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4月18日完整版

【新唐人2014年04月19日訊】【中國禁聞】4月18日完整版

提要
父子官殤 周濱和「小夥伴們」被控
美關注商店行動 源自中國有毒產品
兩次舉報兩次否認 宋林終被調查

「棋子的遊戲」 美FBI拍中共特工故事

「中國間諜威脅論」的故事在現實中不斷上演。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最近煞費苦心的拍攝了一段近半小時的短片,警告那些在中國的美國留學生,要小心中共的圈套、不要淪為中共的特工。影片改編自真實故事。聯邦調查局(FBI)希望準備留學的美國學生,看一看這段視頻,以便了解自己在甚麼時候可能會成為外國情報機構的招募目標。

美國一名28歲的年輕人,2010年6月,準備搭機前往南韓時被捕,罪名是,收受了中共情報機構的錢財,「試圖向中國出賣美國國防情報」。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最近上傳影片分享網站「YouTube」的一部短片,受到美國《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時代》雜誌、和《商業週刊》等媒體的注意,紛紛加入報導。這部「棋子的遊戲–格倫•達菲•施賴弗故事」(GAME OF PAWNS – The Glen Duffie Shriver Story),以戲劇方式,描述了這名年輕人在中國發生的故事。

學習國際關係的施賴弗,大學期間曾在上海求學,2004年畢業後又回到上海繼續學習中文,並尋找工作。他應聘撰寫了一篇有關中、美關係的文章之後,認識了吳姓和唐姓先生。這兩人給了他數千美元,慫恿他去參加美國政府的工作。

施賴弗自2005年返回美國,5年裡報考了國務院、及中央情報局等重要部門,結果都失敗了,在此期間,他多次與中共情報官員聯繫,一共獲得了7萬美元。

可是,他還沒能獲得美國政府的任何職務,也沒能接觸到任何敏感信息,就已經被逮捕。 2011年初,聯邦法庭判處他4年有期徒刑。

前中國情報官李鳳智﹕「中國和美國之間的情報和反情報之間的爭鬥,是不是越發的激烈了,好像衝突更多了,利益相關的更多了,所以說,無論中共否認不否認,它一定盡最大的努力來作美國的情報工作,也就是說,一定要發展美國的年輕人,學生應該是首選之一。可能還有更多的(案例)沒有揭露出來,應該是FBI還有很多的證據來支持它所表達的觀點。」

短片最後,仍在服刑的施賴弗說:「如果有人向你提供錢,但看起來你不用為這筆錢去做任何事,這裡可能便暗藏著一個你看不到的釣鉤」。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我們看到的周圍的很多的美國孩子,他們是非常純樸的,所以當這個孩子到了中國之後,是有可能會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同時我覺得FBI應該矛頭是針對中共,而用一種比較溫和的手法來警告中共,不要再對美國人進行洗腦。其實FBI同時也警告了那些在美國擁有身份的一些中國人——大肆為中共唱讚歌的人。」

《紐約時報》引述《美聯社》2011年發表的一篇報導說,自2008年起,三年內,至少有57名美國人被美國聯邦檢察官指控,涉嫌向「中國情報特工、國家機構、個人或商業組織」,輸送機密情報、敏感技術或商業機密等。

前中國外交官陳用林﹕「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共對美國的一些情報非常的感興趣,因為美國對中國外交是重中之重,所以有關美國最新的一些動向,特別是在對內安全方面的一些高科技的情報、軍事情報,中共方面都是非常感興趣的。」

FBI還針對美國海外留學生,製作了「不要成為一個棋子:警告留學生」的4分半鐘專訪影片,由獄中的施賴弗現身說法。

片中羅列了中共情報人員慣用的4種圈套。首先是,與學生聯繫的間諜通常會非常友善的表示﹕「有甚麼需要幫助的?不要擔心,只是想和你交朋友而已」。還有,小心那些名片上只有姓名與電話號碼的人。第三,對方對你的未來非常感興趣。第四,小心無償給錢的人。

施賴弗說,「不要自欺欺人。招募(間諜)者非常活躍,目標就是年輕人——他們會在目標身上大把撒錢,等你上鉤。」

採訪/陳漢 編輯/周平 後製/李勇

創意維權 讓中共做醜陋表演

近年來,內地很多民眾在有冤無處訴的情況下,由於上訪等正常手段逐漸失效,轉而創造出一套「創意維權」的模式,來給當局製造輿論壓力。曾經策劃八十歲老太太狀告民政部的李學惠告訴本臺記者,他們就是要通過製造種種噱頭,吸引媒體關注,讓中共在他們搭建的平臺上做醜陋的表演,暴露這個體制的邪惡。

北京維權人士李學惠就是「創意維權」的推動者。他自己是拆遷上訪戶,但是為吸引媒體關注,常常想出一些點子。他曾經在2010年12月9號,在天安門廣場國旗西側拋撒冥幣,而被北京西城區公安局刑事拘留,還被判勞教一年。

2012年年初,82歲的王秀英老太太,在向財政部申請公開中共政府援助北韓的信息被拒後,老太太又向法院遞交訴狀。

為了房屋拆遷糾紛,王秀英在77歲那年被判過一年勞教。

80多歲老太太狀告財政部,一下子成了中國內外眾多媒體關注的焦點。而這件事幕後的策劃人就是李學惠。李學惠告訴媒體,他這樣做的目地只有一個:保持公眾對他們的關注度。

李學惠4月14號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他們曾經相信這個體制,老老實實的走司法程序和信訪程序,但是最後發現,這個體制一丁點都不值得人們相信。他們搞創意維權,就是要讓更多人認識中共體制的邪惡。

北京維權人士李學惠:「我們所創意的起訴,國家財政部那個援助北韓信息的,我並不是要得到援助北韓的具體數額,我只是要讓更多人認識到這個社會的黑暗,這種體制的邪惡,在這個體制中,我認為95%的欺騙,5%的暴力。所以呢,我們只是通過這個,讓更多人報導。讓它知道畏懼我們,解決我們的訴求,就這個目地。」

李學惠表示,原先他們只停留在解決個人訴求上面,現在他們變成以揭露社會黑暗和揭示這個體制邪惡的方式上訪了。

李學惠:「當然選擇援助北韓這個,是敏感的。我認為財政部不會給我們答復,司法不會給我們得到公正,那我們更看見,通過司法的不公正,咱們認識到政治的不誠信。我們是國家的主人,政府告訴我們,我們是國家的主人,也是政府的主人,政府花了錢不告訴我們,這不是政治的不誠信嗎?正是這個事表明,這個政權的建立的合法性,讓更多人質疑它。」

李學惠透露,下一步他們還打算製造更多的噱頭,跟當局死磕。

王秀英已經向國家統計局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要求當局公布最近中國貧困人口的標準是多少?貧困人口有多少?而統計局拒絕回答。

李學惠:「所以我們可以打行政復議,我們可以到監察部控告它。我們並不相信司法,我們也不相信行政答復。我們只是搭建一個平臺,讓更多的角色在我們的平臺上做醜惡的表演,把真真正正體制矛盾暴露在我們平臺上。如果只是講原先拆我們房子,給多少錢,已經不足以反映這個體制的矛盾了。」

據香港《明報》報導,全中國各種「創意維權」風起雲湧。如:2008年底,湖南曾發生「彭老爹邀法官決鬥」事件。和2009年6月,廣西桂林陽朔縣,某大酒店員工集體拜包公、狄仁傑和現代法官塑像。這家酒店負責人自稱,在投資中被當地政府欺騙,希望以此方式申訴。以及2011年4月,在河南信陽市光山縣,一名七旬老婦在土地廟裏供奉縣長相片,跪求縣長幫助討醫療費。另有2010年10月,60多名農民工遭欠薪675萬元,聚集黃河岸邊點香,跪拜河神,祈求討薪成功。

李學惠表示,已經有政府人員來找他,表示會將他的拆遷賠償訴求向上反映。他說,自己在為全國眾多訪民趟出一條別出心裁的上訪道路。他又說,真正的上訪,就是讓更多人不相信這個體制。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鍾元

中越邊境爆衝突 7人死亡

4月18號,中越邊境發生暴力衝突,至少7人死亡。

越南廣寧省政府表示,越南當局18號早上拘留了16名非法入境的中國人,其中包括10名男子、4名婦人和兩名兒童。在越南當局準備將他們遣送回中國時,一名非法入境者奪取了越南邊防部隊的槍支並開槍,在隨後的槍戰中,5名中國人和2名越南邊防警衛被打死。

越南政府沒有說明被打死的中國人中是否包括婦女兒童。

超二百律師施壓 王全平出獄

前不久被北京警方刑拘的廣東江門律師王全平,在近200多名律師的聲援下,4月17號王全平已被取保候審,回到廣東。

王全平為抗議中共審判「新公民運動」系列案件,獨自從廣東駕車到北京旁聽丁家喜案庭審,並在車上塗寫「豈有此理 要求官員公開財產也有罪?」等標語。4月8號下午,王全平剛到海淀法院門口就被警察帶走。

事發後,大陸律師界強力聲援,251名律師自願為王全平辯護,湖南律師楊金柱還倡議為王全平組成千人律師辯護團,並表示「中國律師是抓不完的!」

高智晟生日前夕 美議員譴責中共

被中共關押在新疆沙雅監獄的大陸維權律師高智晟,已經15個月沒有音訊,4月20號是他的生日。17號,美國國會眾議員史密斯發表聲明,譴責中共政府踐踏人權。

裕元鞋廠罷工遊行 警方暴力鎮壓

僵持了幾天的東莞「裕元鞋廠」工潮,4月18號遭到中共警方暴力鎮壓,數十人被帶走,至少6人受傷。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由於連日來中共當局入廠抓人,觸發工人不滿,近2萬工人於18號早上再次上街,打算以遊行的方式抗議當局的違法抓捕行為。但遊行隊伍還沒有正式出發,就被大批警察阻攔,並施以暴力。目擊者說,至少有5、6個人被打得不能動抬走了。

有罷工工人表示,當局故意引誘工人走出廠門抗議,因為在廠裡政府無法鎮壓。

編輯/周玉林

兩次舉報兩次否認 宋林終被調查

大陸官場又上演了一齣跌宕起伏、出人意料的打虎好戲!央企「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面對曝光的情婦照片,以及記者的第二次公開舉報,矢口否認。但第二天就被中紀委宣佈調查。知情人士告訴本臺記者,去年中紀委已經接受舉報,對宋林展開調查。

4月15號下午,中共喉舌《新華社》主管的《經濟參考報》記者王文志,實名舉報宋林包養情婦,涉嫌貪腐,並且曝光兩張宋林跟情婦摟抱的照片,其中一張兩人身著情侶服坐在床上。4月16號,宋林在「華潤集團」官網發佈聲明說,舉報內容純屬捏造和惡意中傷。

但不到一天,中央紀委監察部官方網站宣佈﹕宋林正接受調查。不同尋常的是,公告不僅使用「嚴重違紀」的字眼,而且加上「違法」二字,似乎暗示已經有了相當鐵的證據。

9個月前,王文志第一次向中紀委舉報宋林,指宋林等「華潤集團」高管,在對山西「金業」礦業百億併購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數十億元國有資金流失。王文志指出,宋林等人已構成瀆職,並有巨額貪腐之嫌。

隨後中紀委表示,已經收到舉報材料,正在程序處理中。「但據說遇到阻力,被『頂』了近一年」。

另外一名在「微博」實名舉報宋林的前《山西晚報》記者李建軍,18號告訴《新唐人》,因為去年中紀委圍剿周永康團夥,佔用大量人手,而無暇顧及被舉報的宋林。

前《山西晚報》記者李建軍:「去年中紀委在辦周永康的案子。處理石油系的時候當時抽調很多人手,中紀委就沒有精力再辦新的案子。但是這個案子去年中紀委就痛快受理舉報了。中紀委一定會查的。你看中紀委宣佈『違紀違法』,說明中紀委做了很多功課的,準備工作的。」

另一方面,李建軍去年8月在接受香港《蘋果日報》採訪時透露,早在2010年,中共審計署已收到報告說,「華潤」進入山西煤礦市場「有黑幕」。至去年初,一個神秘人的舉報,才真正動搖了這個背景深厚的「華潤」董事長。

李建軍形容這個神秘舉報人「是一個極高級別、極高級別的人」,直接舉報到溫家寶那裏。他說,溫家寶以及時任中紀委的兩位副書記——何勇和馬馼,下令審計署對宋林一事徹查,在中央直接批示下,審計署3個月就完成調查報告。

李建軍說,當時宋林已通過某渠道得知自己「出事了」,他試圖叫人去把報告「偷」回來,並展開公關,要求審計署手下留情。當時,宋林的靠山,時任中紀委書記的賀國強出手,兩次把報告壓下來。

李建軍:「因為華潤在香港,利益特殊,他(宋林)通過香港中聯辦給中央打報告,為了保持香港的穩定,十八大前不要動華潤,一動的話會影響香港的穩定。十八大這個理由他就過去了。」

李建軍透露,在「十八大」人事任命會議上,賀國強提名宋林做中央委員,遭馬魰和何勇堅決反對,賀國強於是退一步提名宋林進入中紀委,也遭到何、馬兩人聯手反對。最後,宋林在去年「十八大」不能如願成為中央委員。

面對王文志的兩度公開舉報,以及小股東在香港起訴「華潤電力」董事高價購買瑕疵資產,宋林兩度發聲明,言辭鑿鑿否認指控。但是李建軍表示,實際上宋林內心已經惶惶不安。中共「兩會」期間宋林身形暴瘦。

18號,「華潤集團」在深圳召開負責人會議,傳達中組部決定,暫由集團總經理喬世波主持全面工作。而且有「華潤集團」內部人士被陸續帶走調查。

作為「華潤電力」在山西的主要合作方之一——「聯盛能源公司」,近兩年也陷入巨大的財務危機。大陸媒體報導說,「聯盛能源」董事局主席邢利斌,已在3月12號上午被警方從太原武宿機場帶走。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蕭宇

專家:超過2.8億人飲用問題水

甘肅蘭州市日前爆發自來水「苯」超標事故後,大陸的水污染問題再度備受關注。據中共環保部最近發佈的一項調查結果,有2億8,000萬大陸居民使用不安全的飲用水。專家指出,在大陸,水污染無處不在,飲用「問題水」的人數,可能遠遠超過2.8億。

蘭州市自來水10號下午被檢測出「苯」嚴重超標,14號,蘭州市政府已宣佈恢復正常供水,但不少民眾仍對污染源以及「苯」快速大幅下降等原因,存有疑慮。

大陸《第一財經日報》指出,「飲用水源地安全」問題,引發民眾強烈關注。據中共環境保護部3月14號發佈的消息,全中國有2億8,000萬居民使用不安全飲用水,從水源地水質保護、取水、輸水、水處理、配水到終端用水,水質安全問題,在每一個環節都開始集中爆發。

「北京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飲用水安全教研所」教授張曉健,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蘭州水污染」事故發生後,如果把原因披露、剖析,會發現事故不再是意外。蘭州的自來水污染絕不是個案,它反映了大陸城市供水普遍存在的問題。

蘭州這一次事故中,「威立雅水務集團」受污染的自流溝,被數家化工企業包圍。《中國青年報》報導說,一些業內專家認為,像蘭州這樣被重化工企業包圍的城市,躲不過飲用水安全危機。然而,在中國大陸,約有81%的化工、石化建設項目,布設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區域。

報導引述「中國環境科學院環境安全基地」首席專家劉征濤的話說,飲用水的安全,與水源地、自來水廠的處理過程、以及管道輸送等三個環節相關,從現狀來看,水源地的安全風險最高。

浙江杭州環保維權人士陳法慶:「中國的飲用水的不安全因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環境污染造成的,現在中國的河流,百分之80左右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著污染的問題,主要來源於一些化工企業。」

據了解,大陸有近70%的人口飲用地下水。據報導,「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浩等專家研究發現,由於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的排放、農藥的使用、垃圾場的淋濾和地下油罐的滲漏等原因,地下水正遭受越來越嚴重的污染。

北京民間水專家張峻峰:「我們現在實際上只看到表面的、一個點狀的工業污染的情形,而且工業污染的體系容易出現這種極端事件,但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農業的、農藥的污染,和我們生產生活的污水的污染,我們卻每天都見到,但每天我們都孰視無睹。因此,污染的水的狀態,按我的說法,應該是無處不無的。」

在管道輸送環節上,中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多年前曾調查數百個城市的供水管網,發現管網質量普遍低劣。

張峻峰:「大概50年代左右開始建設的,這些管道長年運行,在輸送的過程中,有一些維護的問題,還有其他各個方面的問題,促使水在管道裡流動的過程中,形成了一部分污染。另一因素是,現在的供水方式,基本上屬於二次供水,自來水廠加壓下來之後,流入居民樓的供水水箱,這個供水的儲水箱,長時間暴露於空氣中,它的安全可以說是最大最大的隱患。」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近年來大陸城市供水水質問題不斷,各地接連發生的停水事件,讓居民擰開水龍頭時,便擔心流出來的會不會是「毒水」。這表示,喝不上安全飲用水的人數,可能遠遠超過2.8億。

張峻峰:「在北京的自來水裡面,我們依然會找到這種堆積的東西,或者這種污染的狀況,比如說他的各項指標,在出廠的時候,它的很多指標看上去是比較合格的,但是在居民的水龍頭流出來的,卻是和出廠的指標相差很大的。在北京這樣一個管理很嚴格的地方,都是這種狀態的話,更何況其他地區。」

「世界衛生組織」報告顯示,大陸每年因飲用被污染的水,而腹瀉死亡的人數達9萬5,600人。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孫寧

父子官殤 周濱和「小夥伴們」被控

進入2014年以來,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兒子周濱,不斷被推上前臺。周濱的「小夥伴們」——原四川省文聯主席郭永祥之子郭連星、以及原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蔣潔敏之子蔣峰,也都被當局控制。有評論分析,中共對周永康的調查已從橫向延伸到縱向,相信周永康案很快會揭曉。

日前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消息說,四川省「文聯」原主席郭永祥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利,本人「或通過其子」收受巨額賄賂,並為其子經營活動謀利,道德敗壞。「其子」是指成立「北京匯潤陽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郭連星。

而悠遊於官商兩界的所謂「神秘商人」周濱,已經在去年12月1號被專案組帶走,至今4個多月。在周濱被帶走的前後,中共前國資委主任蔣潔敏的兒子蔣峰,和郭連星等人都被採取了強制措施。

有報導說,去年11月25號,當周濱得知自己可能被控制前,已委託了律師。但官方至今沒有披露周濱及他的親屬涉嫌違法犯罪的情況。

旅美原大陸歷史學教授劉因全分析,隨著周永康在四川、湖北、政法和「中石油」的「馬仔」紛紛落馬,最近又曝出他的親屬、以及親信的家族等貪腐問題,劉因全相信,「周永康案」很快會揭曉。

旅美原大陸歷史學教授劉因全:「在這個時候,再放出這種消息,就說明周永康案可能很快就會揭曉了,很快就會公布了。人們都知道,他們的兒子都是做生意,打著他老子的名義、旗號來斂財,他們做了很多這些事情,所以公布他兒子的事情,當然就是為公布他老子的事情來做準備。」

去年底,已有消息透露,周永康兒子周濱因貪腐上千億被刑拘,面臨起訴,並可能獲判死刑。當時多家外國媒體披露,周永康家族透過周濱及周濱妻子王婉一家,多年來從「中石油」獲利至少約980億人民幣。

大陸媒體說,周濱、郭連星、蔣峰除了「利用父親職權」之外,還藉助於父輩們所編織的利益網,彼此相互勾結、互為同謀。

報導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說,周濱、郭連星和蔣峰成年後,在生活中相識,也在工作和生意場上勾連頗多。這種交集,緣於他們父輩多年建立起來的各種深厚關係。

郭連星1971年出生時,父親郭永祥還是山東「勝利油田」的一名普通工人。而1972年出生的周濱,父親周永康當時是遼河石油會戰指揮部地質團區域室的大隊長。

周父出任四川省主要領導後,郭永祥成為他的「大秘」,案發前,郭由副省長退居二線為省「文聯」主席﹔周父被調任中央後,蔣潔敏從青海被調回「中石油」,不久,立即擔任「中石油」董事長等職務。事發前,蔣潔敏出任國務院國資委主任。

報導還披露,周父調任北京後,曾親自打電話給中國最大黑社會頭目劉漢,要他照顧好周濱。最近「劉漢案」被深度挖掘,他幕後的保護傘直指周濱。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指出,中共官員的子女全都在利用父輩職權攫取國家的財物,而這些父輩們也在藉助官場上的影響面,給他們提供斂財的便利。

中國資深法學專家趙遠明:「如果他不利用這個權力,利用這個關係,他不可能0310巧取豪奪國有資產,榨取人們的血汗,所以說隨著肅清貪腐這個行動,越來越深入,他挖的越來越深,貪官不光是貪官本人,他的家屬,他的子女都會隨著肅清貪腐運動逐漸露出水面。」

趙遠明表示,不管習、李出於權鬥肅清政敵進行反腐,還是其他原因,這種從橫向到縱向的深挖方式,確實能震懾一部分貪官。

趙遠明:「因為你不深挖他的根,現在很多貪官他貪的錢,夠他子女吃幾輩子的,所以一個人進了監獄後,他說反正我一下子夠了,值了。所以你在肅貪腐的時候一定要不留情面,不光橫向要挖,縱向的,也就是他家屬的也要挖,只有這樣,才能夠第一給他們犯罪行為予以打擊和懲戒。」

趙遠明指出,因為中共官員貪污的這個錢財都是國有的,屬於全國老百姓,所以不能讓這些貪官污吏們作為私人財產,給捲跑了。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黎安安

美關注商店行動 源自中國有毒產品

4月16號,美國超過50個城市,來自各行各業的人,都在拜訪當地的連鎖藥店「沃爾格林」(Walgreens),他們要求店家保護民眾,免受日常消費品裡的有毒化學物質傷害。這個「關注商店」(Mind the Store)行動自去年開始,關注原因卻是因為來自中國的兒童產品裡含有超標化學物質。

16號,美國俄勒岡州「關注商店」行動代表來到波特蘭市的一家「沃爾格林」連鎖藥店,退回含有可能導致生理缺陷、癌症和其他疾病的有毒產品,並敦促藥店銷毀所有有毒產品,還要求藥店找到他們的商品供應鏈和廠家,銷毀已經製造出的含毒產品,並保證往後產品的質量。

「關注商店」行動是由美國一家倡導安全和健康的民間組織發起,參加的志願者包括11萬衛生專業人員、環保人士、企業主和小孩家長。

「俄勒岡社會責任醫生協會」曾於1985年獲諾貝爾和平獎。畢業於美國長春籐名校「布朗大學」的協會主席蘇珊•卡茨(Susan Katz)醫生,是「關注商店」的代表之一。

蘇珊•卡茨告訴《新唐人》,美國社會對有毒產品的關注,源於化學含量嚴重超標的中國製兒童產品。

俄勒岡社會責任醫生協會主席蘇珊•卡茨:「沃爾格林給中國供應,他們從中國買很多東西。但不是全部,有一次測試許多來自中國的產品,含有大量有毒化學品,有毒含量超過推薦和強制性標準。」

美國華盛頓州生態部14號公布了200種兒童產品的測試結果,發現這些產品和包裝中鉛、鎘和鄰苯二甲酸鹽,及金屬等元素超標。

專門研究日常用品有毒元素的「健康員工」組織,也發佈了《3月份大學壞東西用品》報告,他們發現71%的大學日用產品,至少含有一種有毒化學成分。

而「沃爾格林」是美國最大的食品和藥品零售企業之一。從去年開始,「關注商店」行動向全美位居前10名的零售商提出減少產品毒素的要求,只有「沃爾格林」沒有做出回應。

蘇珊•卡茨:「我們希望超市業主能成為有道德的採購商。這些店把自己貼上了醫療保健標籤,他們應該考慮他們出售產品的健康理由。」

「俄勒岡州環境委員會」對外聯絡部門主任基恩•科爾曼仁(Jen Coleman),曾經在位於紐約的「國家環境保護基金會」工作,科爾曼仁也是「關注商店」成員。

俄勒岡州環境委員會外聯主任基恩•科爾曼仁(英文視頻):「我們認為,大公司所擁有的巨大購買力,代表對應著巨大的責任。所以,我們要求沃爾格林承擔責任,檢查他們的供應渠道,找出辦法以減少供應商生產有毒產品,保障民眾的身體健康。」

「關注商店」行動的代表們,16號同一天,在全美國超過45個城市的「沃爾格林」店,要求藥店銷毀店裡含有超標化學物質的產品。

基恩•科爾曼仁:(英文視頻)「我們相信這會使人們更加健康,也使消費者,生產者更加健康。從根本上使有毒化學品遠離我們的空氣和水,我們知道我們富有創造力,知道如何製造安全產品,現在是付諸行動的時候啦。」

不過在太平洋彼岸,悲劇還在上演。以生產雄黃礦出名的湖南石門,由昔日的「致富村」變成了「癌症村」。這樣的「癌症村」,中國現在有200多個。

中國民間環保人士胡佳:「中國的生產環節上沒有獨立的監督機構的,因為環境機構不獨立,媒體不獨立,它也不允許民間有這種維權性質的組織存在,地方官商勾結,記者都會被跟蹤、驅趕、防範,民間組織被報復的例子很多,都判刑了。」

2008年,蔓延全中國的「毒奶粉事件」中,大量兒童因喝下毒奶粉患病、死亡。而發生在山西的「毒疫苗事件」,不但受害兒童不能得到救助,那些為「毒疫苗」上訪的家長,還遭到當局關押。最近,廣東省茂名市上萬民眾走上街頭,為抗議危害民眾健康的PX化工廠項目,也遭到當局武力鎮壓,造成數百人傷亡。

採訪編輯/劉惠 拍攝/馬克 後製/鍾元

國安會以政治為本 洩「黨國」機密

在中共建政後首次出現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被揭開了神秘的面紗。15號,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主持召開了「國安委」的首次會議。會議上,公布了「國安委」的組織性質、工作任務、負責領域、參與部門等詳細信息。讓我們一起去了解一下。

據報導,「國安委」的性質為中央機搆,它的任務是制定所謂全方位的國家安全戰略,處理重大危機事件和維護國家安全。可能涉及的部門有: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總政聯絡部、外交部和外宣辦等。

「國安委」搆建的所謂國家安全體系,包括: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及核安全等11個方面的安全問題。尤其強調:政治安全是根本。

有輿論質疑,當局拋出這麼多方面的安全問題,並高調宣稱「保證國家安全是頭等大事」,強調「命運共同體」,是否正說明:中國社會處於非常不安全時期?

旅美《新唐人》時事評論員藍述:「除了政治安全以外,其他的之所以要追求安全,說明這十個都做不到,而這其他的不安全是因為政治不安全。因為中共這個體制,它的政治腐敗透頂,換句話說,中共腐敗的政治,是造成中國社會一切不安全的最根本的原因。」

旅美《新唐人》時事評論員藍述分析,中共反過來試圖想從其他方面的安全,找到保護現存體制的安全。

藍述:「現存政治體制越安全,中國社會方方面面就越不安全。因為中國社會目前最根本的矛盾是中共與中國人民之間的矛盾,這個矛盾靠現行體制解決不了。這個現行體制維持的時間越長,那麼中共與中國人民之間矛盾也就越尖銳,越深刻,越不安全。」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教授周孝正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是個高風險社會,從核安全到食品安全、飲水安全,特別是空氣。他調侃說:「霾成為去年最敏感的詞。現在有人說,霾不能隨便說,那是敵對勢力(在)惡毒攻擊我們……。所以現在(霾)成為了政治問題。」

在中國國內媒體的大量報導中,普遍過濾了習近平在「國安委」首次會議上所說的「中共處於歷史上最複雜的時刻」,但紛紛把中共「國安委」和美國、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類比。

韓國《朝鮮日報》分析,中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不是像美國、或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事務局(NSC)那樣,只負責外交、安全事務,而是涉足所有領域的「新權力機構」。證據是:習近平擔任「國安委主席」,李克強和張德江擔任「副主席」。而北京的一位外交消息人士向《朝鮮日報》透露:「國安委」類似於清朝的「軍機處」,直接對最高權力者負責。

可是,中共當局把成立「國安委」的目地,界定為「以人民安全為宗旨」。官方媒體發表社評時也不諱言的說,「這種安全觀比較容易被民眾接受」。那麼「政治安全為根本」和「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互為矛盾的定義,如何解釋?

旅美政論家伍凡:「只能這樣講的漂亮,老百姓才能接受。政治安全涉及到共產黨的政權,它真能做到這一點嗎?做不到!為甚麼?它整個統治體系,那些官員,只想撈自己的本,完了就往外跑。它己經看到了所有這些不安全問題。」

習近平在最近一週內三次關注「國家安全」相關單位。9號,他視察了北京郊區的武警特種警察學院,向反恐特警「獵鷹突擊隊」授旗;14號,他觀摩了空軍機關指揮樓的演練,並強調空軍在國家安全和軍事戰略全局中的重要性;15號,習近平主持召開了「國安委」的首次會議。

釆訪編輯/唐音 後製/李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