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把中国社会比喻成一个“高压锅”,尽管外面的火越烧越大,里面的压力一年比一年高,但因中共每年投入巨额的维稳开支,以致这个千疮百孔的“高压锅”至今仍未发生爆炸。可是,谁都知道,一个“出气孔”被强制堵死的“高压锅”再坚硬,也迟早总有一天要发生爆炸的时候。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共早就已经走到了历史的尽头,2018年将是中国社会各种矛盾集中总爆发之年。

十九大前,危机四伏,摇摇欲坠的中共,不惜一切代价,拼命维持社会的表面稳定。没想到,十九大后,会议刚结束前期被掩盖的矛盾便开始井喷式的释放。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红朝脚下上任新官的“三把火”:

第一把火,驱逐“低端人口”。北京大兴火灾导致19人惨死后,全市启动地毯式大排查行动,在没有任何过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出动大批警察和城管,采取打砸抢的方式,一夜之间将20多万外来低端人口,驱赶到天寒地冻的大街上。因手段极其野蛮暴力,从而遭到海内外舆论的一致强烈谴责,并被网民嘲讽为“北京大排华”事件。曾经要“刺刀见红”的市委书记,最后也不得不出尔反尔,要体现“人文关怀”。

第二把火,整治“天际线”。北京市以“净化城市空间、打造美丽天际线”为名,实际上是为了当官的面子和政绩,下令清拆全市2.7万块招牌。网上流传的一张图片中,一座大楼的牌匾上,被拆的只剩下“中央”两个红色大字。还有一张图片拆迁的吊车将共产党的“党”字高高的吊在半空中。结果,闹出了不少笑话。有网友调侃到,北京不仅另立“中央”,还把“党”吊起来挪地儿。最终也同样在巨大争议下狼狈收场。

第三把火,强推“煤改气”。为了治理雾霾和空气污染,北京当局竟然从千百年来人们赖以生存的烧煤下手,甚至出现“烧煤就拘留 冒烟就扒房”、“谁烧煤 就抓谁”等等恐怖标语。由于盲目实施“煤改气”、“煤改电”工程,从而引发大面积的电力和燃气供应不足,致使华北无数百姓受冻。河北有多所乡村学校因未能按时供暖,小学生竟然被迫在室外上课,靠晒太阳或跑步取暖。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千夫所指的“禁煤令”,最后也不得不朝令夕改,半途而废。

因此,有海外评论文章称,大陆很多中共官员“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大腿后悔”。施政时既不进行科学论证,也不进行民意听证,更没有善后配套与人文关怀,一纸令下,全面执行,美其名“敢于碰硬”,殊不知整个决策从一开始就错了。结果,导致民怨沸腾,官逼民反。上述北京“三把火”,不仅严重侵犯了民众的生存权、居住权和财产权,还差点捅了大篓子,也让党的所谓执政能力再次声誉扫地。

又如:11月18日北京重大火灾事故发生后,北京市政府“坚决杜绝此类事故发生”的旦旦信誓,言犹在耳,“百日大整治”行动尚未结束,偏偏在12月13日北京又出现了类似的重大火灾事故。而且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相继在全国范围内出现了接力式的火灾和爆炸事故。一时间狼烟四起,人心惶惶,让无数生命葬身火海。而且每次重大安全事故发生后,中共各级领导都信誓旦旦地表示:坚决杜绝此类事故发生。然后是开大会,发档,然后是进行拉网式排查,开展专项整治,以至于出现“一人生病,众人吃药”的怪像。结果,类似的重大安全事故照样层出不穷,接连不断。有北京市民戏谑,前几年,说治不好雾霾提头见,结果霾还在人溜号了;前几天,又说再发生重大火灾就剁手,至今仍无下文。

据不完全统计,十八大以来,中共205名中央委员和171名中央候补委员中,迄今已有16名中央委员、16名中央候补委员落马,犯罪率达8.51%,是中国民众犯罪率的21倍。无德无能的江泽民上台后形成的制度性、系统性和公开性腐败,已经让中国社会病入膏肓,无药可治。“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所以现任当局也不敢真反腐,更不敢抓捕腐败的总头子江泽民。只能陷入越反腐越腐,前腐后继的恶性循环。

还如:近几十年来,中共接连出台了无数所谓“不仅要治标,也要治本”,“标本兼治”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和措施。但如果不降地价,不减税费,甚至“地王”频现,还准备推出新的房产税,那么控制房价,抑制投机炒房,就只能是缘木求鱼,刻舟求剑。因为地方政府庞大的经费开支均依赖于“土地财政”和卖地收入,否则,就会有不少地方政府因入不敷出,财力不足而濒临关门。正因为如此,中共当局每一轮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后,都导致房价新一轮的暴涨。最终结局是,实体经济被打入冷宫,而过热的楼市泡沫则越吹越大。

再如:中共这次强推的“煤改气”工程,不但没有消除雾霾污染,改善空气品质,反而在全国范围内引发前所未有的“气荒”,以至天然气、纸张、水泥、钢材等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一夜之间轮番暴涨。特别是2017年入冬以来,一场来势凶猛的流感疫情正在中国各地大规模肆虐爆发,全国儿科医院堪比春运,病人爆满,拥挤不堪,濒临崩溃。

这场流感病毒比往年爆发得早,传播快,波及范围大,令人措手不及。且交叉感染,反复发作,防不胜防。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监测结果显示,近期流感病毒活动度呈上升趋势,乙型流感病毒、甲型H3N2和甲型H1N1流感病毒共同流行,以乙型流感病毒为主。广州市妇幼中心录得,目前流感检测阳性率比11月上升近5倍,导致门诊病人数增长接近3成。其中大部分出现在小学,小部分在中学和幼稚园。山东卫计委通报全省传染病疫情情况,仅2017年11月,全省就共报告法定传染病26,353例,死亡33人……

众所周知,古罗马暴君尼禄因迫害基督徒,招致四次可怕大瘟疫的报应。仅在第一次瘟疫中,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就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强大的古罗马帝国也在这四次大瘟疫中走向衰败和灭亡。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但愿历史的悲剧不要在古老的中华大地再次重演!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