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04月20日訊】(新唐人記者鍾離述綜合報導)高耀潔教授因揭示中共河南當局在地方造成艾滋病蔓延罪惡真相,而被中共河南當局往死裡整,最後不得不背井離鄉逃亡海外,至今已經近6年時間。日前,據披露,高耀潔出國前曾獲得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的誇獎,以及時任中共遼寧省委書記李克強的關注。

河南省艾滋病氾濫擴散,始於1992年至1998年,李長春擔任中共河南省長和省委書記大搞「血漿經濟」期間;爆發於1998年至2004年,李克強擔任中共河南省長和省委書記期間。據統計,至少30——50萬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10萬感染者死於非命,是上世紀全球最嚴重的污血案。

4月19日,海外中文媒體刊登署名高燕寧的文章披露,高耀潔曾受到吳儀和李克強的親自接見。

文章稱,2004年12月,去過了文樓艾滋村的吳儀在鄭州見了高耀潔。吳儀對她說:「你很有遠見。」高耀潔說:「我是醫生,一看見病人,我的腳就挪不動。」

2005年2月,在鄭州的李克強也見了高耀潔。在說及李德敏狀告高耀潔「誹謗罪」那場官司時,有這麼一段對白,李克強問:「你有什麼要求?」高耀潔回答:「你們不要再整我了。」李克強說:「不知道是手下哪個沒水準的官員幹的。」

據香港《爭鳴》雜誌2014年6月號刊文報導,1998年剛剛出任中共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面對河南省艾滋病事件的民怨和國際輿論壓力,曾親自點名李克強出任中共河南省委副書記,去收拾同年離任的前中共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留下的爛局。

報導稱,外界難以詳知李長春在河南近8年時間把河南弄得有多爛,但當時河南的官諺「越幹得亂,越升得快」卻對其作出真實寫照。

據高耀潔披露,中共河南地方政府時常掩蓋艾滋病血液傳播的嚴重性,另外,許多「有知識的人」也在「說假話」,「辦假事」,「造假貨」,特別是假藥,危害了更多人的生命。

2003年12月,高耀潔在同吳儀會面時,否定了「吸毒和性是中國艾滋病傳播主要途徑」的說法,並直言告訴吳儀:「他們在騙你」。此外,高耀潔還認為,強調性傳播艾滋病的目的是為了掩蓋中共當局的失職。

高耀潔還追查出艾滋病傳播的根源,發現與非法賣血和不正規采血、輸血有關。這些血液交易是由「血頭」與血液販子勾結當地中共官員進行的。這些血站使用感染的針頭在賣血者身上采血。更糟的是,她查出有些醫院醫德缺失的領導們為了賺錢,曾在黑血市場購買血漿,再高價轉售給病人。

高耀潔介紹,農民賣血800毫升,賺了80元人民幣(約13美金),用來供孩子上學,維持生活。他們誤以為這是一個生財之道,都跑來賣血。采血站的工作人員用很簡單的方法抽血,將所抽的同型血混合在一起,分離之後,提取血漿、然後再將那些已經混合的血球,加上生理鹽水,重新輸回多個賣血者體內,以預防貧血。這時,艾滋病病毒已經進入賣血者體內,感染了艾滋病,又不知不覺地將病毒傳染給他們的配偶,以及每一個到血站賣血的人。

高耀潔用她那雙小時候沒被裹好的小腳,走一個又一個加起來竟有數百個的村落,去探訪、去救濟、去分擔艾滋病受害者;有人說:「這些事,本不該由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來做的。」

在相當長的時間內,竟然有那麼多人,尤其是當地的艾滋村民,當子女交不起學費時,當吃了上頓沒下頓時,當缺醫少藥時,當身體生病時,甚至臨終前,竟然首先想到不是某個中共職能部門,而是一位當時77歲的高耀潔,其中許多還走得動的人甚至不惜從鄉下直接跑到鄭州,去見高耀潔一面。

高燕寧在文章中說,「我不知道,我們有哪一個部門收到艾滋求助(或疫情)信能比高耀潔的那1萬封還多?」其不知道,中共有哪一家疾控中心公費印刷的防艾資料能比高耀潔自費印的100萬份還多?

2009年8月,高耀潔由於被中共河南當局迫害,被迫離開中國流亡美國,時年87歲。

2010年所著自傳《高潔的靈魂–高耀潔的回憶錄(增訂版)》在香港明報出版社出版。從高耀潔一直不讓人寫傳記,到後來被倒逼著寫自傳,其中原委,耐人尋味。這一部在香港獲獎、譯成了外文的書,卻成為中共的「禁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