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宇:鳴冤與頌惡

【新唐人2011年5月13日訊】明慧網四月二十二日有兩篇文章,對比十分鮮明:一篇是為兒子鳴冤的,一篇是替中共歌功頌德而遭惡報的。

《工程師周向陽獄中命危 老母親穿狀衣鳴冤》,是一個母親為被冤判入獄的兒子鳴冤的。說的是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造價工程師,現年三十八歲的周向陽,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九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天津鐵路看守所、天津青泊窪勞教所、天津雙口勞教所、天津薊縣漁山勞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期間遭受無數酷刑:被徹夜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三十天熬夜、多次關小號、野蠻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陽為抵制迫害,在港北監獄絕食一年多,體重只剩八十多斤,身體虛弱無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陽在唐山的租住房內再遭綁架。

周向陽的母親和家人得到消息後四處尋找,三月九日再次找到港北監獄,進到監獄門裡面,坐在地上喊著要兒子,被幾個獄警硬把老太太架出了門外。老太太在那裏眼巴巴地等著見兒子,直到晚上九點多,來了十多個人,花言巧語,把周向陽的母親和姐姐拉到潤家快捷賓館,說第二天解決。可是第二天老太太再找他們,他們卻推脫不歸他們管。家人無奈又返回港北監獄,獄方還讓等著,周向陽的母親和姐姐在港北監獄門口又坐了一夜。老太太一想到兒子二零零九年從港北監獄出來時命懸一線的樣子,心裡就像刀絞一樣難受,淚水漣漣。

萬般無奈之際,周向陽的老母在天津港北監獄外,身著白布大坎肩,上書:“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個好人。”

老太太對圍觀的人們說:“我做母親的心都碎了,我的兒子在這裡關押已經一個多月了,生命垂危,上個月我就來這裡詢問我兒子是否在這裡,他們騙我說沒這個人,我在這兒坐了兩天兩夜也沒叫我見,我兒子信仰『真、善、忍』是個好人,在單位是工程師,有人給他送禮一小書包的錢,我兒子都不要。”圍觀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淚,有的說:“共產黨不講理,沒有講理的地方。”有的說:“好人被關押,冤枉!”還有一個人舉著胳膊高喊:“法輪大法好!”

自古道:兒行千里母擔憂。周向陽無緣無故被綁架,時刻面臨著死亡的威脅,做母親的怎能不擔心?可是她又有甚麼辦法呢?她除了用這種方式為兒子鳴冤外,還能做甚麼呢?只要能讓兒子出獄,她這個做母親的,舍棄生命也在所不惜。可是她與兒子近在咫尺,卻被一道高牆隔斷,真叫人扼腕唏噓!

《影片〈任長霞〉副導演聶春申突發急病身亡》,說的是曾經執導過電影《任長霞》的聶春申,於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凌晨,在上海松江車墩基地,為中共拍攝另一部電影時,突發急病死亡。

這些年,聶春申拍攝了好幾部為中共歌功頌德的電影。他參與拍攝的那個任長霞,在任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長期間,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任長霞乘坐的轎車與大貨車相撞,車內其他人,包括司機都安然無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她卻被當場撞死。

任長霞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其妹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的相信了!”

而中共為了維持對法輪功的殘酷打壓,把任長霞高調樹為“模範公安局長”。更有一些人跟風拍馬,拍攝以她為主角的電影《任長霞》,用來毒害世人。

近年來,發生了很多主動為中共站臺吆喝、幫中共粉飾太平、欺騙民眾、為中共惡行捧場的藝人遭到惡報的事例。

這些中共的御用藝人,為中共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奴役中國人民,毒害世人起到了非常邪惡的作用。本來是一個惡人,可是經他們以吹捧,就變成了英雄模範人物。這些人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顛倒著人們的是非觀念,敗壞著傳統道德。明著說是為社會創造精神財富,實則是在幫中共給中國人洗腦。

當然,任長霞沒有迫害過周向陽,可是迫害周向陽的人與任長霞一樣,都是依仗著中共的權勢在作惡。而任長霞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也與周向陽一樣,僅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就無辜地遭到酷刑折磨。

周向陽的母親在為兒子鳴冤,身著狀衣,血淚漣漣。而逼使一個母親做到這一步的,是那些與當年的任長霞一樣作惡的警察。

聶春申為一個被中共奉為“模範”人物的惡警大唱頌歌,他對邪惡的吹捧,所起的作用,比任長霞還要險惡。那麼,任長霞都遭惡報了,他這個後來的吹鼓手,自然也要跟著遭報了。

這正是:

幾家悲苦幾家愁,橫加摧殘十二秋。
腳鐐手銬清白身,親人探監招犬吼。
老母狀衣淚打濕,路人垂詢頻搖頭。
歌功惡徒天譴至,十惡之徒地獄囚。
鳴冤頌惡真分明,告誡世人把善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