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32)

【新唐人2017年01月12日訊】張學良完全被蒙在鼓裡,仍然以為莫斯科支持他取代蔣。當他對蘇聯大使鮑格莫洛夫說他「希望與中共的倒蔣抗日聯盟會得到蘇聯的支持」時,大使跟他哼哼哈哈,助長他的幻覺。毛澤東呢,收到莫斯科八月十五日轉折性的電報後,立即派葉劍英去長住西安,讓少帥放心,不要因為中共跟蔣介石談判就以為政策改變,中共和莫斯科扶張倒蔣政策不變。

斯大林一方面支持蔣介石做領袖,一方面壯大紅軍。一九三六年九月初,蘇聯開始經外蒙古運軍火給中共。毛的貨單包括「飛機、大炮、炮彈、步槍、對空機關鎗、浮橋等等」和蘇聯飛行員、炮手。共產國際十月十八日電告:「貨物沒有你們二號來電所要的那麼多,沒有飛機大炮。」儘管如此,蘇軍情報局管轄的「一家外國公司」「將供給一百五十輛汽車,提供司機和汽油,來回兩次給你們運貨」,每次「五百五十噸至六百噸」。蘇聯準備供給中共的步槍數目與供給剛爆發內戰的西班牙一樣多。

十月,中國紅軍開始行動,要打到鄰近外蒙邊境的一個沙漠據點去接收蘇聯軍火。這時毛在陝北的軍隊剛增加了兩支隊伍,一支是張國燾率領的紅四方面軍,一年前毛巧施計謀迫使他們待在川藏高原過冬。病死、凍死、戰死,八萬大軍折損了一半。★
(★據二○○五年解密的俄羅斯檔案,毛在一九四九年二月三日對斯大林的使者米高揚說:遵義會議後,他處於極端不利的地位,因為擁有數萬大軍的張國燾正前來吃掉他,但他保持冷靜,轉危為安,反而「殲滅了三萬多」張國燾的部隊。毛澤東的這番詁也清楚地表明遵義會議後他為什麼死活不進四川。)

儘管張國燾的人馬仍是毛的一倍,但他的「中央」已經垮臺,他深知自己處在毛的刀俎之間。徐向前回憶說,張「情緒很激動,還掉了淚。他說:『我是不行了,到陝北準備坐監獄』。」張國燾沒有進監獄,但在未來的日子裡,毛將再次削弱他的部隊,然後收拾他。

另一支前來會師的是紅二方面軍,由「兩把菜刀鬧革命」的賀龍率領,被蔣介石從湘鄂邊界根據地趕到陝北。這塊根據地在一九三二到一九三四年間也經過血腥的清洗,賀龍後來說:「洪湖的區縣幹部在『肅反』中是殺完了。」只在一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現在活著的幾個女同志,是因為那時殺人先殺男的,後殺女的,敵人來了,女的殺不到才活下來的」。「洪湖到現在還一坑一坑地挖出白骨」。倖存者回憶說,有的來不及殺,「用麻包裝起來,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活活淹死了,嚇得農民不敢出湖打魚,因為打撈上來的多是死屍,湖水都變了顏色。」

三支紅軍會師後,毛有了八萬人馬,是他一年前的二十倍。但靠這支軍隊打到外蒙邊境並非易事,國民黨重兵擋在前面。蔣介石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蘇聯武器落到中共手中。十月二十二日,他飛來西安親自督戰。

張學良處在兩難地位。他把蔣的作戰計劃偷偷告訴紅軍,也給紅軍現金和冬衣,但無法幫更多的忙,他不能不執行蔣的命令。一個星期不到,紅軍大部被國民黨軍隊壓回陝北根據地,「打通蘇聯」計劃告吹。

毛緊急向莫斯科要錢,「不論五萬十萬都要快」。共產國際馬上寄來五十五萬美金,通過美國經宋慶齡轉交。但這無法解決長期問題。吃的只有黑豆,天開始下雪了,士兵們還穿著破爛的單衣草鞋,窯洞也不夠住。前方指揮員彭德懷住的是一個一公尺高、二公尺寬的牧羊人的土洞,在沙漠邊上,外面狂風亂吹,飛沙一陣陣撲進來。就連毛本人也無法享受舒適。黨中央搬到了小城保安,在那裡他和懷孕的妻子住在一間陰冷潮濕的窯洞裡,洞頂往下滴水。有次一個警衛員推門進去,被大蠍子咬了一口。帶著傳染病的耗子到處亂竄,有的大得像貓,人睡覺時它們大大咧咧地坐在人胸脯上,長尾巴在臉上掃來掃去。

這時張學良看到了一個取代蔣的機會。眼下蔣介石在西安來來去去,張可以劫持蔣。蔣介石既成了他的階下囚,他又拯救了中共,斯大林極可能會把籌碼押到他身上。這是場賭博,但張學良肯賭。他曾對身邊人說過:「誰都有哲學,這個哲學,那個哲學,我有『賭』的哲學,雖然輸一次兩次,但只要不散局,總有一次,我要把老本都撈回來的。」

張學良告訴毛的代表葉劍英他準備發動「苦跌打」,法文「政變」的音譯。十月二十九日,葉劍英用隱諱的語言打電報給毛:「有主駐蔣說,」蘇軍情報局知情人季托夫(Aleksandr Titov)披露檔案材料說:「葉劍英跟張學良在一九三六年十一月討論過捉蔣的問題。」那個月,葉離開西安回保安見毛,揣著少帥的「苦跌打」計劃。

毛向莫斯科隱瞞了這一計劃。他知道斯大林不會喜歡。斯大林現在比任何時間都需要蔣介石。十一月二十五日,德國跟日本簽訂了反共產國際條約,使蘇聯面臨東西兩面受敵的局面,日本正從外蒙古南邊向蘇聯中亞地區移動。條約宣佈的當天,斯大林緊急命令共產國際總書記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嚴厲告誡中共放棄反蔣政策,擁護統一的中央政府:「我們需要一個可以領導全民族的政府。趕快做出方案來!」

毛明知自己是在跟斯大林對著幹,於是小心翼翼地與捉蔣行動保持距離。捉蔣前張學良打電報要葉劍英回西安:「有要事待商,盼兄即日來址此。」毛留住葉劍英不放,一面對張學良稱葉「已動身」。同時,毛慫恿張學良捉蔣,打電報表示中共跟蔣介石的談判談不出名堂,因為蔣要價太苛,「我們決心以戰爭求和平,絕對不做無原則讓步。」毛給張學良的印象是,紅軍只可能跟少帥合作,莫斯科遲早會支持少帥。

十二月四日,蔣介石再次到達西安。對自己的安全,他沒有作任何特別的佈置。他住在西安郊外的華清池,身邊有幾十個自己的衛兵,但大門跟院子都是張學良的人把守。少帥甚至還把他指派捉蔣的人帶進去到處看一番,連蔣介石的臥室都看了。

十二月十二日凌晨,蔣介石被劫持。他剛做完每天必做的早操,正穿衣服,聽見槍聲連續不斷。張學良派了四百多人進攻他的住地,蔣的衛兵奮起抵抗,死傷枕藉。蔣跑進後山,最後在一個荊棘叢生的巖穴裡被抓住,身上只穿著睡衣,鞋丟了,背受了傷。跟蔣一道越牆而逃的隨從被打死。蔣介石能活下來,實在是很幸運。

捉蔣行動開始時,少帥給毛澤東發了份電報,告訴毛他已經動手了。開頭第一句話就是:「蔣之反革命面目已畢現」,接著說他要「改組聯合政府」。這兩句話再明白不過地說明張學良要把蔣介石當反革命置於死地,自己在毛和莫斯科支持下坐上「聯合政府」第一把交椅。捉蔣不是什麼迫蔣抗日的「兵諫」,更有人認為這損害了抗日。胡適當時指出:捉蔣時,綏遠抗戰已經開始,「綏遠的作戰是第一次由統一的中央政府主持領導的戰爭。」這時把蔣介石抓起來,「把前一天受命指揮綏東國軍的陳誠次長和別的幾位重要官吏與將領也拘留了!說這是為了要『抗日』,這豈不是把天下人都當作瞎子傻瓜!」少帥本人直到死都堅持說他劫持蔣介石「動機純潔」。

毛接到少帥電報時,笑呵呵地對秘書說:「喔,去睡吧,明天有好消息!」
(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 李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