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紀委VS中宣部隔空交火或短兵相接?

【新唐人2016年06月21日訊】【世事關心】(384)紀委VS中宣部隔空交火或短兵相接?

2016年中紀委巡視組的第一輪專項巡視反饋出爐,中紀委炮打中宣部,是否劍已出鞘,其後更有殺招?《人民日報》刊文說:「唯我獨尊」的一把手「不得善終」,是否在暗中較勁、針鋒相對?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也就是說巡視之後,通常他會有些後續動作,但時間間隔長短不一,這與被打擊人的背景、淵源、阻力大小都有關系。」

打虎運動停停走走,當前的戰線處於何種態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是啃最後一盤硬骨頭,就是筆桿子中宣部和廣電局。」

隔空交火到短兵相接,中間的路還有多長?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今年以來雖然每個月都有省部級的官員被查處,但從倒臺官員的級別來講,都沒有超過之前的所謂「新四人幫」。中共的打虎運動是銳氣已過,還是另有籌謀,暗中布局引起了不同猜測。新的信號仍然不斷出現,顯示鐵幕背後的較量並未停歇,但比起前兩年一個又一個政治局委員倒臺,當前的劇情演繹方式也有了不同。這一集的《世事關心》就讓我們分析這些信號所折射出的中共反腐運動的攻防態勢。

視頻(CCTV13):「經中央批準,2016年中央第一輪巡視將對中央宣傳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國家民委、民政部、司法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今年2月下旬,中紀委公布了中央今年第一輪巡視的32家單位的名單,名單一出就引起了外界的極大興趣,因為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央宣傳部。「巡視」這把尖刀,第一次指向了樹大根深的意識形態部門,而且在農歷新年開年後,把它置於巡視工作的榜首。這是本屆中紀委的第九輪巡視,時間從2月28日至4月30日兩個月。帶隊進駐中宣部的王懷臣,在四川先後拿下了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等周永康的舊屬,堪稱是王岐山手下的得力大將。這樣的人員配備,可見王岐山對巡視中宣部是鉚足了勁。

6月8日中紀委監察部的網站登出了第一巡視組對中宣部的反饋意見,報導一出就引起了高度關注。王懷臣代表中央巡視組對中宣部提出四點意見。第一是需要進一步加強黨的領導。稱:巡視發現的問題,根本原因是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二是加強黨對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特別提到把黨管媒體原則貫徹到網際網路領域;三是履行全面從嚴治黨的主體責任,要求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對照檢查,提出整改措施;四是要求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嚴肅查處違紀行為。中紀委給出的評語還包括:「廉政建設制度機制不健全、重點領域存在廉政風險,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時有發生」等等……

對於這個反饋意見,外界的解讀角度有所不同,BBC的文章用「炮轟」一詞來形容中紀委給出的評語,而法新社的評論認為,這意味著當局還將進一步加強對輿論的控制。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解讀中紀委給中宣部的巡視意見呢?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紀委向中宣部反饋了四點意見,看起來是在批評中宣部保黨還不夠堅定,主要還不是腐敗問題。這和許多人的預期有差距,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認為巡視中宣部的主要目的是奪取話語權,從意識形態的角度批評中宣部,來責令中宣部整改,也就是用紀檢巡視的名義把什麼叫做正統,正確的解釋權、裁決權抓在自己手裏。批評中宣部落實中央部署有差距,黨的領導弱化,主要是在說與習中央的要求有偏差,在遵從習近平的領導上有錯化。由於習中央的意圖也要通過宣傳部門來展現,如果宣傳部門故意設陷阱,外界真的很難看出落差在哪裏。我覺得從兩件事上大概可以一窺這種差距。一是,習近平他的若干講話被宣傳部門扣著遲遲不發表全文;二是,任志強質疑黨媒姓黨,他在北京從輕發落了,不疼不癢的給了一個留黨查看一年的處分了事。而《新疆日報》的一個前總編因為妄議中央卻被雙開了。新疆本身是周永康留下的維穩勢力十分頑固的地區,拒絕表態承認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可是在執行不準妄議中央這件事上卻異常左,在拚命的維護中央權威,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不排除故意把事情做過頭讓習近平受過。所以我覺得這次巡視的主要目的它還是建立這個習中央在話語權上的至高點,排除干擾。」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巡視反饋之後,紀委會對中宣部有進一步的動作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巡視組去走一趟,不掌握一些腐敗線索是不可能的,向對中國聯通的巡視是在2014年的11月,聯通董事長常小兵落馬是在2015年12月;中紀委巡視組進駐山西是在2013年,大概11月,山西省官員被密集查處是在2014年的6月份以後。也就是說巡視之後,通常它會有些後序動作,但時間間隔長短不一,這與被打擊人的背景、淵源、阻力大小都有關系。巡視組給廣電總局的反饋里是提到了說,收到一些反映領導幹部問題的線索,以及轉給了中紀委和中組部。也就是說遲早或晚,有一些意識形態部門的官員是會受到追究,但是在語氣上還沒有像巡視某些國營企業或省份的時候講的那麼重。從原先的李長春到現在的劉雲山、劉奇葆,宣傳部門一直是江派核心人物把持的,他的勢力很頑固。而宣傳部門直接負責塑造黨和領導人的形象,所以這個領域的鬥爭就會更複雜、更微妙。向對中石油、山西省那樣一下端掉一個領導班子的可能性不大,我認為用不斷摻沙子、釜底抽薪的方式的可能性比較大。」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巡視組給中宣部提出反饋意見之前,6月1日下午先給另一個意識形態執行部門——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開了「情況反饋會」。在給廣電總局的評語裏,仍然是把意識形態放在首位,指總局「堅持黨對新聞出版廣電事業的領導不夠有力,推進新聞出版廣電改革發展力度不夠」、「把控正確輿論導向不牢、新聞宣傳引導力影響力不強」。然後巡視組才提了:扶持精品力作不夠的問題、用人問題、和影視新聞領域的腐敗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巡視組敲打中宣部和廣電總局應做何解,再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巡視組敲打廣電總局和中宣部,都是先拿意識形態問題開刀。對此外界有人解讀為是覺得中宣部和廣電總局還不夠左、也有人解讀為是指宣傳部門不服管。你認為拿意識形態問題敲打他們的用意何在?」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中紀委敲打劉雲山所主管的中宣部和廣電總局,他有兩個理由,一個是政治紀律,一個是經濟問題。通常中紀委查別的部門只提經濟問題,但是查中宣部、廣電總局首先提政治紀律問題,也就是說這兩個部門在輿論宣傳上跟中央的部署有差距,也就是說這兩個部門獨立王國不服管,不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實際上提政治紀律並不是要中宣部、廣電局更左,因為在鄧小平之後,所有的領導人都是左的表現。他們只能表現左,因為他們權力基礎不在民間,而在黨內,是從黨內得到的權力而不是民間,如果是從民間得到的權力他們可以表現的更改革、更開放、更右就是更西化。特別提到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議。特別是沒有核心意識、沒有看齊意識,也就是說中宣部、廣電局在習近平上任三年來沒有掌握在習近平手上,不姓習,而姓劉,事實上就是姓江,劉雲山做為江澤民的代理人而存在,所以這個輿論陣地仍然在江派控制之下,這才是中紀委打中宣部真正的含義。」

《人民日報》突發評論,是在叫板中央巡視組嗎?下節繼續探討。

在專項巡視的情況反饋大會上,被巡視單位的負責人都表現得虛心懇切、態度真誠。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局長蔡赴朝表示:「這次巡視是對廣電總局黨組和黨員幹部政治上的一次『全面體檢』,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思想洗禮和黨性教育」。他代表總局黨組表態:「誠懇接受、堅決整改」。還做出承諾:「對巡視組提出的問題一一對號入座、一項一項分析」,「不折不扣完成整改工作」。

中央宣傳部部長劉奇葆表態的誠懇程度也不輸給蔡赴朝。他表示「中宣部接受巡視反饋意見和整改建議」,「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韌勁,全面落實巡視整改意見,不折不扣完成好巡視整改任務」。

「踏石留印、抓鐵有痕。」至於是什麽印、什麽痕,就未必是巡視組所預期的了。6月13日星期一,《人民日報》的《思想縱橫》欄目發表了一篇評論《一把手怎樣名副其實》。中新網等官媒在轉發這篇評論的時候幹脆把標題改成了《唯我獨尊的權力常導致一把手「不得善終」》。這篇文章的大部分篇幅看起來是在諄諄教誨各級黨政一把手為官之道,如何把好關。在最後一段話鋒一轉,警告「唯我獨尊的權力把持很危險,往往導致一把手『不得善終』」。文章又進一步說,「有的一把手生怕大權旁落,顯不出自己的地位。於是把權、把物、把人、事無巨細,什麽都把,結果什麽都把不好」。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專門品評「一把手」,談到大權獨攬、什麽都「把」,又發生在中央巡視組敲打意識形態部門之後,被一些外媒和網民認為有所影射。習近平除了黨、政、軍大權一肩挑,還兼任了一堆處理專門領域事務的中央領導小組的組長。文章所說的有的一把手「把權、把物、把人、事無巨細什麽都把」,有影射習近平之嫌。

《人民日報》的評論見報後,公眾微信號「政事兒」隨即發表文章,《哪些一把手唯我獨尊,最後「不得善終」?》列舉了王敏、楊衛澤、蔣潔敏等已經倒臺的貪官,指他們才是《人民日報》評論中所說的大權獨攬之輩。這篇意在解釋、澄清的文章立刻被各大門戶網站轉載。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看待《人民日報》批一把手大權獨攬、唯我獨尊呢?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央第一巡視組給中宣部和廣電總局提出反饋整改意見以後,《人民日報》就出了篇評論,批評某些一把手唯我獨尊、不得善終。你認為是純屬泛泛而談,還是有所影射?」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鑒於《人民日報》仍然掌握在劉雲山手上,劉雲山因為受到中紀委打擊之後一定要垂死掙扎,因為性命攸關、生死攸關,是江派的最後一個陣地。因為習近平、王岐山拿下了刀把子政法委,拿下了槍桿子軍隊和武警,這是啃最後一塊硬骨頭就是筆桿子中宣部和廣電局,所以拋出這篇文章說一把手不得善終,這個是針對習近平的,是對習近平的一個生死警告。這使我想起2012年,當王立軍、薄熙來出事之後,因為胡錦濤和習近平法辦薄熙來,那麼當時的掌控宣傳部門的李長春借《人民日報》發了一篇文章叫「總書記不得凌駕於中央」,當時講了一些歷史上總書記不得善終的故事,比如,陳獨秀、向忠發等等,實際上這是一個警告,警告習近平和王岐山不得違背利益集團和利益格局。」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人民日報》是隱射習近平的話,我們就看到了一些比較矛盾的現象。比如去年《人民日報》也出了一篇文章說:有的退休領導想當太上皇,被普遍解讀為意指江澤民。您怎麽看這個現象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因為中共高層的權利鬥爭並不是這麼簡單,像江澤民、劉雲山這些做權利鬥爭技術也不低,中紀委王岐山做為習近平的密友、左右臂膀所發出的通告中說了這麼一句話,他說宣傳系統跟中央的決策,輿論宣傳上有差距,步調不一致,有距離。也就是說劉雲山在掌控宣傳部的時候、李長春在掌控宣傳部的時候,他們總體上、表面上是維護所謂一把手胡錦濤也好、習近平也好,但事實上是搞他們的一套,必要的時候可以讓你發一點你的聲音,但主流的聲音、主體的聲音是在制約,制約第一領導人。所以這是把文宣系統牢牢掌握在江派手上的必然的表現,它不會表現的這麼簡單,它表現的是非常豐富、非常的複雜。」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下文昭的看法。《人民日報》在中央巡視組的反饋意見發表後,刊文批『一把手唯我獨尊』你認為這個時機會是巧合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當然不是巧合,中國的黨媒對什麼叫影射和什麼叫指桑罵槐,可以說比世界上任何國家的媒體都諳熟於心,也更加敏感。1960年吳晗寫了一齣歷史劇《海瑞罷官》,後來被定性為大毒草,說影射毛澤東打擊彭德懷,結果掀起了滔天的政治風浪,成了文化大革命的導火索。有中共歷史上血的教訓,在敏感猜疑的黨文化裡面,《人民日報》做為黨的機關報,它的編輯會這麼遲鈍嗎?如此缺乏政治敏銳性嗎?這是絕不可能的。登這篇文章只可能是故意的,是宣傳部門玩陰陽兩面,明面上虛心誠懇接受紀檢巡視組的政改意見,實則心裡面憤憤不平,他就要陰陽怪氣的發作一下,給習近平示威,表示你沒那麼容易把我壓服了。也可見當前鬥爭進入宣傳部門以後,局勢變得前所未有的複雜。」

反腐戰場的新動作說明了什麽?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這一屆中共領導人的反腐模式,一直是輿論鋪墊和紀委雙規兩條路並行,輿論鋪墊是由暗示到明示、先隱後顯。紀委抓人是由外圍到核心,步步推進。當兩派在輿論戰場上拆招的同時,紀委在查案拿人的戰場上又有什麽進展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近期這方面的情況。

雪莉:謝謝蕭茗。今年被查處的副部級以上的黨政官員,1月份最多,有十一個。其後逐月減少,5月份有兩個,分別是安徽省副省長楊振超、和江蘇省副省長李雲峰。6月份迄今只有一個,是國家開發銀行監事長姚中民。最近兩個月紀委拿的人雖然少,但背景都可圈可點。江蘇省副省長李雲峰曾經是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親信班底,是李源潮在擔任江蘇省委書記期間被提拔為省委常委的。他的被查讓一些海外的中國觀察家猜測,李源潮可能成為接下來的被打擊對象。

而國開行的原監事長姚中民,更早前是河南省副省長,是原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舊部。屬於江澤民派系的李長春、賈廷安在河南有根深蒂固的利益網。而執掌「國開行」的陳雲家族與江澤民家族也多有利益交集,所以具有河南省和國開行雙重深厚背景的姚中民被一些海外媒體認為是了解重要內情的局內人。

另外,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今年6月7日之前在媒體上消失了47天。按以往的經驗,王岐山每隱身一段時間再露面都會有重量級官員被查處。比如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周本順被宣布調查之前,王岐山都有一段時間的消聲匿跡。這次王岐山消失的47天之內,上海官場動作連連,上海市公安局500多名官員面臨全面輪審,5家國企被通報,王岐山在媒體上重新露面的同時,上海市委組織部部長徐澤州在《學習時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努力在嚴管幹部上走在前列》,這兩者之間是否存在聯系,上海是否會成為王岐山著力下手的方向,引起了猜測。

蕭茗(Host/Simone Gao):當前的反腐運動處於何種態勢,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李雲峰的被查讓一些觀察家認為李源潮會成為下一個打虎目標,而另有人認為上海、以及與江澤民關聯密切的人仍然是主要目標,你的看法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要看誰是習近平的主要威脅、誰構成了主要阻力。其實我對『共青團派』這個政治標籤一直不太贊成。因為做為一個政治派別,它的成員必須要有若干內在的紐帶聯繫,或者是共同的政治主張,或者是比較直接的利益關系。而所謂團派人物之間一直缺少這種聯繫,海外媒體也很少真正挖出這樣的線索,只是這些人都曾經當過共青團的幹部而已,因此有分析李源潮仕途受阻做為團派官員受清洗的一個標誌,我覺得有點缺少說服力。令計劃也是共青團幹部出身,但他真正的勢力圈,是他利用山西同鄉會建立起來的。導致他倒台的原因是他與周永康結盟倒向了江派,如果李源潮也成了被打擊的對象,那我認為也是他與別的勢力有瓜葛,或者說他個人有政治上野心,有這方面動作的原因,而不是說他當過共青團的幹部。中國的官場很複雜,一個高官往往有多面的政治背景,當前能夠對習近平形成阻力的主要還是江澤民和他所培植的勢力。」

蕭茗(Host/Simone Gao):最近一段時間紀委行動的指向性看起來不那麽明顯。你認為打虎運動是受到阻滯了嗎?

文昭(新唐人只是評論員):「前年,中紀委的媒體幾次影射到慶親王,去年《人民日報》說有領導退而不休想當太上皇,我覺得這就已經比較明確的點出了權鬥的最終指向,現在看起來就沒有鑼隊鑼鼓隊鼓的鮮明了。我認為主要是經濟形勢上的壓力,去年有兩次股災,今年宏觀經濟一直不景氣,所謂一帶一路項目輸出也不順利。去年股災正值北戴河會議,導致北戴河會議開沒開都成了懸念,估計是習近平、王岐山受到了壓力,說搞黨內政治鬥爭衝擊到了經濟建設這個中心,但是呢我認為權鬥下一個高潮的到來仍然是不可避免的。原因是一年多以後,中共的所謂『十九大』現任的七個常委裡面五個到了退休年齡,王岐山他要留任的話,就要改變七上八下的淺原則,王岐山留任那其他該退休的江派常委又怎麼辦呢?所以我認為當前的低潮是習、王有必要蓄積一些力量,做為更長遠的籌謀,一些案子也要做得更扎實深入些,為明年將要到來的攤牌做準備。」

蕭茗(Host/Simone Gao):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從中紀委近期反腐的進度來看,高層的鬥爭並沒有處於緩和狀態?」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個恰恰就是鬥爭升級的表現。因為中紀委敲打中宣部,按道理在中共建政60多年歷史上是沒有過的。因為中宣部是屬於一個政治局常委管,而中紀委也屬於一個政治局常委管,從政治局常委來說他們是平級的。中紀委的功能是對內而不是對外,抓黨的紀律、抓黨的廉政建設。這次它抓中宣部就是把功能發揮起來了。是針對中宣部廣電局,不是針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所以從權力上來說、從功能上來說它是可以做到的,所以這樣實際上是權力鬥爭的升級。掌握宣傳口是最後一場硬戰,最後一個習近平和江澤民的權力鬥爭,是啃一個硬骨頭。另外在講左和右的時候,我要提一點就是,劉雲山手下已經解釋了誰左誰右,在中共的體系裡面所謂左就是保守,保有現有的政治體制,右就是走西方化的道路、憲政道路。真左是在江派這邊,因為江澤民搞的老人政治,他要監控胡錦濤、或要監控習近平、監控政治看死政治,目的就是防變天。防變天本身就說明江澤民系統是真正的左、真正的極左,所以左右往往是權力鬥爭的工具,在表面看好像說什麼為了更左誰都表現的左,誰比誰更左,誰都不比誰更左,在左的表現上誰都不比誰差,但事實上進行分析的話,真左的源頭還是在江澤民這邊。」

蕭茗(Host/Simone Gao):以往中共的權力鬥爭,輿論上的你來我往、言辭攻防是隔空交火;人事上的任、免、捉、放才是實打實的短兵相接。但隨著紀檢巡視進入宣傳領域,隔空交火的輿論場也成了短兵相接的戰場,各種矛盾的錯綜交織又使得打虎的目標次序顯得晦暗不明,在諸多不明確中有一點還是比較明確的,就是不管是從經濟形勢的角度、還是權力換屆更疊的角度,這屆中共領導人的時間都所剩不多了,勝負成敗難以久拖不決。這一幕戲後面怎麽演,《世事關心》將持續關註。謝謝收看這期節目,下個星期再見。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郭敬王知行宏力

攝影:Simpson Liu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

2016年6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

周二:21:30

週六:12:30pm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