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6日訊】廣州醫生譚秦東因在網上發帖,質疑一款被稱為「中國神酒」的鴻茅藥酒的療效,竟遭到內蒙古涼城縣警方的跨省抓捕,事件一時引爆網絡。連黨媒也忍不住發文質問,鴻茅藥酒廣告違法兩千多次,誰是它的護身符?

今年1月10號傍晚,內蒙古涼城縣的數名便衣警察趕赴廣州,帶走了譚秦東醫生。25號的逮捕通知書上,譚秦東涉嫌罪名為「損害商品聲譽罪」。4月15號,涼城縣公安局通報,該案已移送審查起訴。

譚秦東妻子劉璇得到消息,案子可能在近期開庭,譚秦東被追究140萬民事賠償。

譚秦東之所以被抓,源於他去年12月19號在網上發布的一篇帖子。該帖稱鴻茅藥酒實際是酒劑類中藥,成分中含有多種毒性中藥材,並在標題上指其是毒藥。

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稱,該文造成了140餘萬的退貨損失,嚴重損害公司聲譽。

但譚秦東家人認為,譚沒有虛構事實。律師胡定鋒則指出,鴻茅藥酒問題也曾被許多權威媒體報導,並被國家行政機關處罰過,譚並未造謠污衊。

陝西某藥廠銷售代表鄒先生表示,譚秦東從醫學角度質疑沒有錯。另外配方中的豹骨,來源渠道是否合法,也很值得懷疑。

陝西某藥廠銷售代表鄒先生:「如果(鴻茅國藥)它想反駁的話,可以也從學術的角度上去反駁他。現在它不走法律渠道,它認為是別人詆毀了它,它走的是歪門邪道,聯合當地的公安跨省去抓捕人家。首先它犯法了,第二個,為什麼當地公安能配合它去做這件事?鴻茅藥酒和當地官商肯定是有勾結,有個利益鏈。」

消息引起多方關注。

連黨媒《人民日報社》主辦的《健康時報》,16號也發文稱,據不完全統計,鴻茅藥酒的廣告近十年來曾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但內蒙古食藥監管理局作為監管和廣告批文核准部門,卻一路為鴻茅藥酒廣告開綠燈。報導質問,誰是鴻茅藥酒的「護身符」?

世界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資本把上面都買通了,形成利益集團,類似於黑社會。權貴加上資本,暢行無阻。你只要不碰政治,你害死多少老百姓,它錢照樣掙,照樣發財。你是各省說這個酒要禁止,但是照樣賣,廣告照樣做。背後就說明中國的法治啊,只是共產黨維護自己統治的工具。」

譚秦東妻子劉璇向媒體表示,抓走譚秦東的人當中,就有鴻茅藥酒的人,她覺得這是一種示威。

因此「警察淪為家丁」一時成為話題。

香港《東方日報》說,「虛假廣告無人管,醫生質疑卻有罪」。內蒙古警方跨省抓人,顯示執法部門不是為民公僕,而淪為商家的護院家丁。大陸警方所謂嚴打網絡犯罪,只是為權貴服務,而面對包括百度等網站鋪天蓋地的虛假廣告,以及無數被網絡抹黑的無辜民眾,卻視而不見。這或許正是大陸的虛假廣告屢禁不止、網絡詐騙愈打愈猖獗的主要原因之一。

網名為「霍老爺」的作者撰文說,憑一個帖子,就能千里緝拿,真可謂兵貴神速。犯鴻茅藥酒者,雖遠必誅。內蒙古涼城之高效,是身為鴻茅藥酒之流豢養家奴的高效。背後是權力的傲慢和任性。

席海明:「整個共產黨就成了個大的販毒集團,它上邊一聲令下,下邊千里抓人,神速!這個也跟中共的跨國抓人一樣的。」

世界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表示,此事表面是警察執法問題,實際是中共的制度已經沒救了。統治階級的利益就是所謂的國法。侵犯到他們的利益,對民眾「要抓就抓,要殺就殺」。所以共產黨不倒,中國什麼希望都沒有。

內蒙古警方跨境抓人早有先例。兩名資深媒體人疑因報導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可能失聯的消息,兩個多星期前,先後被內蒙古警方以造謠罪名在北京拘捕。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