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14日訊】13日一名女記者翻白眼的視頻熱傳風頭幾乎蓋過兩會。為此,中共宣傳部門急滅火。該事件被熱炒之際,網絡上出現了江澤民當年在接受美國著名記者華萊士採訪時的舊聞,稱江當時大罵其助手以及中共宣傳部很蠢,花大錢卻凈做蠢事。

3月13日,在中共人大會議「部長通道」開啟期間,一名身穿紅色外套女記者向官員提問時,旁邊一位身穿藍色外套的女記者,做出翻白眼等動作,被攝像機全程捕捉,並隨著央視新聞的播出迅速成為國際輿論焦點。

在短短几個小時之內,此事在大陸微信、微博上形成刷屏之勢,兩人的大量資訊被網民人肉搜索出來。其中,身穿紅色外套自稱來自美國中文媒體的張慧君,所在的全美電視台被搜是人民日報海外網的一個「馬甲」,是中共的大外宣。

該事件被熱炒之際,中共官方迅速採取措施對此進行降溫處理。據稱,翻白眼的上海第一財經女記者,不僅被上級緊急召回解釋情況,還被爆出被吊銷記者證,甚至還可能遭中宣部處罰。

在這次事件中,網絡上還出現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2000年接受美國著名記者邁克·華萊士(Mike Wallace)採訪時,「翻白眼」大罵其助手以及中共宣傳部很蠢,花大錢卻凈做蠢事的舊聞。

事件發生於2000年8月,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在中國北戴河訪問了江澤民三個多小時。當時,華萊士拿出一張「六四事件」發生時的照片,遭到江澤民的助手抗議。

江澤民說,「剛才我的助理抗議你拿出這張照片,我很遺憾。他很蠢。我們宣傳部門的那些人也很蠢。他們看不出這張照片的真實含意,他們花了很多錢卻凈做蠢事。我們的對外宣傳部門擠滿了沒有腦子的翻譯機器,但我毫無辦法。」

江澤民一翻罵人的話,卻暴露出中共在海外投資、收購和贊助的媒體,沒起到中共所要的作用,反倒做了蠢事,令中共的醜聞在國際上進一步擴散的事實。

當時華萊士訪問江澤民提到「六四事件」中的坦克人問題的錄音摘錄如下:

華萊士:你知道嗎?我看到一個年輕人在天安門廣場攔住坦克車那張照片時,我就知道中國(共產黨)的獨裁是什麼意思了。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象徵,把中共的獨裁打進我的心底。

江澤民首先說:我不需要翻譯,我知道你說什麼。我非常願意回答這些問題。(但他並沒有說具體的。)

於是華萊士追問:你做學生時曾經在上海示威?

江澤民來了精神,回答:不錯。(獨自唱起他在1943年反對日本軍隊佔領中國時的抗議歌曲)同學們﹐站起來﹐保衞祖國﹗

華萊士毫不留情,指出:那是國民黨時代,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你當時是這樣吧。

江澤民:不錯。

華萊士:天安門廣場上的人說什麼,也是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吧。

江澤民開始狡辯:在1989年動亂中,我們完全理解學生要求更大民主自由時的激情﹐事實上﹐我們總是一直在改進我們的民主制度。但是﹐我們不可能允許懷有不良動機的人利用學生﹐以民主和自由為藉口推翻政府。

華萊士拿出在天安門廣場學生起事時,站在坦克前面的坦克人照片,問了一個江澤民難以直接回答的問題:你佩不佩服這名青年的勇氣?

江澤民一時不知所措,語無倫次的回答:他決沒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裡。看這張圖片﹐我知道他的確有他自己的想法。

華萊士毫不留情追問: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主席先生﹐你欽佩他的勇氣嗎?

江澤民仍舊不敢正面回答問題,仍舊是跑題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要強調﹐我們完全尊重每一位公民自由表達個人希望和願望的權利﹐但我不贊成在緊急狀態時任何對政府行為的當場反對。坦克停住了﹐沒有壓過去。

華萊士再次追問:我不是在談論坦克﹐我在談那人的心﹐那人的勇氣﹐那個人﹐那個孤零零的人﹐站在那裡擋着坦克。

江澤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卻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上述對話源於1989年「六四事件」中,一名被稱為「王維林」的青年男子,在北京長安街上隻身阻擋中共軍方坦克車隊前進的歷史瞬間,被海外媒體記者攝影和錄像,照片成為近代歷史上最著名鏡頭之一。

當時中共高層派遣的軍隊已經驅離天安門廣場上的抗議群眾,並造成大量死傷後的第二天,該名男子卻不為危險,隻身阻擋近18輛59式戰車車隊行進。領頭坦克駕駛士兵一度試圖轉向繞過該男子,但仍遭到他移動攔阻而不得前進,最終停了下來。

當年的錄像中,「王維林」還爬上坦克砲塔,試圖和領隊溝通,但最後在僵持不下之際,一名騎單車男子上前勸說,另有幾名身穿藍色衣服人士將他帶離現場。至今「王維林」仍生死不明。

海外民運組織「公民力量」多次發起網上簽名尋找「坦克人」活動。「坦克人」作為中共六四暴政的標誌性人物,已經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最難面對的問題。

(記者李文馨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