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把中國社會比喻成一個「高壓鍋」,儘管外面的火越燒越大,裡面的壓力一年比一年高,但因中共每年投入巨額的維穩開支,以致這個千瘡百孔的「高壓鍋」至今仍未發生爆炸。可是,誰都知道,一個「出氣孔」被強制堵死的「高壓鍋」再堅硬,也遲早總有一天要發生爆炸的時候。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共早就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2018年將是中國社會各種矛盾集中總爆發之年。

十九大前,危機四伏,搖搖欲墜的中共,不惜一切代價,拼命維持社會的表面穩定。沒想到,十九大後,會議剛結束前期被掩蓋的矛盾便開始井噴式的釋放。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紅朝腳下上任新官的「三把火」:

第一把火,驅逐「低端人口」。北京大興火災導致19人慘死後,全市啟動地毯式大排查行動,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出動大批警察和城管,採取打砸搶的方式,一夜之間將20多萬外來低端人口,驅趕到天寒地凍的大街上。因手段極其野蠻暴力,從而遭到海內外輿論的一致強烈譴責,並被網民嘲諷為「北京大排華」事件。曾經要「刺刀見紅」的市委書記,最後也不得不出爾反爾,要體現「人文關懷」。

第二把火,整治「天際線」。北京市以「淨化城市空間、打造美麗天際線」為名,實際上是為了當官的面子和政績,下令清拆全市2.7萬塊招牌。網上流傳的一張圖片中,一座大樓的牌匾上,被拆的只剩下「中央」兩個紅色大字。還有一張圖片拆遷的吊車將共產黨的「黨」字高高的吊在半空中。結果,鬧出了不少笑話。有網友調侃到,北京不僅另立「中央」,還把「黨」吊起來挪地兒。最終也同樣在巨大爭議下狼狽收場。

第三把火,強推「煤改氣」。為了治理霧霾和空氣污染,北京當局竟然從千百年來人們賴以生存的燒煤下手,甚至出現「燒煤就拘留 冒煙就扒房」、「誰燒煤 就抓誰」等等恐怖標語。由於盲目實施「煤改氣」、「煤改電」工程,從而引發大面積的電力和燃氣供應不足,致使華北無數百姓受凍。河北有多所鄉村學校因未能按時供暖,小學生竟然被迫在室外上課,靠曬太陽或跑步取暖。在輿論的強大壓力下,千夫所指的「禁煤令」,最後也不得不朝令夕改,半途而廢。

因此,有海外評論文章稱,大陸很多中共官員「拍腦袋決策、拍胸脯保證、拍大腿後悔」。施政時既不進行科學論證,也不進行民意聽證,更沒有善後配套與人文關懷,一紙令下,全面執行,美其名「敢於碰硬」,殊不知整個決策從一開始就錯了。結果,導致民怨沸騰,官逼民反。上述北京「三把火」,不僅嚴重侵犯了民眾的生存權、居住權和財產權,還差點捅了大簍子,也讓黨的所謂執政能力再次聲譽掃地。

又如:11月18日北京重大火災事故發生後,北京市政府「堅決杜絕此類事故發生」的旦旦信誓,言猶在耳,「百日大整治」行動尚未結束,偏偏在12月13日北京又出現了類似的重大火災事故。而且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相繼在全國範圍內出現了接力式的火災和爆炸事故。一時間狼煙四起,人心惶惶,讓無數生命葬身火海。而且每次重大安全事故發生後,中共各級領導都信誓旦旦地表示:堅決杜絕此類事故發生。然後是開大會,發檔,然後是進行拉網式排查,開展專項整治,以至於出現「一人生病,眾人吃藥」的怪像。結果,類似的重大安全事故照樣層出不窮,接連不斷。有北京市民戲謔,前幾年,說治不好霧霾提頭見,結果霾還在人溜號了;前幾天,又說再發生重大火災就剁手,至今仍無下文。

據不完全統計,十八大以來,中共205名中央委員和171名中央候補委員中,迄今已有16名中央委員、16名中央候補委員落馬,犯罪率達8.51%,是中國民眾犯罪率的21倍。無德無能的江澤民上台後形成的制度性、系統性和公開性腐敗,已經讓中國社會病入膏肓,無藥可治。「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所以現任當局也不敢真反腐,更不敢抓捕腐敗的總頭子江澤民。只能陷入越反腐越腐,前腐後繼的惡性循環。

還如:近幾十年來,中共接連出台了無數所謂「不僅要治標,也要治本」,「標本兼治」的房地產調控政策和措施。但如果不降地價,不減稅費,甚至「地王」頻現,還準備推出新的房產稅,那麼控制房價,抑制投機炒房,就只能是緣木求魚,刻舟求劍。因為地方政府龐大的經費開支均依賴於「土地財政」和賣地收入,否則,就會有不少地方政府因入不敷出,財力不足而瀕臨關門。正因為如此,中共當局每一輪新的房地產調控政策出台後,都導致房價新一輪的暴漲。最終結局是,實體經濟被打入冷宮,而過熱的樓市泡沫則越吹越大。

再如:中共這次強推的「煤改氣」工程,不但沒有消除霧霾污染,改善空氣品質,反而在全國範圍內引發前所未有的「氣荒」,以至天然氣、紙張、水泥、鋼材等能源和原材料價格一夜之間輪番暴漲。特別是2017年入冬以來,一場來勢兇猛的流感疫情正在中國各地大規模肆虐爆發,全國兒科醫院堪比春運,病人爆滿,擁擠不堪,瀕臨崩潰。

這場流感病毒比往年爆發得早,傳播快,波及範圍大,令人措手不及。且交叉感染,反復發作,防不勝防。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監測結果顯示,近期流感病毒活動度呈上升趨勢,乙型流感病毒、甲型H3N2和甲型H1N1流感病毒共同流行,以乙型流感病毒為主。廣州市婦幼中心錄得,目前流感檢測陽性率比11月上升近5倍,導致門診病人數增長接近3成。其中大部分出現在小學,小部分在中學和幼稚園。山東衛計委通報全省傳染病疫情情況,僅2017年11月,全省就共報告法定傳染病26,353例,死亡33人……

眾所周知,古羅馬暴君尼祿因迫害基督徒,招致四次可怕大瘟疫的報應。僅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羅馬帝國的人口就減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強大的古羅馬帝國也在這四次大瘟疫中走向衰敗和滅亡。

「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但願歷史的悲劇不要在古老的中華大地再次重演!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