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川普 科魯茲卡西奇悄然發起「影子競選」

【新唐人2016年03月25日訊】(新唐人記者史軒之編譯報導)美國總統選舉兩黨初選迄今已完成大半,共和黨參選人川普依然在黨內保持領先優勢。但如果在初選結束時,川普黨代表票數仍未達到提名門檻1237張,共和黨很可能在7月召開「僵局代表大會」,協商和再投票決定提名人選。

據politico網站報導,為了阻止川普獲得1237張黨代表票,他的對手科魯茲卡西奇悄然發起了一場「影子競選」,勸說黨代表們在僵局代表大會上,不要按照州初選投票結果進行投票,而是特意投給他們。

卡西奇助手赴南達科他州 遊說黨代表

據politico網站報導,上週六(3月19日),南達科他州的共和黨活動家們在首府皮埃爾(Pierre)開會,挑選該州參加7月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的黨代表。這時,一位不速之客登門拜訪。

他就是卡西奇的高級助手梅爾·馬德里(Merle Madrid )。馬德里從哥倫布( Columbus )飛來,向他們發出呼籲:如果屆時黨代表大會未能在第一輪投票中,選擇川普為總統候選人,那麼請在第二輪考慮卡西奇—即便按照該州共和黨選民的意志,這些黨代表應當去支持川普或科魯茲

馬德里與南達科他州17名黨代表進行了會面。該州共有29名黨代表。儘管他表現得很客氣,也很誠懇,但會面的結果卻是,他撲了個空。

「無論卡西奇做什麼,都不會得到我的投票,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黨代表艾倫·安魯(Allen Unruh )說。他是蘇福爾斯市(Sioux Falls)一名按摩師,一名茶黨活動人士。

馬德里此次拜訪南達科他州,標誌著爭奪共和黨提名的「影子競選」已然開始。卡西奇和科魯茲都在力爭獲得綁定黨代表(bound delegates )的承諾,要這些代表保證,在黨代表大會第2輪投票中撇開初選選民,特意投票反對川普。在很多情況下,這意味著以選擇提名人的名義,否決共和黨選民的意志。

這場戰役將在4月升溫,屆時將有很多州開始選擇自己的黨代表,包括亞利桑那州、科羅拉多州和北達科他州。選舉的方法有:舉行全州和國會選區會議,會見本州黨領袖,舉行縣級投票和黨團會議等。

但如果馬德里在南達科他州的一無所獲,代表著某種跡象,那麼在7月黨代表大會上,可能竊取川普黨代表票的人就不是卡西奇,而是科魯茲。

「我不是卡西奇的粉絲。如果在民主黨人與他之間進行選擇,我會投票支持他,不過,我覺得他與民主黨人沒有多少區別,」南達科他州卡皮塔市(Caputa)黨代表佛羅倫斯·湯普森(Florence Thompson )說。她將自己形容為一名「死忠的保守派」。

南達科他州黨代表中,很多高級成員都是科魯茲的支持者。作為強硬保守派的科魯茲,其理念的純度在這個非常保守的中西部州獲得了共鳴。大多數代表都期待南達科他州變成科魯茲與川普兩人的激烈角逐。而科魯茲極端保守的理念賦予了他早期的優勢。

儘管馬德里也承認該州有科魯茲的忠實支持者,但他說,積極與黨代表建立聯繫,也會有所收穫,尤其是在共和黨初選中往往被忽視,且在大選中很少成為爭奪目標的那些州,如南達科他州。

他說,卡西奇的團隊也很可能帶著同樣的目標,在北達科他州或新墨西哥州作同樣的嘗試。

科魯茲發起全國組織戰 讓支持者獲選為黨代表

但是,南達科州顯得並不尋常,因為它是上週末率先選舉黨代表的州之一,這讓該州立即陷入了共和黨3位參選人的拉鋸戰。

川普和科魯茲不願派遣自己的代表到南達科他州進行較量。但共和黨這3個競選陣營一直都在進行動員,並準備發起一場全國范圍的組織戰,以確保他們的忠實支持者獲選為黨代表,參加7月的黨代表大會。

如果此次大會變成百年一遇的激烈角逐,那麼在這場「影子競選」運動中獲益最大的一方就可能佔上風。

如今,科魯茲可以放寬心。即使南達科他州在6月初選時投票支持川普,決定該州幾乎所有29名代表必須在7月黨代表大會首輪投票中支持川普,但這些代表已經表明,他們仍是發自內心的支持科魯茲。

南達科他州懷特市(White )共和黨人馬特·布魯納(Matt Bruner)說,「我更傾向於支持科魯茲。」

在6月7日南達科他州初選中,如果川普勝出,那麼科魯茲在該州的優勢可能具有重大意義。按照程序,該州29名黨代表中的26人必須在7月黨代會首輪投票中,投票支持該州初選中獲多數選票的參選人。這26名代表已在上週六簽署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誓約,保證履行這一責任。但如果南達科他州和其他州的代表們屆時開始拋棄川普,那麼他在僵局代表大會上可能會發現,自己陷入困境。

「這些人中有很多人強烈反對川普,」南達科他州熱泉(Hot Springs)市黨代表蘭斯·羅素(Lance Russell )說。

南達科他州大多數黨代表都是現任或前任州議員,其他都是在共和黨政治中很活躍的本地商人及女性。一些人告訴POLITICO,他們打算對自己的傾向性保持緘默,直到召開僵局代表大會,基於早期投票不可預測的結果做出戰略決策。例如,在僵局代表大會上,候選人可能會選擇競選搭檔或聯手參選,這將打破黨代表們的計劃。

南達科他州黨代表和前州議員約翰·特烏佩爾(John Teupel )說:「我將支持科魯茲,但我會在黨代表大會首輪投票中,支持南達科他州選民在初選中支持的任何人。除此之外,我們得看看是什麼情況,會出現什麼樣的結盟,投票如何能使某人獲得提名……」

前揚克頓縣(Yankton County共和黨主席羅傑·邁耶(Roger Meyer )說,他在黨代表大會第2輪投票中,選擇的唯一標準就是看誰能在大選中「擊敗民主黨」。而蘇福爾斯共和黨活動家南希·內夫(Nancy Neff )說,她打算在隨後的投票中,支持該州的優勝者,而不只是在首輪投票中支持。

南達科他州休倫湖(Huron)黨代表大衛·惠勒(David Wheeler )表示:「對我來說,對第2輪投票–我正在權衡很多不同的因素,我更願意其成為候選人的人,且更可能贏得大選的人是誰。共和黨未來的結果是什麼。我可能會根據7月這些因素的重要性如何安排,來觀察每位參選人。」

不過,代表們表達自己的明確偏好時,每次都表示支持科魯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