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秦永敏被傳喚6小時 所有敏感物品被抄

【新唐人2011年4月15日訊】2011年4月15日上午10點,武漢公安局新溝橋派出所戶籍周光建叫開秦永敏家門,該所刑偵組王輝和國寶張隊長將秦永敏帶到派出所。

王輝極其粗暴的抄走秦永敏的隨身物品後,先讓秦永敏簽了傳喚證,又讓簽了檢查證,然後以傳喚之名,代秦永敏對日本遭受九級大地震給日本發慰問信,並對秦永敏進行了以下內容的“訓誡”:

你是漢奸賣國賊禍國殃民,畜生不如,老子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 什麽狗屁聯合國人權公約老子不管那一套,你只管到處說這是我說的話,你再說我把你的嘴縫起來、你再寫我剁掉你的手、你沒有幾天日子了,共產黨養活了你,你沒幹一件好事,像你這樣的人還能叫你活著?!

並要秦永敏說出女兒在哪裏?要秦永敏說自己有什麽病?秦永敏對這些用心可疑的提問拒絕回答。最後,他們讓秦永敏在自己發出的文章和人權簡訊的網絡打印稿上簽字。到15點50簽完,傳喚完後,秦永敏要求國寶張隊長一起到家中去查看所謂“檢查”情況,被張拒絕。

秦永敏回家後,發現正在撰寫的一本書稿和全部資料被抄走,包括一個內容極其敏感的光盤,此外還有所有各類文本材料(其它丟失物品待查),尚將一個粘貼在衣櫃上的銀行卡抄走了,為此秦永敏立即找到派出所去,卻已經無法找到以上三人,不過,返回後則發現銀行卡被扔在衣櫃的一個衣兜裏了。

盡管秦永敏受到了如此直接的死亡威脅,作為中國人權觀察主席,他仍然決心堅持行使自己的基本人權,也仍然堅持“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和平憲章》時代以來一直強調的理念,並且認為,王輝的威脅只代表他個人的“憤青”價值觀,並不是憲法規定的“國家保障人權”的原則,也不表明二月以來的政治高壓在減弱的局面有了改變。

因為事實王輝並不知道,上面安排他來“訓誡”秦永敏,只是為了把其支開,便於搜走其掌握的一張具有爆炸性意義的光盤,以及其正在為此撰寫的一部書稿,同時要說明,該光盤雖高度敏感,但並不違反法律,而且正是為了維護法律尊嚴,為此卻可能有秦永敏之外的人正處於生死關頭,由於目前情況不明,對此暫時無法做進一步解說。

秦永敏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也不憚為人權大業而犧牲,但斷斷不能容忍將捍衛法律尊嚴的人秘密蒸發!

中國人權觀察主席 秦永敏

2011.4.15 19:40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