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19日訊】早年中共「突擊查訪」了汪東興和張玉鳳的家,從中找出了毛澤東臨死前,關於其後世人事安排的22份檔案。檔案中,毛因害怕被後人鞭屍,堅決主張要火化。張耀祠少將則憶述,毛死前精神變態,讓汪東興給他搞兩支手槍自衞;還要求增加警衞、重型武器布防。

2005年3月,刑滿釋放的毛澤東侄子毛遠新被借調到中央檔案局,參與整理毛晚年檔案資料時,他發現,毛晚年檔案遺失了93份。而當時能接觸到這些檔案的汪東興、華國鋒、張玉鳳及李訥都以「對情況不了解」或「已上交」等理由,拒絕合作。

2005年7月16日,中共「突擊查訪」了汪東興和張玉鳳的家,從張玉鳳家裡的暖氣管道里,找出了19份用塑料袋裝着的毛晚年檔案。

張玉鳳說,她是請示過當年的中共黨主席華國鋒,並經華授權保管的。華國鋒指示說:「這樣處理能更好維護毛主席光輝形象、維護黨形象。」

在汪東興家中,汪和毛合影像的鏡框內,搜出了3份與汪東興有關的檔案。一份是毛對毛遠新、張玉鳳說:「主任(汪東興)心不在主,在權和位。當年反劉少奇投向毛。我死後,主任要搞事。」

另一份毛說:「我走後,會有人搞事的。我身邊有個魏延管家,他不宜留在核心層。」毛還說:「主任很危險,反對老將軍復出,反對江青、張春橋,野心不小,要掌軍權。」

毛擔心死後會發生政變

張玉鳳所收藏的19份檔案,記載着毛澤東從1975年12月以來,為身後人事安排及對老一輩黨政軍的解決辦法的談話和指示。檔案顯示,毛對誰都不信任,他很擔心死後一年內會有政變。

1976年1月,周恩來死後,遺體送八寶山火化,毛澤東看了簡報,沉默多時。張玉鳳三次請毛澤東吃飯,毛不作聲。後來汪東興又請毛吃飯,毛怒罵:「滾滾!都滾開!你們對我封鎖新聞。」

周死後,毛澤東多次問起他本人死後,會否發生政變。張玉鳳和汪東興都說絕對不會。但毛語氣很肯定的說:「我走後,不用一年,會有政局翻天覆地。我已經聞到陣陣火藥味。結果無非三種:走資派重新上台;右派勢力翻天;軍事政變,內戰展開,一打,十年八年不會有結果。」

毛還說:「我還沒走,已有多個派要搶班奪權。主席(指黨主席)一職,總會爭的、鬧的、互不買帳的。歷來如此。我走前,開個黨組織會議,人選要定下。登奎就是好人才。」

1976年4月12日,毛對毛遠新、張玉鳳說:「國鋒不是黨主席的材,他軟弱,怕事,對黨很忠誠。江青做主席,老的不會服,她得罪人不少,也過於自負。要問一問軍隊的意見,很重要。」

毛恐鞭屍囑將遺體火化

1976年6月7日,毛對毛遠新、張玉鳳說:「我在世的時間不多了。對文化大革命,對江青,對一批幹部的怨債,這三件事要搞反攻倒算。清明追悼總理是在批鬥毛,秦皇專制是毛專制。全國都有批鬥毛,死後還要鞭屍。火化,火化,不留死屍。」

此外,中共中央警衞團(8341部隊)首任團長張耀祠少將,也曾在《回憶毛澤東》一書憶述,毛死前精神變態。《張耀祠回憶毛澤東》一書成稿後,中共中央審查刪除了部分內容,留為檔案資料保存,下面是被刪除的部分內容。

林彪事件發生後毛曾異常恐懼

1970年3月2日傍晚,林彪到中南海毛澤東書房交談近3個小時,第二天毛澤東告訴張耀祠:「昨天,我的親密戰友給我上了課,說文化大革命要告結束,現在各地形勢都不好,都在放空炮——我還抓不準這個親密戰友在想什麼?」

1971年9月13日,林彪事件發生後,毛澤東常失眠、飯量減少、常常在夢中呼叫,叫張耀祠快來、東興人在哪裡。

林彪事件後,毛變化較大,狂躁、發怒、猜疑、恐懼,常問張耀祠、問張玉鳳,要他們放開講、要講真話、講心裏話。

毛生病康復後,還曾讓汪東興給他搞兩支手槍,一支放在床邊,一支放在書房沙發邊,說要保衞自己,要自衞。汪東興向周恩來作了請示。周指示:「要照辦,但子彈不能給,要加倍小心主席的情緒。」

汪東興差不多一、二星期就要叮囑張耀祠和張玉鳳說:「你們在毛澤東身邊,毛發怒罵人、摔東西、撕文件,要牢記:一、不能還嘴,二、人不能離開,三、不能勸阻。老人家發一陣、罵一陣、摔一堆,就沒事了。」

毛澤東的保健醫生組提出,讓毛能調節一下文化生活,周建議由唐聞生、王海蓉和張玉鳳作毛澤東工作能接受。後來,從德國、法國、英國進口電影放映給毛澤東看。毛澤東喜歡看愛情片子,看了後也會推薦給身邊工作人員觀看。

1976年4月中旬以後,毛澤東病情加重,要汪東興增加警衞、重型武器布防,還要陳錫聯加強防空,防備蘇聯社會主義帝國飛機襲擊。

英國華裔女作家張戎的著作《毛: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在英國出版3天內,8萬冊精裝本銷售一空後,前香港總督彭定康曾評論說:「誰是二十世紀最邪惡的暴君:希特勒?斯大林?波爾布特?讀者在讀了張戎的書後,都會確信:毛澤東是最邪惡的暴君。張戎重寫了現代中國歷史,這是一本具有爆炸性的書。」

(記者李文馨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