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一絕!歷史上最驚心動魄的證婚詞(圖)

【新唐人2016年02月24日訊】在很多人看來,證婚人在新人婚禮上的「證婚詞」,都應該是「美言善詞」。但在中國現代史上,卻有一份堪稱曠古絕今的「證婚詞」,不僅在中國文壇上留下了一則佳話,也為今人的婚戀生活敲響了一記警鐘。

梁啟超、徐志摩和陸小曼這三人,在民國時期都是很出名的人物。參加過戊戌變法的梁啟超是中國近現代史上學貫中西的大師級人物,在諸多領域都有非凡的思想及學術貢獻;其學生徐志摩雖生命短暫,但卻憑著才子的多情和溫婉的詩歌留名於世。身為上海知名交際花的陸小曼,則因為生命中的兩個男人而為世人所知。

拋棄糟糠之妻

若說梁啟超證婚詞有何特別之處,得先說說徐志摩和陸小曼的關係,那是怎樣的飽受非議。事實上,二人在結識前,均已結婚。徐志摩的第一位妻子是張幼儀,因是父母包辦婚姻,徐對其態度一直不好。後來,徐志摩在英國邂逅好友林長民的女兒林徽因後為其迷戀,竟拋棄即將分娩的妻子,兩次發表《離婚通告》。他的恩師梁啟超看到公告後,寫信對其進行了批評,認為其拋棄髮妻是大逆不道,但徐志摩卻為自己辯解道:「我將於茫茫人海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就在徐志摩不惜拋棄妻兒苦苦追求林徽因之際,林徽因卻聽從父命,返回國內,與梁啟超之子梁思成訂婚,後共同赴美留學。在無法得到林徽因的感情後,回國後的徐志摩一度十分痛苦,後應朋友王賡之託照顧其妻子陸小曼。活潑輕盈的陸小曼很快讓徐志摩陷入情網,兩人不顧世俗的眼光,開始了談婚論嫁。梁啟超對此更是深為不滿。

然而,對徐志摩拋棄糟糠之妻,而不滿的徐父提出了兩個條件才應允他們結婚:一是必須請梁任公證婚,胡適做媒人;二是結婚費用自理。梁啟超起初並不答應,無奈徐志摩煩胡適苦苦哀求,最終只好應允,但是說明婚禮上講什麼由不得外人。

證婚詞驚心動魄

1926年10月3日(農曆七月初七),中國的「情人節」,徐志摩與陸小曼在北京舉行了盛大的婚禮。那一天,賓客如雲,連陸小曼的前夫王賡也派人送來賀禮。席間,梁啟超和胡適端坐在證婚席和媒人席上。出人意料的是,梁啟超在婚禮上做了讓當事人相當尷尬的證婚詞。婚禮上,梁啟超霍然站起,宣講了有史以來「最坦誠」、「最直率」、「最另類」的證婚詞:

「志摩、小曼,你們兩個都是過來人,我在這裡提一個希望,希望你們萬勿再做一次過來人。婚姻是人生的大事,萬萬不可視作兒戲。現時青年,口口聲聲標榜愛情,試問,愛情又是何物?這在未婚男女之間猶有可說,而有室之人,有夫之婦,侈談愛情,便是逾矩了。試問你們為了自身的所謂幸福,棄了前夫前妻,何曾為他們的幸福著想?」

「古聖有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此話當不屬封建思想吧,建築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幸福,有什麼榮耀,有什麼光彩?」

「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學問方面沒有成就;你這個人用情不專,以至於離婚再娶。小曼!你要認真做人,你要盡婦道之職。你今後不可以妨害徐志摩的事業……你們兩人都是過來人,離過婚又重新結婚,都是用情不專。以後要痛自悔悟,重新做人!願你們這是最後一次結婚!」

宴客無不失色

身為新人的徐志摩與陸小曼自是羞愧難當,而賓客們也是驚愕不已。證婚詞講完後,禮堂里鴉雀無聲,過了好一會兒賓客們才從驚愕中清醒過來。不過他們心裡還是非常佩服:這才是梁任公,秉正率直!

這番「證婚詞」字字千鈞,擲地有聲,令「新人及滿堂宴客無一不失色」!證婚詞扣住了兩位新人的「軟脅」,評人論事可謂入木三分,不僅坦露了梁啟超剛耿的為人和直率的性格,也表明了梁啟超這位近代大儒對婚姻生活的態度!

事後,梁啟超說:「我平生演講無數次,唯有這一次最為特別。」而徐志摩則說:「我聽了先生多少次課、談話,唯獨這次銘心刻骨。」

翌日家書

第二天,梁啟超在給遠在美國的梁思成和林徽因的家書中,對於自己的所為做了如下解釋:

「孩子們:我昨天做了一件極不願意做之事,去替徐志摩證婚。他的新婦是王受慶夫人,與志摩戀愛上,才和受慶離婚,實在是不道德之極。我屢次告誡志摩而無效。胡適之、張彭春苦苦為他說情,到底以姑息志摩之故,卒徇其請。」

「我在禮堂演說一篇訓詞,大大教訓一番,新人及滿堂賓客無一不失色,此恐是中外古今所未聞之婚禮矣。今把訓詞稿子寄給你們一看。青年為感情衝動,不能節制,任意決破禮防的羅網,其實乃是自投苦惱的羅網,真是可痛,真是可憐。」

「徐志摩這個人其實聰明,我愛他不過,此次看著他陷於滅頂,還想救他出來,我也有一番苦心。老朋友們對於他這番舉動無不深惡痛絕,我想他若從此見擯於社會,固然自作自受,無可怨恨,但覺得這個人太可惜了,或者竟弄到自殺。我又看著他找這樣一個人做伴侶,怕他將來苦痛更無限,所以想對於那個人當頭一棒,盼望他能有覺悟,免得將來把志摩累死,但恐不過是我極痴的婆心便了……。」

不幸的是,如梁啟超預料的那樣,婚後的徐志摩,最終為用情不專的陸小曼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步入婚姻的人,閱讀梁公的證婚詞,不免心有戚戚焉。的確,婚姻不是兒戲,真正的愛情不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或許,梁公的證婚詞亦可以給那些結了離、離了結、視婚姻如遊戲的現代人以棒喝吧!

——轉自《看中國》

(責編:唐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