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舞春風:蘇軾-江城子

【新唐人2011年3月4日訊】天韻舞春風(3-5)蘇軾-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今天要和大家共同欣賞的是,宋朝蘇軾的好詞:《江城子》。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四川眉山人。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唐宋八大家之一,在中國的文學史上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尢其是他的才藝,還遍及了書法、繪畫等方面,堪稱全才。在他的作品中充份的體現出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恢宏壯濶、及細緻優美,但在仕途上他卻是非常的坎坷,屢遭貶謫.,充滿了悲劇。

一提起蘇東坡,就讓人想起那激揚千古、波瀾壯濶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千百年來家喻戶曉的:「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而他一生中因為屢遭貶謫.,遷徙各處,也在中華大地上,留下了許多的遺跡。如鎮江金山寺的大雄寶殿外牆上,就嵌著「蘇東坡金山留玉帶圖」,那兒的「妙高臺」是東坡的賞月吟詩之處,而他所修築的杭州蘇堤,美景如畫,至今仍是民眾遊賞的好去處……等等等等。這種種的遺跡、佳話,和他那天縱的才氣,豐富的藝文作品,千百年來,不但是中國歷史上的瑰寶,也是人們生活中的一部份,更是我傳統文化中的偉大光輝。

東坡十九歲時,就娶了同郡的王弗為妻,兩人琴瑟和鳴,恩愛異常,不料妻子二十七歲時就去世了,東坡哀痛逾恆,就在妻墳的山頭上,種了三萬棵松樹做為紀念。這首《江城子》就是東坡在密州任知州時,夜夢亡妻所做的,這時離妻子去世已經十年了。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首精彩的《江城子》吧!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開頭三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撲面而來的沉鬱和愴痛,實在無法言傳。在十年的空虛渺茫,生離死別中,即使不去想她啊,也難以忘懷。「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妻子一個人在遠隔千里的孤墳中,兩個人連訴說悲涼的機會都沒有。「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即使是相見,也應該是認不得了,因為自己的形貌在顛沛流離,飽經憂患的際遇中,早已是風塵滿面,兩鬢飛霜了。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夜裏乘著幽靜的夢,回到故鄉去了,看到妻子正在花窗前梳妝著,那青春美麗的容顏,就像是嬌花照水,明艷動人,彷彿過去美好的時光,又回到眼前來了。「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但是在相見的那一剎那啊!彼此卻只有無聲的淚在奔流,縱使是身有百口,口有百舌,也難以訴說。「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想來那年年令人斷腸的地方,就是那月色輝灑下的矮松林旁,妻長眠的地方啊!

這首詞除了思念故人外,更可以看出東坡這十年來仕途的坎坷,和世事的巨大變化。全篇的情感純真,語言樸素,沉痛悲愴,是東坡詞中感人肺腑的佳作。
千百年來,人們之所以喜歡東坡,不僅是因為他縱橫的才氣,還有率真的性情。他和鎮江金山寺的佛印法師是知心好友,常聚在一起談論佛法,也在歴史上留下了許多家喻戶曉的佳話。有一次東坡寫了一首「讚佛偈」,派人送去給佛印,請他指教。上頭寫著: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佛印一看知道這明著是「讚佛」,實際上卻是夫子自道,說自己的境界已經到了竉辱不驚,不會動搖了。便笑著寫了「放屁」兩字,送回給東坡。東坡一看怒不可遏,馬上渡江而去,準備找佛印理論。就在他趕到金山寺時,卻只見寺門深鎖,上面貼著一張紙條,寫著:「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東坡看了,覺得真是慚愧啊!便悄悄的回去了。

其實東坡和修行的淵源是非常深厚的,在《冷齋夜話》和《居士分燈錄》中,就記有「夢迎五祖戒禪師」這麼一個故事,說東坡的弟弟子由,有一天和真淨、曉聰兩位禪師聯床夜話。誰知當夜三人都同時夢到,一起去迎接五祖戒禪師回來,早上談起時大家都嘖嘖稱奇,不久,子由就接到東坡來信,說是已到了鄰近的奉新,兄弟倆馬上就可見面了。他們三人知道後大喜,就一起出城把東坡接回來了。見面後談及此事時,東坡說:「我小時侯常夢到自己是出家人,往來於陝右。還有先母懐我時,曾夢到一個瞎了一隻眼睛的僧人來托宿。」真淨禪師大驚說:「五祖戒禪師正是陝右人啊!他瞎了一隻眼睛,晚年時在大愚圓寂。」算一算已有五十年了,而東坡這時正是四十九歲,這時大家才了悟到,東坡原來就是五祖戒禪師轉世投胎的啊!

東坡的一生顛沛流離,在五十九歲時又再次被貶到了惠州。路上他拜謁了曹溪的南華寺,也見到了六祖的真身,神色安詳,端坐在塔中。在滿懷的感觸中,他作了這首「南華寺」,下半段是這樣的:

我本修行人,三世積精煉。中間一念失。受此百年譴。
摳衣禮真相,感動淚雨霰。借師錫端泉,洗我綺語硯。

東坡說:想我的前生三世,本都是佛門中的修行人,只可惜因一念之差,落入了塵世,而招來這一生的憂患。現在我的內心激動淚下如雨,在祖師的面前頂禮膜拜。我要用這曹溪祖庭的清泉,來洗盡自己心中對於浮世的留戀。

東坡平日談禪時神采飛揚,但這些內心話,才真的是血淚交織,深刻入骨。想起他的一生中文才冠天下,但遭遇實在是令人嘆息,人生之夢未醒,只因歡怨之情未斷,必要經過這樣極度的痛苦悲愴,方能成就大澈大悟,得到真正的安心,找到真正的歸宿啊!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了,願很快再相見!

相關文章
評論