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為什麽在不到半年時間連開三次全會?這在中共歷史上前所未有。從實際情況看,本來要解決人事問題的二中全會沒有觸及人事。在19大後習近平處壓倒優勢下,這並非由於人事安排遇到阻力、或不順利,而是修憲完全占據了二中全會的議程,修憲內容包括機構改革,這個改革決定了人事安排。說修憲經歷了一番較量倒是可能的。也就是說,修憲是人事安排的前提,所以原來二中全會人事安排的議程給修憲讓路了,要由三中全會補上。

「兩會」得有一個中共的人事安排,否則人大就沒法開。也就是三中全會不開人大就沒法開;而三中全會要根據二中全會修憲內容安排人事。「兩會」只是橡皮圖章和結果,要等中共的修憲、機構改革和人事內容定下來,才能舉手表決和照章辦事。舉例說,人大要決定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但前提是必須修憲增設國家監察委。再例如,習近平可能有意連任兩屆以後的國家主席,但現在憲法規定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因此,習只有修憲取消這一限制,才能延長任期。所以「兩會」受中共操縱的獨裁特點決定了兩會」離開中共二中全會的修憲內容和三中全會的人事決定就根本無法開會。這就是不到半年時間連開三次全會的原因。

第二個關鍵看點是,習近平思想入憲法其實有更深一層的含義,就是為清理江澤民鋪路。江的「三代表」盡管被冠為「重要思想」,但這是空洞和虛的;而習思想具有「新時代和中國特色」實質定義。也可以說,江「三代表」是舊時代、過時的和作廢的東西,是昨日黃花,說重要其實並不重要。再者,毛思想、鄧理論、習近平思想都是署名的,但「三代表」不署江的名字,這意味著,「三代表」和江本人兩者是可以分割的,「三代表」的存在並不妨礙確定江是犯罪分子,並不妨礙抓捕和審判江。

最近發生的事件也可驗證以上推測。安邦前董事長吳小暉在三中全會和兩會前夕被提起公訴,其實並不是一般性的震懾紅色家族,而是主要沖著江家的。 有兩件事指向這點。一是,安邦的發起股東和第一大股東是上汽,而上汽背後是江綿恒。二是,據報道,2017年4月吳小暉與鄧小平孫女離婚,同時鄧家拒絕參與安邦有關的財產分配,這也就是說,那時吳小暉已沒有鄧家背景了,那時正是習近平首次訪美會晤川普的重要時刻。恰在那時吳小暉卻加緊與川普女婿庫什納家族進行讓利商業談判。習不可能讓吳小暉去與川普家族對話。也就是說,吳小暉背後既無鄧家,也無習近平,但仍能與庫什納談判,背後力量只有江家了。江家利用吳小暉對習近平外交,特別是訪美進行搗亂和攪水上,這是完全可能的。吳小暉與江家的關系這才是吳被抓的真正原因。如果再把趙樂際在中紀委二次全會上講的:要規範領導幹部家屬經商行為,以及上海新任書記李強對江家的光明集團和上汽集團首輪調研結合起來看,對江動手的趨勢和跡象非常明顯。

第三關鍵看點是,在人事安排方面,重要職務人選已基本確定,最突出的有三點:(1)通過修憲習近平能夠不受限制地兩屆後繼續連任國家主席;(2)王岐山將出任國家副主席;(3)國家監察委系統正式成立。如果這三點實現,對江澤民集團是一重大打擊,因為這是用新的形式組成了習王打江陣營,而且是持續性的,打擊深度結合掃黑除惡延伸到江派在中底層的執行人員。

總而言之,習近平通過二中全會、三中全會、修憲和兩會將鞏固和發展對江派的壓倒性優勢。但隨著權力優勢的確立,對習近平的考驗越來越體現在對中共體制破斧沈舟的魄力上。是把黨內權力作為清理江派和解體中共體制的便利和過渡手段,還是沈湎於這個權力,維護中共體制,這是習生死成敗的關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