫也在悄悄改變

丈夫以前是個對人苛刻、自以為是、強硬、不顧他人感受的人,對孩子不管當著不當著人,不滿意就訓斥、罵,有時還大發雷霆。對她也是,越在她家人和朋友面前越不給她面子,總是挑剔,還經常莫名其妙的對她發火,她和孩子都懼他。因此他們做事放不開手腳,在他面前也不能表達自己的想法,也不願和他溝通。她也經常和他鬧彆扭、爭吵,大吵一頓就好幾天緩不過勁來,心裡經常鬱悶,對他有很多的怨氣,很少感受到他對自己和孩子的關心。

修煉後,她努力按師父的要求去做,開始時有時忍得住,有時忍不住,有時是含淚而忍,有時表面上能忍住但心裡不服,心想不和你一般見識。後來學會了向內找,不管表面上丈夫多不對,都無條件的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找自己還有什麼不好的心,從丈夫身上也看到了自己不好的一面:自以為是、對人不夠包容、說話口氣不平和等,並努力改變自己,這樣心就變的平和了,也不覺的委屈了,心胸也豁達了。

她把家裡當成一個修煉的環境,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生活上關心體貼丈夫,對孩子用心呵護,家裡家外的事主要都是她做。她時時反省自己,努力改掉自己不好的習慣,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慢慢的,丈夫也變的比較平和了,他們之間矛盾也越來越少了,越來越和睦了。

寬恕傷害過自己的人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因為有人說她煉法輪功,她被單位副書記和市「六一零」 辦的人綁架到市洗腦班進行強制「轉化」迫害,還被勒索六千元,給她和家人精神上造成了很大壓力。

剛從洗腦班出來時,她精神恍惚。副書記對她說「你犯了法了」這句話對她刺激很大。後來她才明白自己修煉大法做好人根本沒犯法,是他們在犯法。但當時她的心沉到谷底,說話都發不出聲音了,真有一種快窒息的感覺。而且她身體越來越不好,接著又大病了一場,好幾年都是身心在煎熬中度日。直到她從新走回大法修煉,身體才好起來。為此她對副書記總是耿耿於懷。

師父讓弟子以最大的胸懷與慈悲面對眾生,為此她下定決心要修掉這顆怨恨心。慢慢的,她怨心越來越小了,現在心裡也不記恨副書記了,因為她知道,其實他們這些人才是最可憐的,在無知中在名利驅使下造了很大的業,犯下了很大的罪,如果不醒悟那後果是很可悲的,他們還需要自己去救度呢。

對於曾經傷害過自己的其他人,現在她也不怨恨他們了。

回顧自己的修煉經歷,她由衷的感歎:「是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改變了我,淨化了我的身體,提升了我的思想境界,使我的生命從根本上得到了昇華,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希望世人都能瞭解大法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讓自己有個美好的未來。」

──轉自《明慧網》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