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3月28日訊】【世事關心】(374)2016政治戲:壓抑的背景和異樣的劇透

2016年的「兩會」在壓抑中開幕,在沉悶中閉幕。經濟困難政治禁忌是今年頭幾個月中國政治舞臺的基本背景。在這個背景下出演的角色們,一個個心事重重。可是在壓力鍋一般的氛圍中,又不時傳出一些異樣、刺耳的聲音。鐵幕之下正在進行著什麼?是否會有激流在不經意間噴湧而出?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中國大陸的所謂「政治生活」,一年有三次重要的活動。分別是春天的人大、政協「兩會」;夏天的北戴河會議和秋天的共產黨中央全會。春天的「兩會」是一年大事的醞釀、以及對之前共產黨的方針決策在立法的層面給予確認;夏天在北戴河,則是中共現任和往屆高層對大政方針、人事任命討價還價;秋天的中共中央全會則是對這些重要議題宣布定案。從重要性來講,「兩會」最弱,但是從這個場合也能透露出一些政治的風向。今年「兩會」前後的氛圍與往年相比有很大不同,也出現了一些奇異的信號,由此入手撩開鐵幕的一角,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會是怎樣一個狀況呢?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分析。

每年的「兩會」是「劇透」的季節,雖然人大、政協的討論和表決不可能有任何超出劇本的結果,但是每年幾千名代表在北京開兩個星期的會,也總能給這一年政治戲的劇情發展提供一些「劇透」。

呂新華(新聞發言人):「我只能回答到這樣了,你懂的。」

2014年全國政協發言人呂新華一句「你懂的」成了一句標準的劇透,揭示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案在這一年的結局。2015年的「劇透」則由「你懂的」變成了「大家很任性」。

呂新華(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那麼我套用一個網路熱詞,就叫大家都很任性……,就叫大家都支持呀,有老虎的話把它都挖出來,這個態度讓大家都很任性。」

2015年的劇透在一些領域得到了印證,股市很任性地沖到5000點以上、又很任性地跌回了3000點以下,給中國的經濟和社會造成巨大沖擊,一批與股市有關的商人和官員被查。這一年也有一批重量級的地方官員被抓。但是整個2015年並沒有政局委員級別以上的官員倒臺,劇透的力度減弱了。

要問2016年的劇透?對不起,沒有。不僅沒有「你懂的」,而且故意要讓「你不懂」。有海外媒體曝光,中宣部針對「兩會」的報導下達了21條禁令,覆蓋面之廣前所未有,不僅諸多「敏感」問題不能報導,甚至連美女翻譯、殯葬改革、少林方仗釋永信參加政協會也在禁報之列。

胡平(《北京之春》主編):「這些禁令包含不同的層次,有些是傳統一向這樣的,有些是名目上並不算敏感的問題,但它現在也要壓制。我想它最重要的是想整個造成一個很肅殺的氣氛。控制可能透露出『上層權力鬥爭』這方面的信息。」

雖然沒有官方渠道的劇透,卻有另類的劇透。中宣部下達21條禁令的時候,也正是它和《財新》網打筆仗的時候。3月3日《財新》采訪了全國政協委員蔣洪,後者表示應當保障公民的表達自由,這篇報導被網際網路監管機構刪除,理由是含有「非法內容」。3月7日《財新》旗下的英文網站發表文章對刪文一事提出異議,這篇報導也被刪除。由於《財新》有中紀委的背景,談「表達自由」又發生在中國地產商任志強公開質疑「黨媒姓黨」,引發黨媒批判之後,引起了外界對事關高層鬥爭的猜測。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所以這裡面既是權力鬥爭,也是路線之爭。以王岐山右的一派、自由派的一派;還有以劉雲山那一派的保守派、左派。」

除此之外,兩會期間還發生了更加另類、反常的事。新疆的「無界新聞」上出現了一篇題為《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作者號稱是「忠誠的共產黨員」,信中從政治、經濟、外交、思想文化上全面否定了習近平上臺以來的舉措。「無界新聞」是財訊集團、阿里巴巴和新疆黨委宣傳部合辦的正牌黨媒,總部在北京。公開信事件發生後,「無界新聞」被斷網,有海外媒體報導當局已啟動調查,並且有記者在準備搭乘飛機去香港之時被抓,《紐約時報》直言,記者被抓很可能與公開信事件有關。

公開信事件還有繼續擴大的跡像。3月21日,《人民日報》理論版發表了社長楊振武的署名文章,提出:如果管不好新媒體,黨管媒體原則就沒落到實處。有評論解讀:這是要求網際網路也姓黨。社交媒體是新媒體、刊登了倒習公開信的「無界新聞」也是新媒體。另外,有香港媒體稱,今年兩會期間,有記者問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是否支持習近平的領導,張春賢回答「再說吧」,激起萬丈波瀾的「無界新聞」恰好也是隸屬於新疆的媒體。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解讀「兩會」期間的另類劇透呢,先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黨媒上出現讓當前領導人辭職的公開信,這種事以前還沒有出現過,你認為這是個偶然事件,還是透露出更深刻的背景?」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個人的主觀感覺,這是一個經過算計的事件。首先公開信出現在一個黨媒上,而不是某個民辦媒體、商業化的網站,是表明這件事情的性質,在習近平權力如日中天的情況下黨內有人公然不買他的賬。其次發生在兩會期間,擴大了這事的影響,它有可能成為兩會代表們竊竊私語的話題,有心人可以借機觀察他們中有誰對習近平不滿。第三是它發生在黨媒掀起極左表態的風潮之時,很多人對中國是否可能重走毛路充滿疑慮,公開信的出現會吸引很多注意力,一些人出於焦慮可能會附和公開信的觀點,所以我認為它當然是有背景的,反映的很可能是鬥爭到了相當激化的程度。」

蕭茗(Host/Simone Gao):「『無界傳媒』是新疆辦的媒體;有媒體說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拒絕對支持習近平表態,兩件事都與新疆有關,你認為這是偶然的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們再把時間延伸一點,2012年周永康『十八大』代表的資格就是從新疆產生的。那個時候薄熙來已經事發,周永康危如累卵,新疆的官員仍然鐵桿挺周。有『新疆王』之稱的自治區黨委書記王樂泉2010年調離新疆後,就是當中央政法委副書記,是周永康的搭檔。如果把這些事聯系都起來,再看今天新疆黨媒上出現倒習的文章、以及張春賢迴避表態支持習近平,給人的印象會是偶然的嗎?我的判斷是否定的。周永康從新疆當選十八大代表時,已經是張春賢當新疆黨委書記,他明顯也是站在周永康一邊。張春賢的妻子是央視主播李修平,介紹人是周永康的親信李東生。新疆系的官員和周永康、江澤民的勢力有多條紐帶聯結。現在發生的事半公開地把新疆推在前面,我認為是江派勢力做困獸之鬥了,讓新疆出頭,表明黨內有人敢不服習近平的管,有呼朋引伴的意味,吸引對習不滿的人向他們靠攏。」

蕭茗(Host/Simone Gao):公開信事件將如何發展,聽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公開信事件後,人民日報專門登了一篇長文,強調『黨管新媒體』。你認為這與公開信事件有聯系嗎,以及將導致怎樣的後果?」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認為中共高層鬥爭錯綜複雜,像《人民日報》、《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這樣的主流的、主要的黨的喉舌還是掌握在江派的劉雲山的手上,所以《人民日報》發表的東西都要思考的看一下,像它表面上發表一些東西要開放言論,實際上在評判習近平沒有跟他們商量。另外關於這個公開信,有可能是黨外的、海外的人所做的,這種可能也存在,但是最大的可能性還是來自黨內本身,尤其是來自習近平的政敵。對習近平的忠告就是左的路是走不通的。畢竟過了幾十年,中國經歷了共產黨集體領導、經歷了改革開放。那麼習近平要往左走舉毛旗不管是真走還是假走,是為了權利鬥爭、是為了掌握權利,但實際上是中了套,有人會把他塑造的更左。劉雲山就讓你更左,讓你左的難看,讓你左的人見人厭下不了台。」

持續疲弱的經濟,將給今年的政治形勢帶來怎樣的影響?下節繼續探討。

猴年一開年,中國就籠罩在經濟低迷的悲觀氣氛裏。兩會期間經濟領域的壞消息不斷。在3月2日全國政協會議召開的當天,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就送上了一盆涼水。將中國政府債券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為「負面」。穆迪作出這個評判的主要理由是:中國政府財政狀況在削弱、資本外流導致外匯儲備下降、以及缺少有效和可靠的改革。

對於穆迪加入唱衰的行列,中共政府十分惱怒,新華社撰寫文章強烈批評穆迪下調對中國的評級「有損自身聲譽」。但是當局自己的統計部門給出的數據讓新華社的炮火打了不少折扣。3月8日公布的2月份進出口數字顯示,中國2月份出口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5.4%,跌幅之大超過預期。進口和去年同期相比下跌了13.8%。說明外需和內需都明顯下滑。

去產能、和所謂「供給側改革」是今年兩會上的一個熱門話題,《中國經營報》報導指,兩會之後去產能政策將陸續出臺,可能導致200萬人下崗。可是還不等兩會結束,新的下崗潮造成的後果就已經顯現了。從3月9日開始,黑龍江省最大的國有企業龍煤集團,在雙鴨山市的上萬礦工和家屬連續多天走上街頭,抗議企業欠薪,以及抗議省長陸昊在兩會期間公然撒謊,說不欠工人一分錢。

在北京的陸昊只得緊急出來滅火,聲稱被下級瞞報,將追究瞞報者的責任,並且解決工人的欠薪。雙鴨山工潮成為兩會期間吸引媒體注意力的重大社會事件。兩會於3月16日結束,第二天英國《經濟學人》就又送來一個壞消息,該雜誌的智庫評選出今年的全球十大風險,中國經濟硬著陸名列榜首。在重重壞消息的包圍下,人大通過的「十三五規劃綱要」上路了。

蕭茗(Host/Simone Gao):低迷的經濟將給政治鬥爭帶來哪些影響,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持續下滑的經濟您認為是會抑制反腐敗運動、或高層鬥爭,還是會讓這方面的鬥爭變得更激烈?」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持續下滑的經濟其實上是中國經濟到了。中國過去幾十年、30多年吧,經濟高速增長,完全是利用國際經濟轉移、產業轉移的機遇,按鄧小平的話說要抓住機遇。另外也是因為中共鑽漏洞、鑽空子,利用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轉移它國自負造成的結果。最後所有的手段都用盡了,到了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國經濟下滑的週期來臨了,這個週期的到來的確是給現在中國的政治增加了複雜性。應該說,習近平、王岐山執著於反腐,應該在反腐方面可以取到重大的進展,另一方面也遭到了黨內利益既得集團的頑固的抵制,因畢竟是在共產黨內操作,共產黨內的保守勢力非常強大,左派力量非常強大,腐敗的力量佔主流,所以對抗一個主流的腐敗,僅僅是靠黨內的手段是不夠的,應該是走向民間、開放民意,用民意來反腐才可能取得作用。另外權利鬥爭必然會激化,圍繞經濟下滑會找責任,那麼習近平政敵會歸到習近平頭上,習近平會歸到前任所留下來的災難頭上。事實上,中國經濟問題是制度問題,只有解決中國的制度問題。政治制度不受監督、不受制衡的政治制度、縱容腐敗和權貴的資本主義政治制度,成了中國經濟發展的瓶頸,但是他們都不去解決制度問題,而僅僅只是互相責怪的話,中國的經濟沒有出路,而圍繞經濟的互相較量會持續下去,會讓權利鬥爭內部的政治鬥爭越來越激烈。」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兩會期間發生了黑龍江雙鴨山的工潮,如果去產能引發更多的失業,你認為會帶來怎樣的政治沖擊?」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黑龍江省長陸昊從不承認、否認、撒謊到被迫承認、認錯。這個轉折有兩個含義,一方面由於中國經濟的下滑、產能過剩,很多企業面臨關停併轉,大規模的失業潮即將到來或正在到來,對當局來說這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壓力。但是另一方面,這件事情本來兩會集中的是高層的權利鬥爭,兩派的習近平和江派的、還有一些錯綜複雜的權利鬥爭,包括新疆黨委書記奇怪的表態『再說吧』,加上新疆「無界網」出現了那封信,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高層的權利鬥爭時,突然出現了黑龍江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幫助了中共的高層轉移了視線,讓更多的視線集中在這件事上,實際上擺脫了高層的尷尬。事實上這次兩會還是高層你死我活的權利鬥爭。」

中紀委在今年兩會後是否有「大招」,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與前兩年不同,今年頭幾個月中國被輿論關注較多的是經濟問題,而操刀反腐的中紀委有一點脫離焦點。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中紀委無所作為,王岐山是否又在醞釀著什麼大動作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中紀委近期的動態。

雪莉:謝謝蕭茗。中紀委在去年11月份拿下了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和北京市委副書記呂錫文,在此之後連接幾個月缺少更吸引眼球的人物倒臺。今年年初中紀委最引人注目之處倒是在輿論領域,當黨媒圍攻任志強的時候,《紀檢監察報》登了一篇評論《千人諾諾,不如一士諤諤》,主張聽取不同意見,被廣泛認為是替任志強解圍。

雪莉:中紀委在兩會前後也抓了一些小老虎。3月4日前任遼寧省委書記、現任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王瑉被從兩會會場帶走。兩會結束後的3天內,接連有10名官員接受調查,其中包括兩名副省部級官員。如果算上王瑉,兩個月內已經又有10名省部級官員落馬,但這些人的政治重要性都不顯著。值得注意的是2月底中紀委巡視組進駐了中宣,隨即發生了黨媒借批判任志強,影視王岐山的事。有評論認為這是紀委和宣傳系統進入短兵相接的搏鬥階段。王岐山接下來是否會在宣傳系統的反腐有所突破值得關注。

蕭茗:謝謝雪莉。關於中紀委主導的反腐運動會有怎樣的後續發展,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在經濟低迷的背景下,王岐山的打虎進度會受到阻滯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其實是鬥爭的一個關鍵環節,權鬥中處於下風的勢力會盡量利用經濟困難阻滯高層反腐的進度。而王岐山則需要突破這種阻滯,使高層鬥爭取得進展,然後所謂經濟深化改革才能有進展。意識形態的框架要有突破,高層鬥爭才能有進展。最近在輿論領域的較量兩方都出現了一定破局的跡像,一邊是前面所說的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撕破了黨內團結的臉面。另一邊是王岐山保任志強,體現出了一定自由化的傾向。前兩年打破刑不常委的潛規則算是一個突破,但是要拿下在任的政治局常委,以及前任的高層如江澤民、曾慶紅,需要在意識形態上有更大的突破。目前習近平和王岐山在這方面都受到壓力,反對的理由有兩條在黨內比較有殺傷力,一是政治鬥爭幹擾了鄧小平時代定下的經濟建設為中心,二是個人集權破壞了中央的集體領導。王岐山的立場相對簡單些,但習近平作為最後決策人難度還要大些,他如果不能在政治和經濟上同時推進自由化,就受剛才說的那兩條框框阻礙比較大,最大的阻滯我覺得還是在這裡,在黨性、意識形態這方面。」

蕭茗(Host/Simone Gao):「在宣傳系統挖出大老虎,你對這件事情樂觀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查腐敗絕對是查得出來的,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是中信證券的副總裁,和去年的股災關系密切。從這些事上入手挖出江澤民集團的金錢關係網,從辦案本身來講我認為不是最難的。難的是在政治層面,習近平由於還沒有從推進自由化的方向使力,來建立自己的權威;而是打了鞏固紅色江山這張牌,來集中黨內權力。那麼宣傳體系就表現得更左,以更堅定的黨性面目出現,把自己和黨的臉面、黨的存亡綁在一起,這就使得在宣傳體系反腐遇到了之前所沒有的復雜情況。問樂不樂觀,我認為最後還是看能不能改弦更章、走出黨性的桎錮。經濟上的困難、諸多社會難題,要解決它們都需要政治上的突破,也都是很現實的壓力,圍繞這些問題黨內破局的壓力會上升,就要看中國領導人在關鍵時刻的抉擇了。」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問題最後來聽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覺得近期會挖出高於省部級的老虎嗎?會在哪個領域?」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從習近平、王岐山的內心來講,他們當然很希望挖出省部級以上的老虎、老老虎、政治老人中的老虎,這本來是他們一個重大的目標。一方面是鞏固權利的目標,另一方面也是實現他們政治理想的目標。由於保守勢力、既得利益集團、極左派勢力在黨內的頑固,應該說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受到了極大的阻擾,本來像呼之欲出的『慶親王』,現在都沒有下文了。『慶親王』背後的太上皇江澤民,針對他的反腐也暫時沒有下文,所以看來內部的權利鬥爭處於膠著狀態,在近期內不大可能看到有省部級以上大老虎的落馬,但是並不排除由於權利鬥爭進一步激化,由於雙方的攤牌和決戰,不排除更大規模的權利鬥爭和黨內鬥爭所帶來的大老虎或老老虎的落馬,所以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蕭茗(Host/Simone Gao):從中共執政的歷史上看,經濟上的困頓之後,往往跟隨著激烈的權力鬥爭。大躍進失敗以後,1959年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繼續反右,打倒了彭德懷。文革後期國民經濟極度困頓,政治上也經歷了批鄧、反右傾翻案風、以及逮捕「四人幫」等一系列大起大落。當前中國經濟的下滑到哪裏是個頭,歷史是否會重演呢?《世事關心》將持續觀察、深度報導。謝謝收看這期節目,下個星期再見。

(完)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周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周二:21:30

週六:12:30p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