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5月11日訊】中國各地的退伍老兵準備在5月11日前往北京再次集體上訪。相關部門如臨大敵,各地老兵上訪行動的組織者、領頭者幾乎都已經被地方當局穩控在家,或者「被旅遊」。河南當局內部講話錄音指,老兵維權已「變質」成為「組織對抗的政治問題」。

5月10日,《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國退伍老兵組織「全國兩參(參戰和參加核武試驗)聯誼總會」,號召各個省市的老兵5月11日再次集體前往北京維權上訪。

有地方老兵團體發出的通知上寫道:「此次5·11活動統一著65式老軍裝,需注意言行,嚴禁違法行為,不得與政府相關人員發生衝突。」

一名老兵表示,前幾天提前抵京的老兵已有一些被地方當局勸返或抓回當地,他將於10日當晚抵達北京。

湖南一名老兵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現在北京很緊張,不能在電話中多說:「要是你是公安的人,我(說了)今天晚上就到班房裡去了。我是說著玩的,就是不能在電話裡講,中國共產黨、中國國家的維穩中心在那裡(北京),上訪也不是自由的。」

老兵們組織進京表達訴求,相關部門如臨大敵,對他們實施穩控措施。

廊坊市一份5月3日發出《維護穩定工作督辦函》中的「涉穩線索」提到:部分下崗轉業志願兵繼續串聯策劃5月11日進京聚集,甘肅轉業志願兵王志強建立微信群「這是備胎」,拉攏同類人員加入,準備組織策劃「維權」活動,滄州顧文龍參與其中。

多地人員在聯繫時提出,擬「乘搭旅遊客車上高速,在河北保定或進京檢查站前下車」或自駕的方式進京,到京後找「黑貓旅館」住宿。


地方當局「
維穩」函。(維權人士提供/自由亞洲電台)

另一名老兵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據他所知,此次5·11活動的組織者幾乎都已被限制出行,或是「被旅遊」。「還是延續了周永康掌權時候那種打壓方式。牽頭的人基本上都被穩控在當地,或者被當地請出去喝茶也好、旅遊也好,就是這麼個情況。」

另據一則流出的河南當局內部會議錄音顯示,他們認為軍轉群體的「組織性越來越嚴密,對抗性越來越強」,他們的維權行動「由過去個人變成群體,變成跨市縣、跨省,成了全國性的了。有個組織叫聯合總會,有口號,有統一的行動」。

錄音中還稱,老兵的維權行動「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性質」正在起變化,已經成了「群體上訪的社會問題」,「組織對抗的政治問題」。

去年5月11日,中國19個省市,1000多名轉業志願兵曾集體前往北京上訪維權,並且得到了國家信訪局會同部分軍隊和政府機構的接見。5月11日也成了退伍老兵固定集體上訪的日子。

去年5月11日、7月18日、10月11日以及今年2月22日,退伍軍人已經組織了四次大規模上訪,他們主要訴求是各地政府落實軍人優撫條例政策和解決安置問題,至今毫無解決問題的跡象,許多老兵生活困苦。

不過,也有分析指,老兵能夠一次次「突破」中共強大的「維穩」機制,在軍委大樓和中紀委大樓成功大規模集結,背後應該有政法系統有意不作為,甚至可能有中共黨內敵對派系操控利用,給習王當局製造壓力。

(記者雲濤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