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霾」不除,逃離北京又有何用?

「心霾」不除,逃離北京又有何用?

12月26日,因為受不了連續的霧霾天,著名導演賈樟柯發了一條微博「霧霾,下決心搬離北京。」誰知卻引來不少謾罵,最具代表是一位上海房產博主@財上海的發言:「我看不起賈樟柯。賈的老家是山西臨汾,從小就是在煤灰里長大的,現在高貴了,居然嫌棄霧霾。賈看不起山西,跑到北京混,然後拍攝各種各樣描繪北方人陰暗面的電影,跑到國際上去獲獎。你以為你很牛?我操,我告訴你,只要是醜化中國人的電影小說劇本攝影照片,統統可以獲國際獎,我最反感就是這種貨。」

賈樟柯是一位長期關注霧霾問題的導演,2015年執導的短片《人在霾途》,記述了不同區域、不同階層的人們在霧霾籠罩下的生活,希望通過短片呼籲全社會一起來改變污染現狀。霧霾已經成了當前中國最大災難,除了賈樟柯,許多有識之士都在採取各種方式,竭盡全力奔走呼號,以期引起政府和全社會的重視。比如記者柴靜。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我卻發現同時也有不少人刻薄的攻擊他們,比如這個上海房產博主@財上海。

對@財上海的攻擊,賈樟柯不溫不火的回應,頃刻使這位無知而愚昧的傢伙現了原形:「我家是山西汾陽的,不是臨汾。煤灰應該屬Pm10,霧霾是PM2.5,不是一回事。吸煤灰長大的就應該習慣吸霧霾?每個人都應該是高貴的,我過去也高貴。」

其實,不只是對賈樟柯這樣,記得駱家輝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時,檢測北京PM2.5數值並發微博告知公眾,同樣也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滿和謾罵。不但我們的官方提出了抗議,一位叫王平的人還在媒體上發表了一篇《別了,駱氏家輝》的文章。文章稱「駱氏來了,北京霧霾也來了。駱氏走了,北京的天空陡然蔚藍,晴空萬里。大使先生揮一揮衣袖,帶去了我們心頭的「霧霾」。借問駱君欲何往,只因風雨又飄搖。送霧霾,送瘟神。Farewell,駱氏家輝!」

還有,由於一些人對霧霾問題特別關注,網路紅人周小平竟然發表文章,認為當下中國之所以霧霾成了熱點問題,是美國等西方敵對勢力有意渲染誇大,挑起民意的不滿,企圖以大打環保牌來阻止中國發展,借環保牌毀滅中國人。周氏文章中的「滑稽」和「邪惡」溢於言表!

最令我理解不了是,即使普通百姓也是非常仇視宣傳關注霧霾的有識之士。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北京大媽見到有外國人為了防霧霾戴口罩,居然罵人家有點像小丑,帶的是有色眼鏡,是在故意抹黑北京。一次,我和一哥們談起了霧霾和柴靜的那個紀錄片,他竟然認為中國今天的霧霾是正常的,是我們經濟發展的必然產物,你想有肉吃就得付出這樣的代價。他還反問我:誰能保證柴靜記錄片說的都是科學準確的?靠,國家和人民養了那麼多的官員和專家都找不到霧霾的成因,我們居然好意思苛求一個干新聞專業的柴靜必須100%正確,真是不可思議的心態!

霧霾為禍的歷史一些國家早就經歷了,霧霾在中國隆重登場也好幾年了,現在越演越烈,其危害性恐怕連三歲孩子們都曉得了。為什麼總是有那麼多人認識不到呢?而且不但自己認識不到,還反對別人呼籲政府和社會重視關注霧霾治理,還要給人家扣上抹黑中國的政治打帽子,你說恐懼不?

賈樟柯發了一條因為霧霾要下決心搬離北京的微博,就引來了那麼多的反對,這說明了什麼?先別說當下政府治霾措施是否得力,中國人對霧霾的這種認識不就是一種比自然霧霾還嚴重的「心霾」嗎?中國人心裡上的「霾」竟然如此嚴重,我們如何治理霧霾?不是說台灣和韓國也受到中國霧霾的影響了嗎?「心霾」不除,霧霾永在,中國雖大,必將無一處凈土,即使可以逃離北京,又有何用?發了一條因為霧霾要下決心搬離北京的微博,就引來了那麼多的反對,這說明了什麼?先別說當下政府治霾措施是否得力,中國人對霧霾的這種認識不就是一種比自然霧霾還嚴重的「心霾」嗎?中國人心裡上的「霾」竟然如此嚴重,我們如何治理霧霾?不是說台灣和韓國也受到中國霧霾的影響了嗎?「心霾」不除,霧霾永在,中國雖大,必將無一處凈土,即使可以逃離北京,又有何用?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