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共的紅線正在編織一張大網

【新唐人2014年1月20日訊】沒有底線才有紅線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在維基百科與百度知道中檢索「紅線」二字,可惜這一新詞還沒有寫成辭條,人們對「紅線」特定的政治含義還沒有通過辭條的方式呈現出來。維基百科裡關於紅線,介紹的是東亞民俗中的男女婚姻關係,紅娘牽了紅線,使一對男女喜結百年之好;百度百科裡介紹《紅線》,只是一部日本的遊戲作品,延伸得到的內容也是建築規劃紅線,中國耕地十八億畝紅線等等。紅線在當代中國人的語境裡則與政治同,內涵已然上升,碰觸政治紅線,意味著輕則被禁言銷號,重則有牢獄之災。

文革時,對知識分子或政治異己的打擊,多是戴帽子的方式,帽子是自天而降,可以把人蓋得嚴嚴實實的,譬如習仲勳被康生誣陷,說利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通過毛澤東之口,就完全坐實了習仲勳反黨罪行,一人戴帽,全家遭殃。

如今,有關部門對媒體人、網路發言者、大學教授、學者的打壓,則是通過政治紅線,只要是碰了他們設置的紅線,或敏感詞,就會被禁言或解職,甚至被拘審。

紅線一詞,近期通過《紐約時報》刊登專欄作家弗里德曼的文章中醒目地出現,弗里德曼批評中國政府驅逐外國新聞記者,反對新聞封殺;而中國官方則認為外媒的報道踩到了紅線,因此才發動大規模的驅逐記者行動。弗里德曼反駁說:「是你的同僚與其兒女踩了紅線,從事大規模的貪婪行為……」。

其實,紅線與底線完全不同,紅線是說不出口的,是暗線,是潛規則,例如國內媒體被要求不得「擅自」報道省部級以上領導人財產或家屬經營情況,還有中央九號文件中規定的七不準之類的政治內容,這些紅線明顯違反新聞自由準則。但弗里德曼說權貴們及其兒女們踩了紅線,實則是權貴或其子女們越過了底線:一是領導人們沒有公開財產,導致媒體無法知道真相,並引發多起公民因要求領導人公開家庭財產而被拘審的事件;二是領導人家屬不得經商,中共中央一九八六、一九八九年均有公開的文件嚴加規定,但現在看來,這些規定早已被廢棄,所以,領導人或其子女可以堂而皇之地越過中央文件規定的底線。

權貴集團不守底線,卻為社會暗劃紅線。

紅線越多法治越渺茫

當中央設置紅線之時,各級政府也會相應設置自己的紅線,不同的單位更會相應設置政治敏感的紅線,這樣,就會到處都是地雷,無處不是紅線。

對網路名人或知識分子、律師、媒體人、維權人士的紅線禁忌,有點像中共黨內的「雙規」,它多是通過法外執法,內部悄無聲息地處理,以達到打壓異己、維護穩定的目的。遭遇到這種打擊的個人,無法通過任何方式維護自己的權益。網路上被禁言甚至被銷號,你無法通過合法途徑來為自己辯解,網站給出的解釋是,上面通知禁言或銷號,網站無權過問。近期知名政治與歷史學家章立凡、張千帆、李偉東還有本人都被禁言或銷號,新浪與騰訊等網路沒有一句解釋與說明,被問及相關編輯,則永遠只有一個回覆:接到上級通知。這些網路都是獨立的市場法人企業,網管辦或宣傳部門為什麼會成為他們的上級單位?甚至在大網站裡,警方還設有專門的辦公室,直接控制網站後台,不經網站自己的技術人員與編輯,就可以直接刪貼或封殺博主。

政治迫害有時會以其它名目遮掩,譬如對北大夏業良副教授,北大不敢公然政治迫害,只能藉口他的教學或研究有缺憾,不再聘任;西北政法大學諶洪果副教授被迫辭職,則是上級的暗示或指令,不留任何文檔。如果其所在學校不處理諶洪果,那麼學校領導就會遭到處分,或受到莫名打壓。我們看到,在觸碰紅線之後,有關部門對觸線者的打壓,你看不到任何責任人或責任單位,紅線操控者隱身其後,受害人上司具體實施,卻似乎是無可奈何,最終的結果,受害人只能通過網路公之於眾,如果影響太大,有關部門又會一個電話,全網封殺,辭職信或公開信在國內的網站上會瞬間消失。

有關方面並不希望你去觸碰紅線,因為正是這些勇敢的人們觸碰紅線,使紅線突顯出來,當這些人受到打擊與懲罰,或被拘被判刑之時,人們看到了黨和政府的真容,他們守不住憲法的底線,也罔顧道德底線。人為設置紅線,肆意侵犯人權,虛擬的紅線因此令人觸目驚心,它束縛了人們思想與行為的自由。中共明知暗設紅線是基於政治迫害與侵犯人權,任何一個案例出現,都會成為國內外新聞事件,所以,無論對國內外媒體還是對學者教授,他們都希望有自我審查或「自律」,因此現在的迫害與過線,成本越來越大,特別是信息化時代,政府可以控制紙媒或刪除網貼,但它的傳播與影響力是不可能刪盡的,越禁錮越刪除,往往傳播得越廣泛,並獲得更大的影響力。

中共的紅線正在編織成一張大網,紅線越多,禁錮越多,法治越渺茫。似乎只有習近平可以以一己之力,幫助受害人解除紅線。《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弗里德曼直接寫信給習近平,一些國際媒體人被解禁了。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郭飛雄的妻子張青也寫信給習近平,習能收到這些信函嗎?

那些無數因觸碰紅線而遭到打擊的人們,都一一寫信給最高領導人,這些信都能抵達天庭,並受到公正公平的對待嗎?通過人治樹立的威權,是虛偽的,不可持續。中共編織的紅線成為一張大網,束縛了法治社會與公民人權自由,最終也必然將中共高層束縛住,因為他們在紅線的大網中一樣被矇騙,一樣不會有自由。(文章有刪節)

文章來源:香港《動向雜誌》第341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