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1月21日訊】李修緣或許大家不是很熟悉,但如果提到濟公(道濟、濟顛)或許就明白了,他就是濟公出家之前的名字。此前的電視劇曾言他的家產被家裡的管家所霸佔,其實那些都是杜撰的,真相與之大相徑庭。

出生時大哭不止 老僧一言開笑口

據說濟公是降龍羅漢轉世,而且他出生時還有一段不平凡的經歷。

據《濟公全傳》記載,有一位李善人叫李茂春,到羅漢堂拈香求子,方燒至四尊羅漢,忽見神像由蓮台墜地。性空長老說:「善哉善哉,員外定生貴子,過日我給員外道喜。」

李員外回到家中,不知不覺夫人有喜。過了數個月,生了一位公子。臨生之時,紅光罩院,異香撲鼻,員外甚喜。

這孩自生落之後,就哭聲不止,直至三朝。這日正有親友鄰里來慶賀,外面家人來回話,說有國清寺方丈性空,給員外送來一份厚禮,親來賀喜。員外迎接進來。性空說:「員外大喜。令郎公可平安?」

員外說:「自從生落之後,直哭到今朝不止。吾正憂慮此事。老和尚有何妙法能治?」

性空說:「好辦。員外先到裡面把令公子抱出我看看,就知道是何緣故了。」

員外說:「此子未過滿月,就抱出來,恐有不便。」

性空說:「無妨。員外可用袍袱蓋上,可以不沖三光。」

員外一聽有理,連忙把孩兒從裡面抱出來,給大眾一看。孩兒生得五官清秀,品貌清奇,啼哭不止。性空和尚過來一看,那孩兒一見和尚,立止啼哭。一咧嘴笑了。老和尚就用手

摸那孩兒頭頂說:

莫要笑,莫要笑,你的來歷我知道。

你來我去兩拋開,省的大家胡倚靠。

那孩兒立時不哭了。性空說:「員外,我收一個記名徒弟,給他取個名字,叫李修緣罷。」

員外應了,把孩兒抱進去,出來給和尚備齋。吃罷,眾親友都散去,性空長老也去了。

過目不忘 無緣功名

員外另雇奶娘扶養孩兒。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覺過了幾年。李修緣長至七歲,懶說懶笑,永不與同村兒童聚耍。入學讀書,請了一位老秀才杜群英先生在家教他,還有兩個同伴,一個是永寧村武孝廉韓成之子韓文美,年九歲。還有李夫人內侄,永寧村住,姓王名全,乃是兵部司馬王安士之子,年八歲,三子共讀書,甚是和美。

李修緣年幼,過目不忘,目讀十行,才學出眾。杜先生甚奇之,常與人言:「久後成大器者,李修緣也。」至十四歲,五經四書諸子百家,背誦極熟,合王韓二人,在學房,時常作詩,口氣遠大。

某年想要入縣考取文童,李茂春卧床不起,人事不知,病勢垂危。派人把內弟王安士請來,到床前。李員外說:「賢弟,我不久於人世。你外甥與你姐姐,全要你照應。修緣不可縱性廢讀,吾已給他定下親了,是劉家莊劉千戶之女。家中內外無人,全仗賢弟分心。」

王安士說:「姐丈放心養病,不必多囑,弟自當照應。」

員外又對王氏夫人說:「賢妻,我今五十五歲,也不算夭壽。我死之後,千萬要扶養孩兒,教訓他成名。我雖在九泉之下也甘心。」又囑了修緣幾句話,自己心中一亂,口眼一閉,嗚呼哀哉。

王氏夫人家中有一座問心樓,一年所做之事,寫在帳上。每到歲底,寫好表章,連同帳一併交天,一年並無一件事隱瞞的。

李修緣好道學,每見經卷必喜愛,讀之不舍。過了二年,王氏夫人一病而亡,李修緣自己慟哭一場,王員外幫辦喪事完畢。

看破紅塵 立志出家

李修緣喜看道書,到了十八歲,看破紅塵,立志出家,所有家中之事,都是王員外辦理。李修緣自己到了墳上,燒了些紙錢,給王員外留下一紙書字,竟自去了。

王員外兩日不見外甥,派人各處尋找,不見外甥。自己拆開字來一看。上寫的是:修緣去了,不必尋找。他年相見:便知分曉。

王員外知道外甥素近釋道,在臨近庵觀寺院,各處派人尋找,並不見下落。派家人貼白帖,在各處尋找:「如有人把李修緣送來,謝白銀百兩。如有人知道實信,人在何處,送信來。謝銀五十兩。」一連三個月並無下落。

出家後方知前世因緣

且說李修緣自從家中分手之後,信步遊行,到了杭城,把銀錢用盡,到了廟中要出家,人家也不敢留他。他自己到西湖飛來峰上靈隱寺廟中見老方丈,要出家。當家和尚方丈,乃是九世比邱僧,名元空長老,號遠瞎堂。

一見李修緣,知道他是西天金身降龍羅漢降世,奉佛法旨為度世而來,因他執迷不醒,用手擊了他三掌,把天門打開,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源流,拜元空長老為師,起名道濟。他坐祥坐顛,還有些瘋。廟裡獨叫他顛和尚,外面又叫他瘋和尚,訛言傳說濟顛僧。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濟公揚善除惡,濟世救人,留下一段段神奇的故事。

為什麼今天的人會將故事改得面目全非,大概與今天的思維方式有關。很多人認為地主都是惡人,無惡不作沒有好人。其實很多老人都明白,古時的地主大都善良勤勞,與今天宣傳的根本就不是一碼事。@

責任編輯:趙雲(文章來源:大紀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