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2年5月9日訊】 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導,因為白菜水分多,而現在的氣溫比較高,兩三天就可能爛掉,有菜販使用甲醛對長途運輸的大白菜保鮮。在山東,記者調查發現,白菜、山藥、蘑菇等蔬菜被曝出使用甲醛溶液噴灑和浸泡,而使用保鮮劑幾乎成了業內的一個潛規則。據稱:此法已沿用三四年。

  
已記不請這是目前發現的第多少類「毒食品」,在給食品做假下毒方面,我們的想像能力已遠遠跟不上各種販子們的邪惡步閥。而每一次媒體的曝光,除了讓某一類食品短期內暫時從我們的食譜上消失一段時間之外,已起不到任何作用了。這種按下葫蘆起了瓢的遊戲,已讓人深深的厭倦了。以往每一類毒食品出來,大家還要大驚小怪地聲討和追問,並提出包括重建道德,加重處罰力度,健全相關法規,打擊贖職枉法等一系列從形而上到形而下無所不及的建議與措施,但這些都無法阻止新一種毒物在新一個行業以勢不可擋姿態重新再生。難道我們真已無法阻止毒物進入我們的肚子了嗎?
  
有樂觀主義者認為,目前看到聽到這麼多毒物,其實是一種進步的表現,至少證明,毒食品這個話題,不會以維護社會穩定之類堂皇的藉口,而被屏蔽起來——並不是毒食品近兩年氾濫了,而是近兩年曝光的力度更大也更少些障礙而已。其實,各行各業的各種有毒潛規則,不以人們意志為轉移地存在著,並為業內人士所熟知。做饅頭的,自己和家人不吃;造毒竹筍的,只賣給外人;製毒海鮮的,不毒害親戚和朋友;產毒黃鱔的,只販往異鄉……
  
於是,一個詭異而慘烈的後果就發生了,人們互饗以毒,在底線不斷下滑的狀態下,道德水準和身體健康狀態也直線下滑起來。各種稀奇古怪的病症,紛紛來襲。在過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筆者有三個熟人,分別查出名目不同的癌症,他們都正值中年,事業都非常成功而且正有享受不完的幸福在等待著他們,但因為一個癌字,就讓一切都停擺。不能說這一切都全怪食品,但誰又敢說,他們及其他許多人的悲劇,與安全等級並不高的食品,沒有直接關係?
  
前一段時間,受邀到鄉下做客,在農家小院的那段經歷,使我深深地為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城裡人感到悲哀。在那裡吃到的雞蛋,是真正的純土雞蛋,蛋黃那真叫一個黃;那裡的豌豆青青韭草黃黃,主人每端出一樣,都會得意地上我們放心吃,保證與市場上賣的不一樣。經追問才知道,很多農家,自己吃的肉和菜以及蛋類,其生產方法與賣上市場的完全不一樣。自家吃的標準,是安全,營養豐富,而賣上市的標準是:外表好看。仔細分辨兩塊田,你會發現,自家吃的田地裡,雖然主人消耗的精力更多,但樣子卻很像「吊絲」,既不光鮮,也不奪目。而上市場的,則一個個是菜果裡的「高帥富」,一個個油頭粉臉,道貌岸然。在問及哪個更好更安全時,農人們都神情詭異,笑而不語。
  
但一位老伯仍一語道出了天機:「如果把自己吃的拿上街去,你們城裡人是不會買的,即使買,也不會給個好價錢。因為你們更多的是看菜的長相,而當我們那些農家肥種出的沒打農藥的帶著蟲洞的菜,是不符合你們的標準的。」這句話背後,也許暗含著的就是甲醛白菜及其他各類外表光鮮但內裡卻奇毒無比的各種菜之所以出世的原因——因為不受待見,於是,所有吊絲,都要不惜代價,變身成為「高帥富」。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