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埃: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

我們一起出生在無垠的宇宙中,一起遊戲、玩耍,在漫長數不盡的歲月裡一同成長,如同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像是左手右手般互相存在。

 
直到有天,你選擇了往西走,我選擇了往東,你在那方用大理石建造了房子,我在這方用木材建造了居所,你的文字是拼音,而我的文字是象形,在曠宇的祝福下,圍繞在我們身邊各自的人群愈來愈多,各自成為一個幅員廣大的的國度。
 
我們連乘坐的車輿也開始不同,服飾有着各自的特點,裝飾、花紋差異甚大卻同樣具足美麗的感受,我們手中接待着遙遠國度而來的信使帶着遠方的消息,感到新奇、驚奇與神祕,遠方各自學問之淵博,無比奧妙,與遼闊的國度,互相交織輝映成一個窮盡一生也走不完的世界。
 
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你的世界是我用一生也走不完的經歷,相對的,我的世界對你而言,亦是。
 
在我們分離的地方,立著一個石柱,和一張曠古的弦琴。曾經,在那思念的地方,我們約定,會再回到此處,細細的對對方訴說,彼此無盡的一切。
 
終於有天,我們相會於弦琴之前,分別以左手右手,再次合奏著屬於我們的樂章,那弦琴豎立於我們之間,發出的樂音如此和諧,宛若一人,包含着從出生到分離前的故事。
 
當曲子演奏至分離之後,樂音在一段時間內卻有些紊亂,不知所措了你與我。
 
於是,你開始試着彈奏我的樂章,和我彈奏著相同的旋律,我聽見那與我相同的樂音,感到被包容的安心,而你接收到我的思緒,瞬間,將旋律轉回曲調中,屬於你的樂章,我的心帶着被你眷顧的喜悅,繼續演奏著,此時,卻聞見你的樂音中,透着落寞與孤寂,於是,我也試着彈奏你的旋律,為你除去那份孤寂。
 
你的樂音明顯愉悅起來,帶着被理解的幸福和喜悅,又和我溶為了一體,而那豎立的弦琴也接收到了這份喜悅,發出的樂音,更沁人心脾。
 
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不能夠永遠與你彈奏著相同的旋律,然而對對方的包容與關懷,體現在微小的貼心舉動上,即使旋律不同,樂曲卻更加動人,使我們的心依然緊緊相繫。
 
我們依然像是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宛如左手右手般存在於同一個生命體中,只是幅員更遼闊,立於東西兩方,與互相各自的人群,在藍天與星光燦爛的夜空之下,一起向宇宙與宇宙之外無上的智慧致敬。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