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高鐵慘劇再次揭示專制的冷酷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評議溫州動車慘案,首先從一個看似不相干的花絮說起,上海「染色饅頭」案發,中央電視臺記者採訪這間饅頭作坊,饅頭師傅說,這裏出廠的饅頭「打死我也不吃,餓死我也不吃」。無獨有偶,這次高鐵撞車,連《人民日報》都引述了一位鐵道工程師的話說,「這輩子出門決不坐高鐵」。

對於這次慘劇,中國官方稱之為動車事故,並解釋說,和諧號時速沒有超過250公里,就不能叫高鐵,所以叫動車。但溫家寶事發六天後到現場,他那一番安民告示式的講話,用的詞卻很明確,就叫高鐵。其實所謂動車就是第一代高鐵,這種時速250公里的高鐵列車,在日本、德國、法國、加拿大已經運行了很久,技術成熟,臺灣和韓國都早在大陸之前就引進了這一代高鐵。日本新幹線的子彈火車已經運行了47年,法國德國也運行了近30年,都沒有出過撞車事故。

而中國的高鐵技術正是從上述幾個國家分別引進,加以模仿和拼湊,然後宣稱是中國「自主創新」技術。說穿了,核心技術都是人家的,唯一沒有引進、或者說沒有採納的是控制系統的技術。換一句話說,所有硬體都是人家的,控制系統屬於軟體,這才是中國自己獨立研發的。溫州動車追尾撞車,出問題的正是所謂「中國自主創新」的控制系統。

然而,這歸根到底不是技術層面的問題,而是制度的癌症所造成的。專制政體必然生出全能政府,全能政府必然生出最嚴重的腐敗。中共的集權統治,使得公共權力市場化、利益化,公共工程當然是公共權力的一種,沒有權力的人或者集團拿不到這快肥肉,這塊肥肉拿到手,也要利益均沾,坐地分肥,打點各方,即便如此,這塊肉也肥得不得了。為什麼今年春天落馬的鐵道部長劉志軍擁有幾億財產,同時被捕的還有他手下的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兼運輸局張張曙光,據說已有28億家產,他是「裸體做官」的典型,妻子和孩子早就移民海外。鐵路系統屬於公共事業,經手的無一不是公共工程。中國第11個五年計劃對鐵路投資2萬2千億,可以想像這塊肉有多大,裏頭的黑幕有多深了。

集權政體滋養出浩浩蕩蕩的貪官污吏,這些貪官又深知這個全能政府最喜歡什麼,除了金錢與物質,這個制度這個政府最在乎「偉光正」的金漆招牌,凡事它好大喜功,要大動作、大工程,大成就。這不但是面子問題,不斷樹立標誌性的政績,也是維持政權合法性的必需。例如,為趕著給國慶獻禮,大幹快上的京滬高鐵指令性地試運行,頭6天就發生5起事故,但這不影響這項國家重點工程的「勝利通車」,更不會降低對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讚頌。

在追逐一個接一個的「偉大成就」的過程中,人的權益乃至人命都又輕又賤。僅舉高鐵工程急劇擴張為例,為公共工程讓路的強拆強遷,各級貪官層層中飽私囊,不知釀成幾多人間悲劇。哪怕溫州段出了世界高鐵技術誕生以來最駭人聽聞的事故,當局第一要務是馬上恢復通車,營救工作和清理現場總共不到19個小時,高鐵動車又恢復運行。這來自專制政體的一貫理念,秩序、穩定和國家的權威永遠重於人命,重於清查隱患和避免災難。因為在這個體制下,任何不明朗狀態的延續和耗費時日的調查,都會動搖國家的權威,引起民眾對政權的和管治效率的質疑和責難。

至於媒體和線民對溫州撞車的強烈反應,僅僅過了幾天,聖旨就緊急下達,幾千家報紙連夜撤稿,幾十萬名網警通宵達旦的緊急刪帖,這才是專制統治最本能、最直接的反應,而不是溫家寶在現場訴諸感性的言行表演。國家暴力和國家謊言,可以使得汶川豆腐渣校舍、毒奶風暴、上海大火等等公共事件化為一縷輕煙,就像被拆解的「和諧號」動車殘骸,無情的就地掩埋,然後再悄悄挖出來運走,徹底毀屍滅跡。那些痛失親人的苦主,即便今天不開口感恩,拒不接受國家賠償的數額,明天終須要感謝黨和政府。這就是專制主義的冷酷寫照。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