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05月27日電】 (新唐人記者陳漢採訪報導)5月25日上午9點左右,西安一被拆遷市民在西安市自強東路一公交站旁,將一拆遷辦負責人開膛破肚,然後用斧頭在死者頭部猛砍。分析認為此凶案在意料當中,官逼民反。

大陸媒體報導,事件發生在早上9點左右,地點位於西安自強東路一處名為生產路公交站牌旁。兇手是一名被拆遷戶,姓郝55歲住西安生產路西段,八府莊園社區。死者姓曹58歲,住西安市蓮湖區青門社區。是大明宮遺址公園附近一個拆遷辦的負責人,負責車站北廣場地區改造,區域包括太華路以北,自強路以南等地區的拆遷工作。

大陸媒體引述目擊者,這名拆遷戶殺完人並沒有離開現場,而是用一張報紙擦了手上的血跡,然後告訴旁邊人稱,多年前因為拆遷的問題,已經尋找死者6年了。還告訴旁邊市民說他沒有手機,讓群眾趕快報警,他也不跑,並感慨的說「我要上西天了。」

26日傍晚《新唐人》記者撥通西安自強派出所電話,接電話的員警表示昨天不是他值班,不知詳情。案件還在進一步核實。

現住西安的前陜西電視臺記者馬曉明表示,這個案件的結果不覺得意外,在他意料當中,政府和人民矛盾激化到不可解決的必然結果。。

馬曉明說,政府準備在那裡建大明宮遺址公園,占地約有數公里,政府胃口極大。這些被拆遷的市民,還在不停的向西安和陝西省政府上訪。據他瞭解的有連治村、韓原店村、孫家灣村、八鋪莊村,另外有個生產社區,是居民社區。還有38中教師的家屬院及很大一片紗場區的居民社區,拆遷時他稱去過現場,看到政府雇傭黑社會打手對老百姓進行打呀、砸呀等等暴行。

馬曉明指出,現在的問題主要是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給老百姓的條件非常苛刻根本就不問老百姓,不管老百姓。許多拆遷戶被安置更偏遠的地方,原來那個地方離市里很近,交通便利地方供政府開發倒賣,所以造成無數的災難。

馬曉明:「就象報導中這麼兇狠的兇殺案在我的意料之中,一點也不奇怪。我給你舉幾個例子:一個就是這個生產社區,生產社區是個居民區,這個社區是安置城裡拆遷過來的居民,幾十棟樓。政府要建大明宮遺址公園又要拆這些樓,用強制的非法手段強行趕老百姓,這些居民是從城裡拆遷安置過來的居民,現在你又要趕他們出去,老百姓沒有了安生的生活。

還有一個38中教師的家屬院有4棟樓,剛建好幾年,老百姓剛剛搬進去也要拆,這些老師們不同意,政府就派黑社會把大門和存車棚拆了,圍牆全部推到,汶川大地震期間,我在省政府門前路過,看到38中的教師職工們打著標語在那請願。我在那看,政府把興城區的官員叫來,叫把他們弄回去,這些官員說汶川大地震,全國都在聲援汶川,你們在這鬧事象什麼話。我就說汶川地震是自然災害,他們的災難是你們人為造成的災難。你們怎麼給老百姓交待,你們給造成的災難比地震都可怕,後來他們就跑啦。

另外2008年6月,紗場街127號院的的樓房,這房是居民自己出錢買的商品房,有的居民剛領到房產證3、4天就又要拆這個地方。我接觸過他們,他們拿房產證給我看,就3天。拆遷辦雇傭打手攻打這棟樓,這棟樓的居民無比勇敢的捍衛自己的房子,就把被砸下來的房子水泥塊和煤氣罐搬到樓頂上,只要打手接近就往下砸,堅持了好幾年政府也沒拿下這棟樓,這幾年怎樣就不清楚啦沒有去。」

2013年12月3號,被強拆人員逼迫搬遷,受到暴力傷害的蘇州拆遷戶範木根,為保護家人,刺死兩名強拆人員,被控〝故意傷害罪〞2015年5月8日被判刑8年。

馬曉明還表示,對報導中的慘劇,有的人認為這名男子為什麼不走法律程式,這樣做是犯法。

馬曉明:「這樣的專制社會有什麼法律管道,正常的管道、法律的管道那就是這些受害的老百姓逆來順受、隱氣吞生接受這種強拆的心態,這是唯一的出路,告到哪都不行,這是政府的暴行,公檢法是政府的工具,包括媒體也不敢披露,你老百姓還有什麼出路。

這件案之前全國各地也有打死拆遷人員的,記得今年雲南濟寧什麼地方,有個征地強拆的事情。村民在抗爭中抓住幾個政府雇傭的人員,開始叫他們跪著,後來政府雇傭的那些人又攻來了,村民當時就把這幾個人點火燒死啦,這是我看到的照片,事情發生到如此地步,可見這個矛盾有多深,人們聚集的憤恨有多強烈。我看到這個報導,拆遷戶尋找這個拆遷辦主任,找了6年非要殺了他,所以說是矛盾激化、矛盾不可解決的必然結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